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田宸光因为皮影戏找到人生目标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16]
白色幕布后,30岁的田宸光和六七个小伙伴麻利而有序地移动着手里的偶人,并用孩童般的嗓音诵念着台词。幕布前,孩子们看着栩栩如生的香蕉皮、矿泉水瓶、易拉罐笑得前仰后合,这是北京龙在天袖珍人艺术团正在演出的皮影舞台剧《垃圾总动员》。

有着儿童一样的面貌、声音,但却有着大人一样的智慧,田宸光身高只有1.2米,幕布后的其他演员身高与他相仿,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被形象地称作“袖珍人”。

斑斑驳驳的光影,充满希望的人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在美丽的皮影世界里,他们永远是年轻的艺术家。

年少离家出走进入艺术团 爱上皮影戏

每个周末,田宸光和小伙伴们都会坐着公交车,拿着道具、灯光、电脑设备等从海淀圆明园来到木偶剧院表演皮影剧。皮影让他的人生从灰暗变得五彩斑斓。
西汶艺术网
16岁这年,田宸光被确诊,这辈子永远也长不高了。这让田宸光觉得,“怎么这样呢?世界上好像就我一个人这样的,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其他肢体残疾的人都能找到朋友、伙伴,我却找不到归属感,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似的。”

在山东淄博的一家残疾人福利企业里,田宸光每月可以拿到1500元钱,尽管有了稳定的收入,但世界看他的眼光,却让他不敢对生活有任何的期待,“难道我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吗?满脑子就想着离家出走啊,不如一走了之,对家里也是个解脱。”

2008年12月,田宸光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了北京袖珍人皮影剧团的故事,他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我觉得那就是属于我的地方。”

“来之前对皮影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在影视剧里看见过几个镜头,也不知道是否真的适合自己。”回忆起5年前刚刚入行,田宸光对记者说。“当时艺术团刚刚起步,有6个”袖珍人”正在表演西游记,我一看,就喜欢上了。觉得自己来北京对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与身高正常的皮影戏艺人相比,田宸光和同伴们在表演时会遇到很多困难。因为个子小,他们用来操纵偶人的木杆要比正常的长20至30厘米。进艺术团的第一个月,田宸光除了练“掰杆”,别的什么都没做。“把大拇指和食指掰开,这样偶人操纵起来就会很灵活,就像行走一样。手都练肿了,和杆接触的地方皮也磨破了。但是每学会一个动作,就会很开心。”因为用心学得又刻苦,一个月之后,田宸光首次登台演出了。

来到北京2个月后,田宸光才鼓起勇气给父母打了个电话。父亲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钟,一句“你出去干嘛啊?我们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让田宸光当时就流下泪来。

因为皮影戏找到人生目标 做传统艺术的传承者

皮影戏让田宸光就像变了个人。“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不敢跟陌生人说话,连看别人都不敢。心里面特别自卑,总觉得别人看我的眼光很怪。现在好了,就算是不熟的人,也能聊上几句。”

“刚开始做动作的时候很粗糙,后来老师告诉我们,要把你的感情投入到影人身上,不管是动作、表情,甚至你的喜怒哀乐,这样才能让影人表现的更加丰富。这被称作”入皮子”,也是皮影艺术的最高境界。”

拿起一个武松模样的偶人,只见田宸光两只手上下灵动地翻飞,一边操纵一边向记者讲解着技巧,“武松上景阳冈打虎前要喝酒,喝酒的时候,要把碗顶在下嘴唇的位置上,仰着头喝。”

就是在这种和偶人无声的交流中,田宸光的精神世界不再空虚,不再寂寞。再加上表演的时候要说话,还要教不断新加入的小伙伴们熟悉皮影,人也变得自信起来。有了经验,操作能力也提高了,田宸光渐渐成为了团里的主力演员。今年9月份还晋升成为业务团长。

田宸光的成长,手把手向他传授皮影技艺的于桂霞老师看在眼里。“一开始只能操纵个小青蛙、小仙鹤什么的,现在各种各样的剧目,刀马戏都难不倒他,已经是艺术团的主力演员了。现在管理剧团演出弄得也是井井有条。整个人都自信了。”

“我现在可以挣钱,能做很多事情,是皮影戏让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标。顺着这条路,不管有多少困难,我都相信我有能力有信心克服它。因为真的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皮影。”田宸光双眼熠熠生辉,坚定地对记者说。

北京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团长王熙告诉记者,剧团招人的门槛很低,只要是初中以上文化水平、普通话标准、四肢比较匀称、说话带有童音便可,袖珍人不需要有表演基础。这既让找工作困难的袖珍人拥有了一份职业,也让难觅皮影传承人的剧团有了合适的人手。
西汶艺术网
为了吸引更多年轻观众,剧团在剧目上不断创新,既有《红孩儿》、《猴子捞月》这些经典剧目,也自制编排了环保荧光皮影戏《武松打虎》、倡导垃圾分类的公益剧目《垃圾总动员》以及倍受小朋友喜爱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等。

现在,龙在天袖珍人皮影艺术团一共有64位袖珍演员,在剧团成长的同时,成员们也开始认识到对皮影保护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把皮影表演当作赚取薪水和食宿的途径。

“是皮影戏把我从迷茫中解救出来,我会把皮影戏作为终身事业。”田宸光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皮影戏跟不上潮流。“但是自从加入剧团,我发现皮影戏有很多需要挖掘的东西,我的任务就是让更多的人接受皮影戏,别把老祖宗的东西丢了。能够参与到传统艺术的保护中,我觉得很自豪。这也是我的人生梦想”田宸光说,“它让我的人生更有价值。”

皮影结缘人生另一半 希望把皮影发扬光大

5年的皮影生涯,不仅让田宸光找到了一份适合而且喜爱的工作,还让他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去年12月1日,两人和另外6对“袖珍人”一起举行了盛大的集体婚礼。

“来剧团两三个月的时候吧,我认识了我老婆范金娟。”袖珍人范金娟来自河北石家庄,是皮影剧团的演员。田宸光清晰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出去演出,她是新学员留在公司,回来后我发现后台打扫的特别干净,后来才知道都是她一个人做的,我就觉得,这女孩真好。那是我第一次对她有好感。”后来,两个人确立了恋爱关系。“我把消息告诉我爸妈,说有媳妇了,他们特别的开心,我能感觉到他们那种高兴。”

在范金娟的眼里,田宸光是个大男子主义、却很细心也很浪漫的人。“他会注意到我爱吃什么,下次就知道在哪家店给我买爱吃的东西。我没有头花儿带了,他突然就拿出来一个新的,知道我属兔子的,还给我买了水晶的小兔子。”说到这,范金娟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要是100分满分,可以给他打个70分。因为自从他当上团长后,忙着分配任务,对别人很热心,陪伴我的时间少了,有时候我工作上犯了错,他也会当着很多人的面批评我。”范金娟嘟起了小嘴。田宸光却另有一番打算。“她有时候很辛苦,我想着等我以后有能力了,就不让她上班了。”朴实的话语,洋溢着对妻子满满的爱意。

现在,小夫妻俩的生活更有奔头了。两人计划着,“这几年,要多攒点钱,在北京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哪怕是租的也好。”

“不仅要把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如果有机会,希望能把中国的皮影艺术带到国外去,把皮影发扬光大。”田宸光的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