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李小锋印象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24]
说自己是“听着李小锋的戏长大的”这句话没有丝毫的夸张,家里环境的耳濡目染,从小耳边听到的便是古朴的秦腔。九十年代,李小锋老师是秦腔届的一位新人,谁也无法想象这个曾经含蓄却有些内敛的临潼小伙现在已然成为秦腔的一张名片。那时的自己则刚刚降生,打记事起便和秦腔有着些许联系,当然少不了李小锋。

2013年11月15日晚间,和活动安排的时间相比显然已经迟了一些,但现场数百号人仍然翘首期盼,教授、学生、民工……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路上堵车,真不好意思!”八时许,身着雅蓝色唐装的李小锋出现在西北政法大学模拟法庭的讲台上。招牌式的笑容,一上场边让现场的观众激动不已。当晚,在这里举行的是秦腔数字电影《周仁回府》首映式。

秦人自古好秦声。在广阔的关中大地乃至大西北,人们喜欢到极致的必然是大开大合的秦腔,大凡对秦腔有所印象的人,对李小锋的名字绝对不会陌生。从街头巷尾响起管弦声便可得出结论。在陕西,不管是乡间土台还是城墙根,必然会有那种发自民间没有丝毫装饰的秦声,这些人所传唱的,起码在小生行里十有八九都是李小锋的唱段。《白逼宫》、《周仁回府》、《西湖遗恨》、《花亭相会》、《打柴劝弟》……无形中,他们甚至把李小锋唱的作为蓝本。“人家李小锋在这里都拉二音子,你为啥不拉?”要是每个角儿的戏都能让旁观者这么简单的一问,那就够了。

说句心里话,对近些年出现的一些秦腔电影包括戏曲电影总是敬而远之。可能是由于自己个人的喜好,不大喜欢这样一种不伦不类的艺术形态,明明自己本身的玩意儿很好,却要抛弃掉,把其他极不恰当的东西嫁接在自己的艺术形态上,还美其名曰改革创新。谈到戏曲电影,我觉得它对于传统戏曲的发展和传播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同时也把原先舞台上丰富的艺术样态局限化,让人们感受不到原本戏曲舞台上的那种完整的虚拟和程式。但是单就其传播这一个方面而论,它的影响已远远超过了戏曲演出的本位传播,传统戏曲借鉴这样一种先进的传播途径让小众化的艺术走进大众视野。

看之前很担心,怕电影《周仁回府》又是这么一个全新的艺术样态。黑纱帽、蓝官衣、厚底靴、梢子……大幕一开,和舞台上的周仁在装扮上是大同小异。画面上熟悉的锣鼓经,如泣如诉的滚白、苦音二六,戏曲技巧帽翅、僵尸、吊毛,看完电影,这些戏曲舞台上的东西都还在,同时影视特有的“蒙太奇”把《悔路》、《回府》穿插进行,一改原先戏剧舞台上陈旧的表演方式。“这半晌把人的肝胆裂碎”“夫妻们分生死人世至痛”“无情棒打得我皮开肉绽”几板观众极为熟悉的唱段都原原本本的保留了下来,词曲、配器,依然是老秦腔的腔调,但丝毫没有显得过时,这可能也就是人没嘴上常说的“经典”的魅力。

“李小锋很能折腾!”这是很多行内、行外人士对李小锋的评价。按照词条的释义,我觉得没一个能和李小锋的“折腾”相吻合,李小锋的“折腾”,绝对不是一般人眼里瞎“折腾”,而是有水平的“折腾”。

“秦腔是一种力量,秦腔是一种情怀,秦腔是一种影响,秦腔是一种温暖。”这是李小锋在西安交通大学“学而”讲坛上讲座完之后的结语。面对年轻的大学生,李小锋当晚的讲座主题是“秦腔表演美学”,乍一听,有的人可能觉得惊讶,秦腔、美学,二者怎么样能够联系在一起。李小锋绝对是一个聪明的人,内容上虽都是业内人看来简简单单的秦腔基础知识,但他懂得如何把这些东西说给年轻人,讲给年轻人,特别是用自己独特的个人魅力去吸引年轻人。在现场,你会发觉我们需要太多太多这样去把戏曲知识当做故事讲给年轻人的演员,亦或者说是需要这样能够“折腾”的甚至是被同行贬低为“不务正业”的演员,因为秦腔乃至所有的传统戏曲太需要被外界了解,太需要被外界关注了。

和李小锋交谈,你会时不时的从他的言谈之间感受到西北人特有的“倔强”。当然,他的倔强更多的是对于艺术,对于自己认准的正确的见解。“秦腔本来就是唱给我们西北老百姓的,就要用标准的陕西话来演唱,坚决不能用普通话的咬字,”这是李小锋给业余学生授课时强调最多的,“唱秦腔,就必须要唱出我们秦腔本身的味道,不要改变了我们剧种本身的特色。”可能也正是李小锋一贯这样的坚持,才能够让他在三秦大地乃至广袤的大西北有着庞大的观众群,并且不断地拓宽,不断地有新人加入进来。
西汶艺术网
越剧名家茅威涛在《面对面》接受王志采访时说:“其实茅威涛做好了,不就是越剧做好了吗?”我也真切的希望李小锋老师带着他独有的的那份“折腾”,带着一个艺术家的责任,他自己还有秦腔都能越走越远。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