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京剧的原生态

[来源:新民晚报]  [2013/12/25]
搬家,住到北京城的北四环外,距离“老戏园子”与“新型剧场”都很远了,我一年也看不了几出京戏了。至于京剧的原生态呢?它们曾经集中在北京的南城,如今陶然亭附近(比如窑台)或许还有,但肯定稀薄并间隔了许多。我有次和朋友骑车在城市北部的大路上,一边骑一边谈话,马路旁忽然有人发问:“是城北吧?”急刹车一扭头,原来是钮骠老兄。说过闲话,一问住处,与我是咫尺之遥。分手时郑重相约:“有空时得好好聚聚,好好聊聊!”再一次是在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和我搭档做嘉宾的是昆曲名家丛兆桓。说过闲话,再问住处,与我又是咫尺之遥。分手时老丛郑重相约:“咱们住家如此之近,一定得好好聊聊!”他二位一“京”一“昆”,过去与我也不能算“最熟”,但此刻见面,却绝对是“最亲”。年岁所致,大概都有些寂寞吧?想聊些什么呢?记得钮骠曾说:“现在最想的,就是跟人聊天儿!”试问“跟”什么人呢?总不能随便拉过一位就开聊吧?至于我,不看京剧多年了,但梦魂牵绕的却是京剧的原生态。记得二三十年之前我调入中国京剧院时,梨园早就不是原生态的样子。“样板戏”刚停歇,要尽快搞出新时期的作品!这,似乎也是老戏迷们的呼声。可原来的摊子散架了,“十年磨一剑”的势头更不灵了;后来搞起承包,演员们忙着挣钱,把编导甩在一边;再后来,外国艺术品涌入,年轻人的审美观迅速变更……就这么二三十年过去,京剧不能说没新的作品,但那种能够拢起全国人民心神儿的“大作品”,似乎还是没能出现。寻思归寻思,努力归努力,我们这辈人瞬间就老了,更何况比我大十来岁的钮、丛二位呢?我想,他们看见我,顿时就涌出“想聊聊”的心愿,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吧?

前两天,偶然在报上看到一篇谈沈从文通过“触摸”手段研究文物的文章,感触很大。由于我父母与沈先生相熟了半个多世纪,我得以很小时就接触到他。那时已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了,他通过在故宫和历史博物馆的长期工作,“过手了几十万的文物”,其记忆力十分惊人,他把文学方法用到认识文物之中。他总是从对个体的把握开始,把与其相似或相反的东西分门归类,分别输入进大脑之中。别人找他“要”资料,他就高高兴兴、无偿地“给予”。在他来说,知识是人民所共有的,你需要知道,我送上就是!这种“共产主义的精神”真是高尚。当然他自己,最后也写出了那本《中国古代服饰史》的大书,写成后曾在“文革”中毁了,事后又以巨大毅力再次写成。如果天假以年,沈先生文物的著述是不会少于他的文学作品数量的。在我的记忆中,每次到沈家听他谈话,他总是从新发现的个体文物之美说起,他顿时变成小孩子,为某个墓穴刚挖出某件东西而欢呼。为了弥补湘西语音带给听者的困惑,他举起右手,优美地转动几个手指!他说的内容我早忘记,但他的情绪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不是时常说自己是乡下人么?对了,这一刻他就是为文物的那种古拙所激动。古拙是最高级最永久的美,而一旦刻意雕琢过,意义与价值就降低乃至毁灭了。在我研究京剧的过程中,始终追寻的也往往是这一点。在我与袁世海合写《京剧架子花与中国文化》的过程中,在我前往南城陶然亭一带访问梨园老人的时候,在后来向刘曾复老人请教时,我都明显感觉到它的可贵。而这,似乎才是京剧目前所最缺的。历史地回望我们这些年的京剧作品,一个鲜明的印象就是:脂粉多了,而泥土(气息)少了。
西汶艺术网
基于这样的思考,我非常珍视将与钮、丛二位长兄的聊天,就聊聊京昆当年的原生态吧。可惜他二位似乎比我还忙,打过几次电话,竟然都不在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