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被边缘遗忘的黄土角落——《美姐》农村喜剧电影的文化视域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7]
内容提要:《美姐》改变了对以往农村电影的创作思路,使其在嬉笑怒骂的影像间皆成文章。本文选取文化分析的角度,从农村喜剧电影的文化倾向,群体与个体、传统与现代,这种文化形式二元对立的叙事结构,就其在电影中的表现分别加以具体论述,并总结出郝杰的文化观、民族文化发展的远见和农村喜剧电影走出困境的策略。

关键词:《美姐》  农村  喜剧电影  文化视域  困境
西汶艺术网
边缘表现与认识生活需要勇气和智慧。《美姐》作为2013年中国文艺片的扛鼎之作,新锐导演郝杰一如既往的探索农村电影的内容和形式,幽默大胆的情欲表达挑战创作底线,同时,融入民间“二人台”的情歌缠绵;郝杰对现实生活睁开双眼,看到了生存的根、文化的价值、人性本能的味道,这是在特定历史阶段一种有尊严的存在。影片《美姐》在文化品位和精神内涵的把握上,比之郝杰原来的农村电影《光棍儿》有了非常大的变化,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实际,但是,郝杰在其自身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文化涵养以及当下开放性文化产业中传统文化何去何从,也给了我们非常多的思考。

一、《美姐》作为农村喜剧电影流露出的文化趋向

通常来说,观众对以农村生活为背景的喜剧电影会抱有双重的期待。其一,是“展示生活现状或认识局限和生活目标之间所存在的冲突所导致的荒诞幽默”,观众对农村自然风光和农民生活表层形态的真实感有着心理期待,他们希望在银幕上能够看到原生态的农村面貌,特别是对以喜剧特征存在的、以新农村发展变迁为题材的影片,观众对其真实感的心理要求会格外强烈。况且,在电影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观众对银幕展现真实性的感受在视觉冲击、心理期待中不知不觉已经升级换代了,他们不再满足于设施齐全、风光无限好的农村豪宅场面和基层的人文关怀,他们甚至也不再满足于小人物命运的峰回路转、农民多重性格的塑造,他们要看的是市民与农民娱乐方式的差异,要看的是农民之间家长里短的热闹情景,从而获得智商和情商的优越感。其二,是“表现人与人之间误解和理解所造成的滑稽好笑”,其中不乏对农村表现的落后、贫穷所流露出的同情,不管农村的情景是何等的触目惊心,农村本身永远不是农村喜剧电影最终的目的所在。“从情节设置和人物关系设置上看,农村喜剧电影同样可以划分两类:一类或许可以称作‘家庭情节剧’,另一类则可以称作‘社会问题剧’”。①以家庭情节剧为代表的农村喜剧电影当属《男妇女主任》(导演:张慧中 1998),故事建置在东北黑土地,融入了民间“二人转”,表现了刘一本夫妇、孙福夫妇之间的误解和理解所造成的滑稽好笑,家庭矛盾的解决、夫妻和睦恩爱,小人物刘一本带领村人搞“二人转”文艺节目,开辟出新天地,但也落入了宣传政策关怀的俗套。而历来被人津津乐道的社会问题剧《公鸡打鸣,母鸡下蛋》(导演:白玉高希希,2000),这部农村喜剧电影以农村养殖致富、计划生育为背景,讲述的是牛兴旺等人对生活现状和生活目标之间存在的冲突所导致的荒诞幽默,牛兴旺因为想生儿子,在媳妇巧巧的劝说下,先有钱后有娃的想法让牛兴旺承包起养鸡场;巧巧的精明能干不仅让养殖风风火火,村长竞选也花落自家,牛兴旺最终放弃了生儿子的想法,影片回到了农村欣欣向荣的主旋律上,维护了国家主流价值观的和谐与统一。农民与政策间的游击战术,毫无疑问都会以农民的幡然悔悟告终,所以这样的故事在新农村建设中必然能引起大多数农村人的情感共鸣和喜笑颜开以及都市人的农村想象。但“怪才”郝杰剑走偏锋,他是河曲地区走出来的后生。不是因为名字,而是他打了实在的主意,生当作人杰,用摄影机作笔,记录生活的“好”与“杰”,他将沉重的文化传承话题、人性本能的表达、对黄土地的眷恋情怀、对晴天厚土中繁衍生息的祖祖辈辈的致敬,讲述得轻松幽默,一改农村主旋律喜剧电影的面貌。

当国民物质生活丰富以后,人们开始关注农村的一切事物发展。郝杰用影片《美姐》的影像,发出了黄土角落的呐喊,直面社会的现实问题,使我们看到了农村和偏远地区人物生存的原始野性和欲望的本能释放、民间“二人台”发展的濒危现状。值得注意的是,影片中所表现的男主人公铁蛋疯狂的举动和欲说还休的羞答,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原始的、自发的、真挚的生活状态。正如苏牧教授所言:“《美姐》重要的不是写人的性格,而是人的本能和性,性和本能决定主人公的行为轨迹和欲望。”②铁蛋所有的行为目的和动机,也完全是理想化的,简单化的,悲情化的,但就是这一切,感动温暖了我们所有人。

“喜剧片在最本质的意义上是‘他者’的电影而不是‘自我’的电影”。③郝杰用纪实风格拍摄完处女作《光棍儿》之后,并没有身陷黄土角落中,而是以自己清醒的头脑,用智慧和勇气,用自己的独立精神和个体态度“填补我们这个时代最稀缺的一种东西”来解构“他者”的电影。拍摄《美姐》,主要是描述中国边缘农村民间文化的保护问题,表现“二人台”在当下遇到的困境,而负载在“二人台”之上的是情欲的表达,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和很好的分寸把握。其实,“铁蛋就是每一个我们自己,希望能通过铁蛋的挣扎,通过铁蛋的寻觅,找到丢失在花花人海的自己。”④郝杰真诚的寻找中国传统文化的突围方式,他塑造出了传统与现代结合的铁蛋式人物形象,既具有乡土气、现代感、地域性、民族性、历史性,也让从1987年电影体制改革以来,在商品经济洪水猛兽般的冲击与刺激下,农村喜剧电影回溯到了以传统文化为载体,乘坐经济列车勇闯商业院线的干劲。影片《美姐》以直白而不露骨、柔情替代矫情、简约又不失婉约,它用黄土地养育出的人物性格的淳厚、质朴,方言、民俗娱乐大众,让观众在笑的同时,感受黄土地所赐予的财富,影片《美姐》一扫以往农村喜剧电影的俏皮、刻意、戏谑、华丽愚弄大众的常态。

电影《美姐》以爱情和情歌为叙事线索,郝杰将目光聚焦在他最最熟悉的黄土角落——顾家沟。“‘二人台’的演出伴随着他的人生成长,并深深植根于他内心的年轮中;带着对‘二人台’的挚爱,郝杰将所有的柔情与深情化为曲调与歌词,演绎出人物与故事,伴随着娓娓讲述,巧妙将曲目的演唱与铁蛋的爱情之惑并行、穿插在一起,形成了人物与故事、情感与唱腔浑然天成的一曲独特的‘二人台’。”⑤“二人台”独有的艺术魅力和幽默天性在情欲和情歌之间大放异彩,回荡在黄土上空。郝杰觉察到了中国的农耕文化正在被连根拔起,他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历史和现实,敢于正视中国历史的变迁和当代人生活的种种精神状态与认知心态,进而用影像艺术反思当下,在体验“黄土地上的放浪情歌,边走边唱的爱欲纠缠”之后,能够让我们在嬉笑怒骂间留下回想的空间。

不论是为了追求商业利益还是希冀获得艺术口碑的农村喜剧电影,最终都会将观众的目光引向一个充满文化价值和精神内涵、经受现代文明洗礼的世界。这既是农村喜剧电影的生活认识价值所在,也是其文化传承价值所在。这种文化和精神的表达不仅是对时代、对地域、对民族而言的,而且也是对人类历史发展、对人类生存空间而言的。如是观之,这既是观众对农村喜剧电影的心理期待,也是我们衡量农村喜剧电影的价值尺度。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