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被边缘遗忘的黄土角落——《美姐》农村喜剧电影的文化视域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7]
二、 尚群文化与个体利益之间的取舍

“中华文化是尚群的文化,崇尚群体利益。个体是“小我”,群体是“大我”,中国有句古话:“敬业乐群。”“乐群”这两个字也很能代表中华文化的特点。以众人群处为乐事,以合群为美德,以顾全大局为优点。”⑥也许,我们不应当武断地归纳一部电影的主题。大概对于一部电影而言,判断它的主题最具信服力的依据还是要回到影片的影像呈现和其电影语言的表达方式,它是电影创作者究竟要传达什么意义的直接见证。细细回想一下,我们在《美姐》中看到了创作者对铁蛋以及美姐的三个女子所体现出的个人叛逆性格,进行了直接的、大胆的揭示,这种揭示最深刻的笔触来自于对人类本能及性的释放和心理干预,对人们思想包袱的丢弃。少年铁蛋对年轻貌美的美姐产生了异性好感,在亲吻、搂抱、打闹中深刻影响了铁蛋对异性的看法,似乎每个女子身上都有美姐的影子,但他并不知道性究竟是什么,只是占有欲。少年铁蛋告别美姐,虽十里相送,但并没有跟随美姐走西口;铁父视“二人台”为生命,在“文革”期间也没有举家甚至自己走西口唱“二人台”,而是留守村里,过着有秩序的伦理生活。

“文革”结束,“二人台”解禁,美姐一家人回到了村里,铁蛋的懵懂爱情复燃,后生铁蛋与水灵灵的大女子开始了一段长达一年的风风火火、轰轰烈烈的恋爱。在山坳上,铁蛋满怀激情地高歌“山也挡不住风,雪也挡不住春,山神也挡不住人想人。”大女子矜持含羞的意会了表白,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在一起几乎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二人台”的情歌唱词贯穿其中,黄土情歌的内在和外在精神象征,表现人性的本能和原始的粗犷以及性的隐晦渗透。从铁蛋对大女子的一见钟情到蒙古人来相亲这一桥段,影片中的一系列影像,传达出一种象征的意味,象征着人类自发的、固有的、执著的生命力的东西。铁蛋和美女子不过是这个黄土角落中一对追求自由爱情、追求个性解放的青年男女。也反映出年轻人的叛逆,压抑得以释放,希望摆脱桎梏,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用青春的活力和斗争的精神笼罩着黄土角落的荒芜。电影的“神来之笔”不是山坳土洞里的“野合”,摄影机升镜头拍摄出象征男性性器官的山头,紧接着是用广角镜头拍摄山坳,山坳与天空的来回上下运动,将静态的山坳和天空动态化,应该是对天与地的赞颂,导演在拍摄手法上和影像风格上,采用了极端的象征意义,象征着性欲望的释放满足和生命的自由奔放。山坳与天空变身人的形象,隐喻男性和女性,突出了植根黄土地的存在意识和仰望天空的畅想,将所有的物体赋予一种生命力,体现了郝杰对生命、对人性的关注。恋爱和婚姻毕竟是两码事情,前者是个体的,后者是群体的。在蒙古人来提亲后,铁蛋和大女子的感情急剧破裂,美姐夫妇将大女子嫁到了口外,而美女子也顺从了父母的安排,铁蛋欲死欲活的捍卫爱情,最终难逃宿命论,被迫娶了二女子为妻,铁蛋做出了反抗,跟随“二人台”剧团班子走西口,所到之处颇受当地人欢迎,铁蛋没有留下而是继续“流浪”,他对外面的世界有着臆想和憧憬。铁蛋对“二人台”的挚爱,也是基层人对梦想的执著追求,这种坚持不懈的努力奋斗获得物质生活的改善,而这种奋斗是依托特定的社会群体和他人的援助,漂泊期间铁蛋也往家里寄东西,铁蛋处于个体与群体之间摩擦的矛盾体。

三女子郝燕儿考入“二人台”剧团后,铁蛋又一次迎来了爱情的洗礼,但这种爱情是隐性的。三女子爱上姐夫铁蛋,不顾父母的百般阻挠,在剧团与铁蛋同台搭戏演出,三女子的疯狂举动延续并拓宽了大女子年轻时的叛逆,青春躁动期的她敢于追求爱情,是个体的行为,但已有家室的铁蛋在现实中总是将爱深埋于心,传统的道德伦理让他时刻想着家这个群体。对于自由个体三女子而言,爱情可以超越婚姻、超越年龄、超越家庭伦理、超越世俗礼教,郝杰透过三女子的一言一行似乎在说,爱可以超越一切,爱对方就要勇敢的追求对方。由此猜想,郝杰的爱情观已经突破了传统个体的爱情观念,体现出他对爱情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对比大女子和三女子作为个体时,对待爱情的态度,一个顺从,一个反抗,郝杰通过对两种不同的人物性格的塑造和人物命运的遭遇,传达出对道德礼教的控诉和对女性大胆追求爱情的赞扬。铁蛋与三女子正视的情景,也只是在铁蛋画了脸谱之后,也只有在那个时候铁蛋在爱情面前成为自由个体,现实与表演、个体表达与群体维护之间,铁蛋过着双重生活。最终,铁蛋离开了三女子,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二人台”舞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守护在家人身边。也许,在郝杰看来,个体的自由选择是建立在群体利益的基础上,个人的存在应当是维护群体的秩序、完整、美好而存在。

“大地伦理学已经认识到我们所面临的新的复杂的道德境遇:既要从道德上关心生物共同体的完整、稳定和美丽,又要考虑社会的正义、自由以及人的潜能的实现。大地伦理学的整体主义削弱了对个体的内在价值的尊重。”⑦铁蛋的回归暗含着家庭和婚姻带给他的群体幸福感,这种沉寂的爱是家庭的情感状态,在爱情与家庭的天平上,铁蛋似乎侧重于家庭,轻视个体的价值。尽管郝杰对万物之母——大地,爱得深沉,但他的创作依然有其不可逾越的文化视域的鸿沟。《美姐》陷入了个体与群体之间的“相对论”的探讨的困境,影片中的铁蛋有着郝杰自己的影子:双重变化的性格。一方面,他无法挣脱崇尚群体利益的枷锁和摆脱个体生命境遇的束缚;另一方面,他又对生命个体的自由奔放和群体开明的自利抱有幻想。这种双重性格意味着一个个体的存在或许以另一个个体的毁灭为代价。
西汶艺术网
三、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之间的博弈

通过电影文本分析,我们可以发现,郝杰对传统文化的现状与命运的思考成为电影探讨的主题。在电影《美姐》中,传统民间戏曲“二人台”遭遇现代思想意识、电影电视、流行音乐文化的挑战和威胁,从而产生了传统与现代两种文化之间的博弈。需要注意的是,传统是民族的,也是个体的;现代是世界的,也是群体的。下文将着重论述传统与现代的博弈在影片中的表现。

在影片《美姐》的开端,铁母手拿洋盆打向正准备拉四胡的铁父,诉说铁蛋的爷爷即将去世,传统的乐器和现代的铁盆进行了第一次碰撞,随后铁家举行了葬礼,人的生离死别,似乎为传统文化的困境蒙上了一层阴影。在铁蛋和大女子热恋的片段,黄土角落放映了一场露天电影;在影片的结局部分片段出现电视机。新兴的艺术形式对传统民间“二人台”形成冲击,使得村人有了更多的娱乐方式,但也分流了“二人台”的受众,导致新生一代的村人对视听艺术有了更高的追求,民间文化处于劣势地位。传统与现代的情歌吸引异性也饶有不同。铁蛋高唱“二人台”蒙汉调:“山也挡不住风,雪也挡不住春,山神也挡不住人想人。满山的湿土土,长着十样草,人里面就数妹妹你好,前个迎迎看见妹妹,后个迎迎爱,小妹妹你能不能和哥哥我在”完成爱情表白,词和调富有优美的姿态和异性的魅力,这种唱曲产生于农耕生活,是民众情感的真实流露,这种情感的表达在“文革”之前成长的历代人的心理占据主导地位。而三女子在剧团招新考试上唱的流行歌曲《甜蜜蜜》:“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梦里 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郝燕儿以流行歌曲完成情感告白。作为“文革”前后出生的铁蛋和三女子,在民俗风习和思想意识上有着极大不同,社会意识形态出现很大的差异。传统与现代正面直接的博弈出现在“二人台”与外来歌舞团对台演出的桥段,村民的猎奇心理选择了新生事物,对20世纪80年代港台流行歌曲的出现看似巧合,但又感觉郝杰别有用心,他在影片中设计让“二人台”演员唱流行歌、跳流行舞,配上“二人台”的演奏;台下村民情不自禁的滑稽模仿,这种台上和台下的表演,表现出两种文化博弈的喜剧性效果,会让观众在笑的不经意间突然被什么击中,舞台的浮华有了一种昏黄的倦怠。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