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双官诰》剧本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2/4]
第一场“别家”、第七场“寄信”为新写,其他场次如旧,个别字句作了修改。

第一场  别家

(薛广上)

薛  广(引子)诗书传家久,医药济世长。

(归小座。薛保暗上)

(诗)自幼南窗攻书文,指望蟾宫占新春。

功名不成心意冷,妻妾不和烦煞人。

(白)卑人薛广,字子岳,中州洛阳人氏。家传歧黄医药,悬壶济世。娶妻张氏,不能产育,纳妾刘氏,所生一子,取名倚哥,又收一名通房丫头,名唤春娥。只因她三人争风吃醋,吵闹不休。是我忍耐不下,欲往江南,一来散淡心情,二来收购药材。不免唤出她们,商议商议。薛保,

薛  保(白)有。

薛  广(白)有请大娘、二娘、春娥出堂。

薛  保(白)是。有请三位主母出堂。
西汶艺术网
张、刘(内白)尔嘿。
西汶艺术网
(张氏、刘氏抱倚哥上)

张  氏(念)堂前杨花秀,

刘  氏(念)屋后萱草香。

张、氏(白)见过官人。

薛  广(白)罢了,一旁坐下。

(张氏、刘氏坐)

薛  广(白)怎么不见春娥?

张、刘(白)想是在机房纺线织布。
西汶艺术网
薛  广(白)哎,怎么你二人在房中闲坐,偏叫春娥在机房织布?多有不是。

刘  氏(白)她是个丫头么,不叫她织,可叫谁织吗?

薛  广(白)岂有此理。薛保,叫春娥出堂。

薛  保(白)是。有请三娘。

王春娥(内白)来来,来了。

(王春娥上)

王春娥(唱)正在机房把线纺,忽听薛保唤三娘。

身为奴婢多谦让,妇人本分理应当。

(白)老哥哥,唤我有得何事?

薛  保(白)东人唤三娘。

王春娥(白)是。参见老爷,大娘二娘。

薛  广(白)罢了,一旁坐下。

王春娥(白)老爷主母在此,春娥理当侍立。

薛  广(白)坐下好讲话。

刘  氏(白)叫你坐就坐,装啥样子来嘛。

(王春娥坐。)

张  氏(白)官人,将我三人唤出,有得何事?

薛  广(白)只因家中药材缺少,我欲往江南收帐进药。

张刘王(白)就该命薛保一同前往。

薛  广(白)薛保若是去了,家中只有你们三个妇人,如何理事,还是我一人前去。只是一件,张刘王(白)哪一件?

薛  广(白)自古常言讲得却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去山高路远,倘若有什么天灾人祸,你三人应当如何?

张  氏(白)官人说哪里话来。你我乃结发夫妻,为妻理当谨守门户,照料家务,决无差错。

薛  广(白)说得倒也有理。

刘  氏(白)啊,官人。为妻虽非结发,却为薛家产下一子。自当教养倚哥成人,接续薛门香烟。

薛  广(白)说得不错。

(薛广、张氏、刘氏同看王春娥)

薛  广(白)春娥,你呢?

(王春娥起立)

王春娥(白)我么——春娥是一奴婢,不敢多言。

薛  广(白)哼,但凭于你。

刘  氏(白)咋这么没志气的。
西汶艺术网
张  氏(白)不知官人几时起程?

薛  广(白)今乃黄道吉日,就此起程。

张刘王(白)待我们与官人收拾行囊。

薛  广(白)薛保早已收拾好了。薛保,带马来。

(薛保下,带马上。薛广、张、刘、王出门,薛广上马。)

薛  广(唱)辞别人一家人镇江路上,

(白)保重了。

(薛广下)

张、刘(唱)眼巴巴又只见尘土飞扬。

王春娥(唱)从今后每日里倚门盼望,

张、刘(唱)但愿得官人他早日还乡。

(张氏刘氏进门,王春娥远望)

张  氏(白)就说人都走得远了,你还看啥呢?

刘  氏(白)你装腔作势给谁看呢嘛。

(王春娥、薛保进门。众下)

第二场  医病

(店东扶王文上)

王  文(念)漂泊异乡染重病,

店  东(念)客官遭难主不宁。

(白)王相公,自你住进我店,久病不起,店钱不给是小,你这

样拖着,叫我如何样担待?

王  文(白)唉。身体有病,实在无法,还望店家担待、担待。

店  东(白)唉。担待我便担待,只是你这样拖着,何时才了呢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看也该请一位医生,给你诊治诊治。

王  文(白)是我略通医理,也曾为自己诊治,只是不得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店  东(白)有道是医不自治,这世上哪有自己给自己看病的道理。

(薛广策马上)

薛  广(念)人行千里路,马过万重山。

(白)来此已是李家店,李家店。店里有人吗?

店  东(白)客官敢是要住宿。

薛  广(白)正是。

店  东(白)请下马来。
西汶艺术网
薛  广(白)下马来了。

(薛广下马,进店坐)

店  东(白)请。

(牵马下又上)

薛  广(白)此人好象有病?

店  东(白)可不是吗。面黄肌瘦,头昏目眩,呕吐不断,有些麻烦。

薛  广(白)何不请医诊治?
西汶艺术网
店  东(白)怎么不治?治也不好,也是枉然。

薛  广(白)我与他诊脉开方,你看如何?
西汶艺术网
店  东(白)怎么你还会看病?

薛  广(白)略知一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店  东(白)哎呀好好。你就开上一方。倘若他的病好,不但他、我还要答谢你哩。

(薛与王诊脉、处方,交店家)

薛  广(白)速快与他买药。
西汶艺术网
店  东(白)好。那你先陪他坐一会儿。(持处方下)

薛  广(白)这一相公姓甚名谁,得病多日了?

王  文(白)啊。先生请听了。
西汶艺术网
(唱)在下姓名叫王文,

刚一进店病缠身。

至今整整三月尽,

病情越来越深沉。

(店东提药包上)
西汶艺术网
店  东(白)先生,药买回来了。

薛  广(白)速快与他煎服。

(店东提药、扶王文下。又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店  东(白)敢问客官高名上姓,那里人氏,作何生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在下薛广,洛阳人氏,世代郎中。

店  东(白)怎么你就是中州名医薛郎中呀?敬佩、敬佩。

薛  广(白)岂敢、岂敢。

(王文上)
西汶艺术网
王  文(白)店家,你看先生真乃扁鹊再世,医道高深,服了他的药,

霎时我的病去了大半。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转上受我一拜。(王文叩拜薛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不必拜了,不必拜了。

王  文(白)先生,你看晚生略通医道,心想拜在先生门下做一徒儿,

与人行医诊病,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薛  广(白)这通不得。

店  东(白)哎先生,通得。王相公快拜过你师父。

王  文(白)如此师父转上,受徒儿一拜。
西汶艺术网
(王文再拜)

店  东(白)先生,我们镇江南来北往的客商甚多,你师徒二人就在此行医,管保门庭若市。
西汶艺术网
(差役上)

差  役(念)领了知府命,来请薛郎中。

(白)请问,中州名医薛广可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卑人便是,你是何人?

差  役(白)我乃镇江知府差役,只因圣上身染重病,太医束手无策,特下旨来,命各地官员征求名医。我家大人与薛郎中乃是世交,因此我洛阳去请,谁知先生倒往镇江来了。待命小人前来与先生下书。

薛  广(白)呈来。

(差役递书、薛广阅)

薛  广(白)你先回去告知你家大人,说我随后就到。

差  役(白)如此,先生早来。

(差役下)

王  文(白)恭喜师父,贺喜师父。师父定要带徒儿前去

薛  广(白)与圣上治病,非同小可,你疾病未愈,还在镇江将养得好。

正是:

(念)只说江南无亲眷,哪知镇江有古人。

店  东(白)先生请。

(众下)

第三场  捉奸

(起五更,刘氏开门两望,奸夫出门与薛保相撞)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有贼、有贼。

(与奸夫拉扯被摔倒,奸夫落帽下。王春娥上)

王春娥(白)老哥哥,出什么事了?

薛  保(白)家中有了贼了。

王春娥(白)贼人现在哪里?

(刘氏暗上偷听)

薛  保(白)贼人从二娘房中跑出。

王春娥(白)可偷走什么东西无有?

薛  保(白)倒未曾盗走什么东西,只是穿的新衣戴的新帽。?

王春娥(白)薛保再不要说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  氏(白)哎哎哎。就说这清晨早起来,你主仆二人在这儿高喉咙大嗓子的喊叫啥呢?

薛  保(白)二主母,咱家有了贼了。

刘  氏(白)啊。有了贼了?是什么样的贼?

薛  保(白)乃是偷人的贼。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  氏(白)那你没看,他将什么东西偷走了无有?

薛  保(白)倒未曾盗去什么东西,只是穿的新衣、戴的新帽。还敞着胸脯哩。
西汶艺术网
刘  氏(白)哦。竟有这样的贼?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就有这样的贼。

王春娥(白)薛保,不用说了。

刘  氏(白)不用说了。怕是给你个贱人给说漏了。?

王春娥(白)二娘你——

刘  氏(白)贱人。

(唱)骂声贱人失检点,

竟敢信口胡乱言。

官人出门没两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就在家不安然。

我手执家法将你管,

(打三娘,张氏上阻拦)

张  氏(唱)吵吵闹闹为那般?

(白)就说这清晨早起来,你主仆三人是为了何事?为了何事啊?

薛  保(白)大主母——

刘  氏(白)大娘啊,是这个样子的。你看官人刚走两天半,这个贱人就守不住了,她房中跑出来个人。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大娘,不是从三娘房中出来的。

刘  氏(白)放屁。不是从三娘房中跑出来的,难道是从我二娘房中跑出来的?难道是从大娘你房中跑出来的吗?

张  氏(白)嗯我把你个贱人。官人刚出门几天,你个贱人就做出这样的
西汶艺术网
事。嗯我倒把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氏打王春娥)

刘  氏(白)大娘、大娘、大娘。不用和她生气,等官人回来,就把她赶出去。你看这么早把你就给吵醒了。走,到妹妹房中再睡上一觉。

(刘氏拉张氏欲下)

张  氏(白)薛保,将她锁在房内,三餐不给饭吃,等官人回来,再做处置。叫你把我给气死呀。

(张氏欲打三娘,刘氏拉同下)

薛  保(白)呸。真乃无耻。自己做的事,硬赖说是别人。

王春娥(白)苦哇。

薛  保(白)三娘暂且忍耐,等我家老东人回来,再作道理。

王春娥(白)啊。

(滚白)我叫叫一声薛保啊薛保,我的老掌家,你看我有口难诉,有冤难伸。她自己做下此事,反来怪我,说是我该怎样的忍耐了?

(唱)王春娥我好伤痛,

层层节节受苦情。

自幼儿爹娘早丧命,

先做丫鬟后小星。

官人待我情义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娘二娘难支应。

她自己行为不端正,

反来诬我坏门风。

有口难辩多苦痛,

你看伤情不伤情。

薛  保(白)哎。我的三娘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三娘不必心伤痛,

老奴有言你当听。

常言道好人终有好报应,

恶人终久天不容。

还望你节哀多保重,

日久事情总会明。

(白)三娘暂且忍耐,等我家老东人回来再作道理。天色还早,回房

歇息吧。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白)薛保,你也回房歇息去吧。喂呀。

(二人分下)

第四场  报丧

(王文持招牌上)

王  文(唱)师父进京去面圣,

我冒名顶替把医行。

人不知我的真名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都把我当作薛郎中。

(白)哈哈哈。小生王文,师傅进京与圣上疗疾,临行将他的包裹行囊留在我处。那李家店店东知道我的名字,是我搬到万家店中。是我挂着他的招牌,用着他的药方,与人行医诊病,这生意红火的很哪。天色不早,待我准备就诊。怎么,一时身体不爽,待我休息片时。

(老万上 )
西汶艺术网
老  万(白)尔嘿。

(念)我的名字叫老万,镇江开了个小客店;

从前生意不起眼,薛郎中来了大赚钱。

(白)薛先生,门外来了很多的病人,求你前去诊治。

王  文(白)烦劳店家去对他们去说,我身体不爽,叫他们改日再来。

老  万(白)怎么你身体不爽?

王  文(白)正是的。

老  万(白)那你歇息,待我老汉去对他们讲说,让他们改日再来。

(老万下)

王  文(唱)突然头昏目又眩,

手足麻木难动弹。

哭了声家人难相见,

霎时我命不周全。

(王文死介)
西汶艺术网
(老万上)

老  万(白)薛先生、薛先生。方才说身体不爽,怎么一霎时就给死了。我想,薛先生平时对我老汉有很多的好处,我不免将他的尸首暂寄小庙,再拿上他的行李,与他家报信才是。嗯,我老汉便是这个注意。

(老万下)

第五场  搬尸

(张氏、刘氏、王春娥同上)
西汶艺术网
张刘王(同念)官人出了门,一年无信音。

(薛保急上)

薛  保(白)各位主母,大事不好了。

张刘王:何事惊慌?

薛  保(白)外边来一人,言说我家老东人镇江病故了。

张刘王(同白)你待怎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言说我家老东人镇江病故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刘王(白)罢了。官人。。

(唱)忽听得我官人镇江命丧,

(喝场)官人啊。官人啊。啊哎官人啊。

张  氏(唱)好一似万把刀来刺心胸。

王春娥(唱)哭得我一阵阵心血上涌,

薛  保(唱)叫一声众主母且住悲声

张  氏(白)薛保,何人前来送信?

薛  保(白)是镇江一店家。

张  氏(白)快快请他来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店家快快走来。

(老万上)

薛  保(白)这是我家众位主母。
西汶艺术网
老  万(白)参见众位主母。

张刘王(白)免礼。
西汶艺术网
张  氏(白)这是店家,我家官人从何而来?怎样到了镇江?他得何病而亡?

老  万(白)他好象是从苏州而来,在我老汉店中与人行医诊病甚是出名,

偶得急病而亡。只因先生对我老汉有很多的好处,是我心中不忍,将他的尸首暂寄小庙。特意远路与你家捎信来了。

王春娥(白)大娘,这路途遥远,中间必有差错,大娘就该问个明白才是。

老  万(白)这里有先生的行李,你们看是也不是?‘

(老万递行李与大娘,众看)

众  人(同白)千真万确。苦——

薛  保(白)哎呀众位主母,老东人身死异地,尸在他乡,还是将尸首搬回来才是。

张  氏(白)你看这么远的路程,我家孤儿寡母的,可是怎样的搬法呀?

薛  保(白)少不了老奴我去。

王春娥(白)你偌大年纪,怎受风霜之苦?

薛  保(白)老奴我虽然年迈,身体健壮,此去义不容辞。

王春娥(白)大娘,让他多带些银两。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  氏(白)薛保,这是纹银百两,以作路途盘费。

王春娥(白)一路多加小心。

薛  保(白)嗯。店家,快走。

(薛保与店家同下)

张刘王(白)苦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春娥(白)大娘二娘,不必悲伤,你看官人不幸病故,家中还有倚哥,

我等多受些辛苦,抓养倚哥成人才是。

张  氏(白)莫悲伤。莫悲伤?难道高兴不成。我知道么,你是个通房丫头,不用守节,只苦了我们两个。
西汶艺术网
刘  氏(白)教子成名哩,教谁家的子?接给,那要你亲生的呢。
西汶艺术网
王成娥(白)苦哇。

张  氏(白)给我滚下去,

(王春娥下)

张  氏(白)哎,就说你有啥主意来?

刘  氏(白)我无有什么主意。

张  氏(白)我晓得,你是个当妾的。自古道:妻守妾不守。你自去改嫁,我可咋办?

刘  氏(白)你看哦,他刚一死,热不喇喇的,我有些不忍。

张  氏(白)嗯。你啥时候还变得情长起来了。难道你要等那个死鬼活来,给他守节立志不成?

刘  氏(白)我是舍不得我的儿子。

张  氏(白)我来问你,这儿子要紧,还是青春要紧?况等你出了门,嫁了人,一年半载又生一个,何愁没有人把你叫妈妈。

刘  氏(白)我实在的为难……

张  氏(白)好好好。你就为难着去吧。

刘  氏(背躬)她怎知,我的心比她还急得多。

(刘氏下)

张  氏(白)她不愿意了也罢,等他灵柩前边进门,我也后边就改嫁了。
西汶艺术网
(唱)我不愿在家受清贫

一份家产两份分

贞节牌坊我不要,翻穿罗裙另嫁人。
西汶艺术网
(张氏下)

第六场 灵堂

(设灵堂。奸夫上,咳嗽。刘氏抱包袱上,二人欲下。内奏婴儿哭,刘氏欲回头,奸夫拉下。)

(薛保端纸钱上,刘氏、王春娥孝衣上)

张、王(同白)罢了官人,官人啊。

张  氏(唱)一见灵柩肝肠断,
西汶艺术网
张、王(同白)罢了官人,官人啊。

王春娥(唱)不由叫人泪涟涟。

张  氏(唱)是你在家多安然,

王春娥(唱)谁叫你出门在外边。

张  氏(唱)前后不到一年满,

只落得灵柩一木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春娥(唱)丢下这一家老小谁照管?

丢下了倚哥谁可怜。

张  氏(唱)天长日久怎么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衣食起居谁照看。

王春娥(唱)哭夫哭得天色晚,

哭夫哭得日落山。

(媒婆上)

媒  婆(念)轿子停路旁,上前接大娘。

(白)哎哟我的妈呀。怎么她还守灵哩?嗯我给他先吊个孝,后跟她哭灵堂。我的那薛大哥哎。你一死丢下我薛大嫂难过得很呀。

(媒婆拉起张氏)

媒  婆(白)轿子都等你多时了,你咋还跪着呢?

张  氏(白)你先走,我后边就到。

媒  婆(白)你麻利些。

(媒婆下)

张  氏(唱)举步撩衣向后院,

(张氏下)

薛  保(唱)一家人直哭的神鬼寒。

哭了解声东人难见面,
西汶艺术网
丢下一家谁可怜?

转身不见大娘面,

(张氏红装上)

张  氏(唱)金银财宝全偷完。

薛  保(白)大主母你怀抱何物?

张  氏(白)我抱的我用的东西。

王春娥(白)大娘你要去那里?

张  氏(白)我、改嫁去呀。

王春娥(白)大娘你不能走啊。

张  氏(白)我不能走?我不走怕把我的青春给耽搁了。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大主母,你不能走啊。

张  氏(白)你们多管闲事,闪开、闪开。

(张氏出门,媒婆上接大娘同下;三娘、薛保追出门。)

王春娥(唱)见大娘扬长去头不回转,

王、薛(喝场)大娘啊。大娘啊。啊哎,狠心的大娘啊。

王春娥(唱)丢下了我主仆实实可怜。

却怎么尽都是兽心人面,

薛  保(唱)问一声二主母她在那边?

王春娥(白)薛保,是你不知,今日一早,二娘她——

薛  保(白)她、她、她怎么样?

王春娥(白)她、她跟人跑了。

薛  保(白)是她、我家小东人他在那里?

王春娥(白)现在我的房中。薛保你看大娘房中还剩下什么东西无有?

薛  保(白)待我去看。

(薛保下复上)

薛  保(白)她房中的衣物首饰全、全都无有了。

王春娥(白)一个个是这样的狠心,日后叫我三人是怎样的度日呀?

薛  保(白)大娘,二娘啊,嗯我把你两个老贱辈。老东人刚刚去世,你们便丢下自己亲儿另行改嫁,真真令人好气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恨张刘二夫人禽兽一样,

舍亲人另嫁人是何心肠。

临行时盗去了衣物银两,

我三人这日后怎样下场。

王春娥(白)官人啊。

薛  保(白)三娘啊三娘,依老奴看来,三娘你、你还年轻,况且又无儿子,从今往后你该依靠何人?依老奴之见,三娘你也不如——

王春娥(白)薛保啊,老哥哥,你看我家遭此不幸,她们一个个双双走了。我若再出走,丢下这小小根苗,你们老的老,小的小,日后该靠何人呀?

薛  保(白)三娘这。你——

王春娥(白)想我王春娥,身居三房,也算得夫妻一场,纵然受尽千辛万苦,也要教养倚哥成人了。
西汶艺术网
(唱)王春娥虽女流也有义气,

我虽然居偏房也是夫妻。

有大娘和二娘弃子离去,

我不能让薛门断绝后裔。

小娇儿薛倚哥甚如人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又有你老哥哥世间罕稀。

春娥我守贞操绝无二意,

教养儿要成人立志不移。

薛  保(白)我的三娘啊。

(薛保跪拜,三娘跪谢)

(唱)三娘你果有那肝胆义气,

老奴我愿扶你功成名立。

(白)三娘站起来。

王春娥(白)老哥哥站起来。

(二人站起。内奏婴儿哭声)

王春娥(白)儿啊。

(二人急下)

第七场  寄信

(薛广上)
西汶艺术网
薛  广(念)离家日久,孤雁失群。

(归小坐)

薛  广(白)下官薛广。自那年进京与圣上诊病,幸喜龙体痊愈。圣上见喜,封我为七品太医。我离家日久,不知家中祸福如何。不免告假归乡。

(家院持信上)

家  院(白)禀老爷,院使大人有公文来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呈上来。

(薛广看文)

薛  广(白)原是边关将士有疾,院使大人命我军前效力。只是我离家日久,

家中音讯不通,如何是好?家院。

家  院(白)有。

薛  广(白)命你去到大街市上,找一洛阳人氏来见。

家  院(白)是。

(家院下复上引客商)

院、客(白)参见老爷。
西汶艺术网
薛  广(白)罢了,你可是洛阳人氏。

客  商(白)小人正是洛阳人氏。

薛  广(白)南门外有一薛家巷你可知晓?

客  商(白)小人知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这有家书一封,纹银五百两。命你送到薛家巷薛广宅第,张氏夫人手里。家院,赐他纹银五十两。

客  商(白)多谢老爷。小人一定办到。

薛  广(白)去吧。

(薛广、家院下)
西汶艺术网
客  商(白)还有这样的好事。

(念)行行走走,走走行行;
西汶艺术网
离了北京,来到洛城。

(白)来此已是薛家巷,家里有人么?

(薛保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念)三娘织麻纺线,教养倚哥成人。

(白)何人叫门?

客  商(白)请问老人家,这里可是薛广宅第?

薛  保(白)正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客  商(白)可有一张氏夫人?

薛  保(白)她不住在这里了

客  商(白)那她住在里?

薛  保(白)不晓得。

(薛保欲关门,客商拉住。)

客  商(白)老人家,家里还有何人?

薛  保(白)无有什么人了。

客  商(白)哪里去了?

薛  保(白)都死光了。

客  商(白)你咋没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哎,怎样的讲话?哼。

(薛保关门下)

客  商(白)这老汉还是个倔脾气。既然都死光了,这书信银两——那位老爷又不曾问我姓甚名谁?这银子嘛,我不免昧了吧。

(客商跑下)

第八场  教子

( 王春娥上,进机房,织布)

王春娥(叫板)唉,我好难也。
西汶艺术网
(唱)王春娥坐机前自思自叹,

思夫主想薛郎好不心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家中嫌争吵镇江游玩,

谁料想把相公命丧外边。

多亏了老薛保不避路远,
西汶艺术网
千般苦从镇江搬尸回还。

一家人见灵柩肝肠裂断,

在家中设灵堂门挂纸钱。

恨张刘二妇人良心大变,

一个个反穿裙各自嫁男。

丢春娥好一似失群孤雁,

老薛保又好比浪里舟船。

薛倚哥年纪幼无人照管,

老的老小的小有谁可怜。

将冤家送南学去把书看,

盼的是龙虎榜得中魁元。

但愿得老天爷遂了人愿,

也不枉王春娥受苦一番。

(薛倚哥抱书本上)

薛倚哥(白)走哇。

(唱)薛倚哥在南学我懒把书念,

怀儿内抱圣贤转回家园。

在学校众学生都揭我短,

他说我是一个无娘儿男。
西汶艺术网
此一番回家去和娘争辩,

谁的是谁的非细问一番。

行来在机房里拿礼相见,

见母亲坐机旁辛勤织绵。

(白)母亲万福。

王春娥(白)儿啊这般时候,你不在学校读书回家做什么来了?

薛倚哥(白)我。用饭来了。

王春娥(白)儿啊天色尚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管天色尚早不尚早,旁人家孩子都下学了,儿也下了学了。回家用饭来了。

王春娥(白)为娘管旁人家孩子下学不下学,我儿将书可曾背过?

薛倚哥(白)倒也背过。

王春娥(白)为娘多不放心,还要面背。

薛倚哥(白)母亲,用了饭再背书。

王春娥(白)背了书再用饭。

薛倚哥(白)用了饭再背书。

王春娥(白)嗯。奴才还不背来。

薛倚哥(白)背来就背来。

王春娥(白)好一个奴才,你在娘面前背书就是这个样儿,若在你家先生面前,也是这个样儿吗?

薛倚哥(白)你可不是我家先生。

王春娥(白)为娘不是你家先生,和你家先生更是一理。

薛倚哥(白)怎么说和我家先生更是一理?

王春娥(白)正是的。

薛倚哥(白)照这么说起,将书本拾起,放在妈妈怀里,深深施上一礼,背身站了。

王春娥(白)你背来呀。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白)母亲,孩儿下学走的急慌,将首一句忘了,母亲给儿提了个头头,儿好象瓦砾坑里倒核桃哩,呵啷啷的就下去了。

王春娥(白)好一奴才,你在为娘面前背书先将首一句忘了,若在你家先生面前,娃娃呀,你难免一顿的饱打。

薛倚哥(白)儿记打了。

王春娥(白)记打了好,背身站了,待为娘与儿提得一句。曾子曰:吾日三醒吾身。

薛倚哥(白)曾子曰:吾日三醒吾身。

王春娥(白)为,

薛倚哥(白)为,

王春娥(白)为人谋而不忠乎。

薛倚哥(白)五个猫娃逮老鼠。

王春娥(白)你往下的背来。

薛倚哥(白)你往下的背来。

王春娥(白):再往下的背来。

薛倚哥(白)再往下的背来。

王春娥(白)为娘教你背,你叫谁背呀?

薛倚哥(白)为娘教你背,你叫谁背呀?

王春娥(白)唗。

薛倚哥(白)猫到好,可是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春娥(白)哎,好一奴才,今日回得家来一句书背他不过还想用饭,还不与娘跪了。

薛倚哥(白)跪了就跪了。

(薛倚哥跪下)

王春娥(唱)小奴才说此话真个劣性,

(薛保上)

薛   保(白)尔嘿,正在洗锅抹灶,忽听机房吵闹,不是三娘教子,便是我家东人不孝。端把椅子沿前坐,听三娘教子如何?嘿、嘿、嘿

王春娥(滚白)我叫叫一声儿啊儿啊,常言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失掉寸金还尤可,失掉光阴哪里寻?

薛   保(白)来么来么,三娘教子尽说的是好话,哈……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 (唱)有为娘发下誓教儿成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送儿在南学读孔孟,

只望你读书知礼有前程。
西汶艺术网
谁知你贪玩耍不把功用,

有几辈古人讲儿听。

商洛儿连把三元中,
西汶艺术网
甘罗十二为宰卿。

司马光七岁击破瓮,

小周郎年幼统大兵

你奴才将近十三整,

全不想与你父把气挣。

贪玩耍不把功来用,

你还想后来身得荣。

今日不打惯儿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诚恐后来照样行。

手执家法往下打,

活活地打死你小冤家。
西汶艺术网
(白)儿啊,招打。

(王春娥取家法欲打,倚哥挡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住了罢,要打打你亲生的、打你亲养的。打人家孩子你不害羞。

王春娥(白)天哪。

薛倚哥(白)地呀。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唱)小奴才一言问住我,

结舌闭口王春娥。

悔只悔,悔煞我,

在薛门受苦为哪个。

这才是鸡抱鸭卵反有错,

翎毛儿未干各管各。

辛苦教子反惹祸,

哭了声早死的薛子岳。

在鬼门关前等等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夫妻同见五阎罗。

怒而不息机房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恨、恨蠢子咬破我两腮角。

薛  保(唱)见三娘上了气机房闷坐,

倒叫薛保泪如梭。

我思前想后容不过,

说他几句怕什么。
西汶艺术网
小东人你有错,

胡言乱语说什么。

三娘不是你亲生母,

你的亲娘是哪个?

我劝罢一个再劝一个,

尊声三娘听仆说。

真金子不打不成货,

钢刀虽快也要磨。

三娘暂压心头火,

还要你抓养薛倚哥。

王春娥(唱)薛保一旁来劝我,

转面叫声老哥哥。

你看他人儿小来心儿恶,
西汶艺术网
说出此话赛毒药。

罢罢罢压住心头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也是无法莫奈何。

(白)倚哥过来,这两句话是你自幼知晓,还是旁人孩子教导你的?

薛倚哥(白)是我自己知晓的。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白)你自己知晓何不早言?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白)你不打我还不说。

王春娥(滚白)我叫叫一声儿啊,儿啊,这两句话儿虽是好话,只是你奴才讲的迟后了。

(唱)小奴才既然心内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早说出也免得娘伤情。

这才是子要亲养谷自种,

抓旁人孩子一场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将冤家好比一支蒿,

终朝每日用水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浇的蒿儿长大了,

借它替我搭天桥。

正行中间桥断了,

半路闪我这一跤。

风吹竹子节节高,

只恨自己无下稍。

数年辛苦无依靠,

打断机头乱了绞。

从今不把子来教,

免得为娘把心操。

薛  保(唱)老奴观见事不好。

三娘把机头打断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走上前来忙跪倒,

再叫三娘听根苗。

(滚白)我叫叫一声三娘三娘,你看我家东人下得学来不会讲话,得罪三娘。三娘气上心来,将机头打断,不能抓养我家东人成人。我叫叫一声三娘三娘,你念起老奴我跪前跪后,苦苦哀求,你就抓养我家东人成人了。

王春娥(白)老哥哥站起来。老哥哥,要我教养他不难,叫他头顶家法,跪在面前,叫我轻轻的将他打得几下,一来消一消我心中的闷气,这二来也好指教他长大成人。

薛  保(白)这有何难,待老汉去说,小东人,小东人。

薛倚哥(白)薛保,看矛子。

薛  保(白)你懂下这么大的乱子,还只知玩耍。你看你下得学来,不会讲话,得罪你母亲。你母亲叫你头顶家法跪在机前,将你轻轻打得几下,好来指教能成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薛保。我娘打我疼不疼?

薛  保(白)挨打还有不疼之理。

薛倚哥(白)不疼还则罢了,倘若疼,我把你的胡子一根一根拔下来,给我的哈巴狗编个笼头,前院拉到后院,后院拉到前院,我要玩耍哩。

薛  保(白)再莫要胡言乱语。跪了。跪端,跪正,将家法顶上,来么,这才是读书人的样子。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白)谁可给你摸了一脸的浆子。

薛  保(白)三娘三娘,请来教子。我想三娘不肯教子,此情为何?我可莫  说三娘啊哈三娘,老奴也与你跪倒了。

(薛保跪)

王春娥(唱)他主仆双双跪机前,

王春娥内心好惨然。

老哥哥莫跪且立站,

薛  保(白)三娘恩宽。

薛倚哥(白)母亲恩宽。

薛  保(白)你怎么起来了?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白)你怎么也起来了?

薛  保(白)你母亲与我开恩了,还没与你开恩。来来来,跪了跪了。三娘请来教子。

王春娥(唱)不孝的蠢子听娘言。

儿的父镇江把命断,

儿的娘一闻噩耗她另嫁男。

丢冤家方才一岁半,

嗷嗷待哺谁可怜。

虽然说不是你亲生母,

是何人抓养你一十三?

谁知晓辛苦艰难都受遍,
西汶艺术网
才换来今日把脸翻。

任儿成龙飞上天,

任儿化虎虎归山。

从今后不把冤家管,

成龙化虎任儿玩。

薛倚哥(白)闪开闪开。

薛  保(白)东人向那去?

薛倚哥(白)我母亲叫我成龙呢。上天呢。变虎呢。归山呢。我想我也成不了龙、上不了天;变不了虎、归不了山。我跟娃娃耍去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你母亲不管你了,你当真的上得天了。来来来跪了跪了。跪端跪正,你真是的淘气。

薛倚哥(白)秤秆子倒好,可是个毫系。

薛  保(白)三娘我东人二次跪倒,三娘请来行法。

(王春娥倒坐)

薛  保(白)我想三娘执意不肯教子,莫非要学张刘二妇另行改嫁。也罢。要走大家走。要散大家散。将东人与我留下,我纵然沿街乞讨,也要抓养我家东人成人。将这没良心之人尽出在薛门了,尽出在薛门了。东人起来,不要跪了,咱们走。

薛倚哥(白)走,走!

王春娥(白)老哥哥,你叫他跪着、跪着。

(唱)薛保一旁拿言谏,

春娥心内自详猜。

我有心不把冤家管,

数年心血一旦完。

罢罢罢看在薛郎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黄泉路上好团圆。

端一把椅儿坐机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孝的奴才听娘言:

娘为儿白昼织布夜纺线,

一两花能挣人几文钱。

你奴才把捻子带线齐揪断,

折了份量短工钱。

娘为儿周身衣服补纳遍,

娘为儿八幅罗裙少半边。

娘为儿东邻西舍借米面,
西汶艺术网
邻居们把娘下眼观。

自古道低借要高还,

还不上让娘作熬煎。

每一日旁人用午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为娘的早饭还未餐。

饿的娘眼前不住花儿转,

无一人怜念娘可怜。
西汶艺术网
儿无有奶乳用粥灌,

可怜儿一尿一大摊。

左边尿湿右边换,

右边尿湿换左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左右两边齐尿遍,

抱在娘怀可暖干。

你奴才一夜哭的不合眼,

抱在窗下把月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三九天冻的娘啪啦啦颤,

你奴才见月拍手心喜欢。

常言道抓儿一尺五寸真正难,
西汶艺术网
日日夜夜受熬煎。

你奴才今日长大了,

把为娘恩情一旦完。
西汶艺术网
手执家法将儿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娘!

薛  保(白)三娘。

(白)薛保上前忙阻拦。

要打你将我来打

打我家东人老奴心酸。

王春娥(唱)手执家法未曾按,

薛保哭的泪涟涟。

他们二人倒有主仆念,

难道我无母子缘。

你主仆没跪且立站,

儿啊你莫忘记心间。

王春娥(念)机房教子我为谁,

薛  保(念)相劝东人把心回。

王春娥(念)孟母三迁曾教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母亲,薛保,

(念)儿要发奋读书占高魁。

王春娥(白)我儿半晌才讲了句好语。

薛倚哥(白)我都讲的是好话。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白)薛保饭熟了没有?

薛  保(白)饭熟多时了。

王春娥(白)饭熟了与我儿端饭来,儿啊随着娘来。

薛倚哥(白)薛保,你看那个是啥。

薛  保(白)还是这样的淘气,哈哈哈。

(薛倚哥拉薛保胡子下)

第九场 讨要

张  氏(内唱)吃了喝了没事干,

(唱)不是抹牌就抽烟。

当家的出门未回转,

不由叫人把心担。

我这里出门向外看,

那边厢一老一少年。

(薛保拉薛倚哥上)

薛   保(唱)遭不幸三娘她身染病患,

我主仆无吃喝日受艰难。

带东人去把大娘见,

来借贷为的是暂度饥寒。

(白)少东人,你看大主母现在门首,待老奴前去搭话。参见大主母!

张  氏(白)啊,这是谁呀?原来是薛保。

薛  保(白)少东人来,参见大主母。

薛倚哥(白)孩儿与大娘叩头。

(薛倚哥跪拜)
西汶艺术网
张  氏(白)啊,这又是谁呀?

薛  保(白)他是倚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  氏(白)倚哥!原来是我娃倚哥,长这么大了。快快站起来。倚哥你那三娘可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她、她、她病了!(哭介)

张  氏(白)病了,就该请个医生看看么。

薛  保(白)连吃了几副汤药,不好也是枉然。

张  氏(白)那你主仆今天······

薛  保(白)哎!我的大主母啊!

(唱)近日来三娘她身染重患,

机上布未织成不能换钱。

家无有隔宿粮不能造膳,
西汶艺术网
望大娘发慈悲做个周旋。

张  氏(白)这说了半天,才是向我借着吃哩。对不起,手头不便。

薛倚哥(白)大娘!大娘!你不看在孩儿的面上,也得看在我死去爹爹的面上,你就救济救济孩儿,孩儿我不会忘记大娘的好处。

张  氏(白)哎,你可报我什么好处?从前在薛门的时候,你那爹爹就没有给我什么好处。如今我是离门改嫁之人,管不了你们那些闲事。

薛  保(白)大主母

薛倚哥(白)大娘
西汶艺术网
张  氏(白)再不要在这儿闹了。看,那是你亲娘,到你亲娘那儿闹去。

(张氏关门,下)

薛倚哥(白)大娘——

薛  保(唱)大主母不借贷出言不善,

(喝场)狠心的大娘啊!狠心的大娘啊!啊哎,狠心的大娘啊!

(唱)果然是嫁了人变了心田。

我这里带东人二娘去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唱)问薛保我的娘今在哪边?

薛  保(唱)正讲话二娘家就在当面,

薛倚哥(白)娘啊!

(唱)叫一声我的娘念儿可怜。

(白)母亲开门来!

(倚哥扣门。刘氏上)

刘  氏(唱)忽听门外有人唤,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知何人到门前。

(刘氏开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白)娘啊!

刘  氏(白)哎哎哎,这是谁家的孩子?

薛  保(白)你连倚哥都认不得吗?
西汶艺术网
刘  氏(白)吆!是我娃倚哥!我娃都长的这么大了,快起来。

薛倚哥(白)母亲好狠心,撇下孩儿好苦!

刘  氏(白)哎,不是为娘狠心,只怨你那个爹爹短命。娘问我娃哩,你那三娘还在?

薛倚哥(白)她还在!

刘  氏(白)吆!她还守得住。倚哥,她待我娃如何?

薛倚哥(白)她待孩儿恩重如山!母亲你要感激她。要不是她,孩儿早就骨化成灰了。

刘  氏(白)哎我可感激她作啥哩,她既不嫁,那是她应该的么。娘问我娃哩,这你主仆是?

薛倚哥(白)孩儿一则是看望娘亲,二则是向娘借贷来了。

刘  氏(白)啥,借贷来了?这你们没有了向我借,我再没有了向谁借呀?

薛  保(白)二主母呀!你看老东人去世,六亲全无,我主仆该向那里去借?

还望二主母看在你亲儿的份上,你就行个方便吧!

刘  氏(白)亲儿养儿还不都是一样的。哎,我实话告诉你们,从前在咱薛门的时候,这身上还有几个钱,如今嫁给了这个贼强盗,又嫖又赌的,把我的钱赌完了,实在没有法借给你们。

薛倚哥(白)娘!你就救济救济孩儿吧!

薛  保(白)如其不然,老奴我与你跪倒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何下跪)

薛倚哥(白)娘!孩儿也与你跪倒了!

(倚哥下跪)

刘  氏(白)看他主仆哭得怪可怜的,给上几个钱。倚哥,来,娘给我娃钱!

薛倚哥(白)薛保,我娘给钱了!

薛  保(白)钱在哪里?钱在哪里?这就是你给我主仆的钱吗?

刘  氏(白)咋!还嫌少?

薛  保(白)好气也!

(唱)此来望你行方便,

谁知你心肠比铁坚。

亲生儿子全不念,

薛门不缺你一百钱。

(白)呸!不要。

(薛保丢钱)

刘  氏(白)好不识抬举的东西,不要拿来,我还要留着抽烟哩。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氏关门下)

薛  保(白)少东人,你看你的亲娘都如此,这就难怪大娘了。我主仆回去。

薛倚哥(白)薛保,你我这样回去,我娘岂不病死,你我主仆岂不饿死了吗?

薛  保(白)少东人,如其不然,你我主仆奔向大街高声讨要,难道这尘世以上,连一个善良之人都没有吗?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白)如此,走。

薛  保(白)走!

(唱)恨张刘二夫人心肠毒狠,

薛倚哥(唱)亲生娘倒做了陌路之人。

薛  保(唱)我这里带东人街道飞奔,

(甲乙丙丁暗上)

薛倚哥(唱)跪大街苦哀告众位乡亲。
西汶艺术网
(二人叩拜)
西汶艺术网
薛  保(滚白)我叫叫一声善心的的君子,你看我家老东人去世,家丢下小小的根苗,无人照管。今日三娘她身染重病,无钱买药。善心的君子啊!仁心的婆婆!还望你们救济救济我了。

群众甲(白)看他主仆甚是可怜,我们大家还是周济周济吧!

众(白)对,我们大家周济周济他们。

群众乙(白)来来来,我这里有些散碎银子,还有一个馍都给你。

众(白)我这里也有一点钱,就周济你们吧!

(众递钱)

薛  保(白)多谢众善人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二人叩拜)

(唱)众善人济贫穷大发恻隐,

比你的亲生娘更强十分。

从今后把三娘恩情记准,

从襁褓抓养你直到如今。

辞别了众善人忙回家院,

见了那三主母细说原因。

薛倚哥(白)咱们有钱了!

薛  保(白)有钱了,三娘的病也就好了。你我主仆快回去。

薛倚哥(白)咱们走。

薛  保(白)从今往后,要好好读书,宁要记下。

(二人下)

第九场  荣归

(四青衣、门子引薛广上)

薛  广(唱)边关立功受皇封,

不分昼夜回家中。

正行走来用目奉,

飞马已到家门庭。

(白)人役向前叩门。

(薛保暗上)

门  子(白)是。开门来,开门来。

(薛保开门)

薛   保(白)有人有马,做什么的?

薛  广(白)薛保,是我。

薛   保(白)你是?

薛  广(白)我是你家老东人。

薛   保(白)打鬼!打鬼!

薛  广(白)明明是我,何言有鬼?

薛   保(白)老东人,你再不敢吓唬我了。自你死后,我和三娘支持你的门户,再不敢吓唬老奴我了!

薛   广(白)我把你个老奴才,明明是我——你家老东人。

(薛保摸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怎么你未曾得死?

薛   广(白)哎,我何曾得死呀?

薛   保(白)你做了官了?

薛   广(白)我可不做了官了。

薛   保(白)老东人请进!不不不,老爷请进!

薛   广(白)请。

(四青衣下,门子持官诰同进)

薛   保(白)老爷请坐,待我唤来三娘。这下好了!三娘快来。

(王春娥上)

王春娥(念)娇儿上京求功名,每日叫人操心中。

(白)薛保,何事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我家东人回来了!

王春娥(白)哦!想必是倚哥高中了?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哎不是的、不是的,是我家老东人回来了!

王春娥(白)是哪个老东人回来了?

薛   保(白)就是镇江丧命的那个老东人回来了。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白)哎,老哥哥,你怎么给老糊涂了。他已死在外边,哪有死而复生之理?

薛   保(白)一见便知。

王春娥(白)现在哪里?

薛   保(白)现在前厅。

王春娥(白)快快领我去见。老爷在哪里?

薛   广(白)三娘在哪里?三娘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春娥(白)老爷在······老爷呀!

薛   广(白)三娘,你们受苦了!

王春娥(白)老爷快快请坐!

(二人同坐。薛广两下看)

王春娥(白)老爷你看什么?

薛   广(白)怎么不见大娘、二娘?

王春娥(白)你先莫要问我,我来问你,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薛   广(白)苏州探亲不遇,多蒙镇江知府保荐,进京与圣上疗疾,幸喜药到病除,官封御史之职。后又边关将士有疾,奉旨前去诊治,功成回京,即封兵部侍郎之职。因而荣归故里。

王春娥   (白)怎么连一封书信也不捎呢?

薛  广   (白)何曾无有,我托人捎回书信数封,并有银两在内。怎么你们连一封都没有收到吗?

王春娥   (白)哦,是了是了,捎书人昧了银两,这书信嘛,他也就不敢捎了。

薛  广   (白)夫人言之有理,只是何人传说我已死去?

王春娥   (白)镇江老万言说你在他的店中死去,还有你的包裹雨伞为证呀!

薛  广   (白)是了是了,是我在镇江收一徒儿名叫王文,我进京时,包裹行李留在他处,想必是他冒名顶替,挂着我的招牌与人行医看病,因而就误传了。

薛   保   (白)哎!害的老奴把他的尸首都搬回来了。

王春娥   (白)从那时,咱家就生了变故了。

薛  广   (白)生了什么变故?

王春娥   (白)过去的事儿就不讲了。

薛  广   (白)哎,你们不说,我怎能知晓吗?

王春娥   (白)这······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   (白)哎!老爷啊!

(唱)张刘二妇心肠恨,

一听凶信变了心。

金银财物全盗尽,

一个一个另嫁人。

多亏三娘发志奋,

守节教养小东人。

十多年任劳任怨、织布纺线、样样苦愁都受尽,

她教养倚哥一天一天长大成了人。

此去若还得高中,

不枉三娘受苦辛。

薛  广   (白)哎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三娘义气令人敬,

感激之情由然生。

走上前来忙跪定,

(薛广下跪,三娘同跪)

叩谢你的大恩情。

王春娥(唱)老爷你把人错敬,

功劳薛保是第一人。

要拜先拜老哥哥,

他为重来妻为轻。

(二人同起)

薛  广(唱)三娘讲话甚贤明,

薛保侠义又忠诚。

老哥哥,往上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这里叩拜老仁兄。

(三人同跪拜)
西汶艺术网
薛   保(唱)主拜仆来世少有,

吓得老奴战战兢兢。

薛  广(唱)你帮我扶家养子功劳重,
西汶艺术网
理应叩谢大恩情。

(三人同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倚哥把你干父称,

你我犹如同胞生。

转面再把三娘请,

五花官诰拿手中。

你持家养子功劳重,

三品夫人受皇封。

王春娥(唱)老爷你把话错讲,

为妻把话说心中。

妻本是三房并非正,

怎敢身受皇王封。

薛  广(唱)你持家养子有德行,

三品诰命还觉轻。

吩咐忙把祖先供,

(交官诰与薛保)

然后请来众亲朋。

要为三娘把名正,

诰命夫人穿戴起来你我一同拜祖宗。

(白)三娘说是你来、来、来!噢哈哈哈!

(众下)

第十一场  双官诰

(张氏、刘氏乞丐妆持棍提篮上)

张  氏(唱)实想改嫁享荣华,

刘  氏(唱)谁料吃的豆腐渣。

张  氏(唱)天不怕来地不怕,

刘  氏(唱)(唱)怕只怕薛保磨闲牙。

张  氏(白)哎二娘,你可怕他个老奴才可干啥呢?

刘  氏(白)你不知道,从前咱们离家的时候,人家再三劝咱们。如今这个样儿回去,老爷做官回来了,就不怕薛保抢白咱吗?
西汶艺术网
张  氏(白)收留不收留在老爷,他个老奴才敢怎么样?

刘  氏(白)你说不害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  氏(白)不害怕,有我呢!

刘  氏(白)对,喔人还是咱们的人。

张  氏(白)是,喔门还是咱们的门。

刘  氏(白)就是。走!

张  氏(白)走!行行走走,

刘  氏(白)来在门首。

张  氏(白)叫声薛保,

刘  氏(白)给我挡狗。

张  氏(白)薛保?薛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保员外妆拄拐上。开门。)

薛  保(白)谁如此胆大,敢叫我薛保的名字?

张  氏(白)你二位奶奶!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张刘二妇。

张、刘(白)看看看,我们两个穿的烂了,连奶奶都不叫了。

薛  保(白)叫奶奶,不管穿的好坏。你两个作甚来了?

张、刘(白)听说老爷做回官来了,我两个回来当太太来了。

薛  保(白)你两个现在姓什么?

张、刘(白)姓薛么!

薛  保(白)呸!哪个与你传?

张、刘(白)传不传?

薛  保(白)不传。

张、刘(白)不传,我们往进闯。

薛  保(白)你们哪个敢闯?

张、刘(白)你看我们敢不敢!

(张氏、刘氏往里闯,薛保阻拦。薛广、王春娥出门)

张、刘(白)与老爷恭喜!

薛  广(白)哪里来的两个野妇?老哥哥你与我赶出去。

薛  保(白)出去!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白)慢着。为妻还有话说。

薛  广(白)上前去说她们几句,让她们知道我薛家的门风,消消你胸中的闷气。

王春娥(白)为妻不敢!老爷你且归位了呀!

(唱)想不到今日里夫荣妻贵

做奴婢倒受了凤冠霞披。

尊一声我老爷你且归位,

老掌家近前来细听明白。

你吩咐闲杂人且往后退,

你就说三娘我出了罗帷。

薛  保(白)闲杂人往后退。

张、刘(白)谁是闲人?谁是杂人?

薛  保(白)你两个就是闲杂人。

张、刘(白)我两个是中间人。

薛  保(白)往后退、往后退,王夫人要出帘来了

张、刘(白)谁是王夫人?

薛  保(白)三娘!

张、刘(白)哦,王春娥嘛,还说是王夫人。

薛  保(白)往后退,往后退,再往后退。

王春娥(唱)我观看廊檐下两个贱辈,

到如今只落得乞讨而归。

假意儿上前去好言相对,

看一看她二人是何颜色

(白)二位主母到了?

张、刘(白)到了、到了、到了!

王春娥(白)请来上坐。

张、刘(白)这儿凉快、这儿凉快!

王春娥(白)想二位主母这几年来,出得门去享尽了荣华富贵。想我王春娥这几年来受尽了千辛万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刘(白)都一样、都一样。

王春娥(白)这是二位主母,老爷昨日带回官诰,二位主母不在家中,老爷命我穿戴。如今二位主母到了,待我脱下。

刘  氏(白)待我来穿。
西汶艺术网
薛  广(白)你呀!

(唱)叫夫人请入帘坐定诰位,

薛子岳上前来细看明白。

我观见廊檐下两个贱辈,

气的人一阵阵两眼发黑。

谁假你全无有夫妻恩惠,

另嫁男你还要盗物作贼。

无情义该把你砸骨验髓,

无廉耻该将你火化成灰。
西汶艺术网
张、刘(白)你好狠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军上)

中  军(白)谁在这里?

薛  保(白)做什么的?

中  军(白)你家少东人荣归故里!

薛  保(白)好!你且少站。禀老爷,少东人荣归故里!

薛  广(白)命他进来。

王春娥(白)慢着,应该搭个请字。
西汶艺术网
薛  广(白)那就传出有请!

薛  保(白)传出有请!

(薛倚哥状元装策马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倚哥(念)一树杏花红十里,状元回府马如飞。

薛  保(白)少东人回来了!下马来。

薛倚哥(白)伯伯!下马来了。

(薛倚哥进门下跪)

薛倚哥(白)参见母亲!

王春娥(白)儿呀!那边现有你父,拜过你父,再拜为娘。

薛倚哥(白)这、哎呀母亲,我父命丧镇江,哪有死而复生之理?

王春娥(白)儿呀,镇江死的乃是王文,并非儿父。不必多言,快快上前拜过。

薛倚哥(白)儿尊母命!(跪拜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广(白)我儿站起来!

(薛倚哥起立)

薛倚哥(念)一十五载赖母恩,辛苦换来广经伦。

一旦父子双荣贵,门前光彩气象新。

(白)来人?

中  军(白)在。

薛倚哥(白)看过奉命官诰。

(接过官诰)

薛倚哥(白)母亲,孩儿一步荣升,求来奉命官诰。母亲请来穿戴。

王春娥(白)儿呀,为娘受了你父的官诰。穿不了许多,供在祖先堂上去吧!

薛  广(白)供祖先堂!

薛倚哥(白)是!

(薛倚哥将官诰交薛保)

张、刘(白)哎,薛保,你端的啥呀?

薛  保(白)奉命官诰!

张、刘(白)吆,这就是乃奉命官诰啊?

薛  保(白)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  氏(白)三娘身上穿的那一套是谁挣下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薛  保(白)老爷挣下的。

张  氏(白)那我是正房么,该我穿!

刘  氏(白)这一套是谁挣下的?

薛  保(白)少东人挣下的。
西汶艺术网
刘  氏(白)这是我娃挣下的,该我穿!

薛  保(白)你两个穿不了。

张、刘(白)能穿!

薛  保(白)穿不了。

张、刘(白)能穿!

薛  保(白)往后站!

薛倚哥(白)爹爹,廊下何人吵闹?

薛  广(白)廊下有你亲娘,上前看过。

薛倚哥(唱)爹爹言语情不顺,倒叫倚哥难为人。

走在廊下来相认,廊下打坐二妇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个她是大娘母,一个她是我娘亲。

为何不把大厅进?

一个个都在廊下蹲。

张  氏(白)倚哥,你把大娘认下,我娃是个孝子。

刘  氏(白)去去去,往后站。我娃认你哩?倚哥,我是你亲娘哩,你把亲娘认了,我娃你是个孝子。

薛倚哥(唱)个个叫我把她认,

想起从前好伤心。

我沿门乞讨把亲认,

大娘闭门真狠心。

我和我薛保伯伯跪地哀求你恻隐,

娘狠心给我一百文。
西汶艺术网
越思越想越气愤,

尘世上竟有这样狠心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倚哥岂能将你认,
西汶艺术网
我怎能忘了养育恩?

转面来我把厅堂进,

尊一声高堂老母亲。

廊下二妇不相认,

怎能当她骨肉亲。

我的娘现在大堂坐,

我怎能前去认他人?

王春娥(唱)倚哥他一旁拿言问,

问的我春娥难应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这里实言对儿讲,

为娘并非儿生身。

手拉着娇儿帘外奔,

随娘来在廊下认母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儿大娘名叫张凤蕊,

儿亲娘名叫刘千金。
西汶艺术网
张、刘(白)这是我的小名么,给娃说这干啥呢

王春娥(唱)她二人争吵无宁静,

才逼得你父江南去散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镇江府冒名看病叫王文,

身死店中错传音。

千里路与咱送凶信,老薛保错搬死尸身。

儿大娘在家不安分, 儿亲娘行为不轨反诬人。
西汶艺术网
(薛倚哥掩面)

薛倚哥(白)哎!
西汶艺术网
王春娥(唱)一句话儿错出唇, 我的儿在世怎做人?

娘的儿退后莫前进,上前耍笑二妇人。

今日你们睁眼认,

看看春娥是什么人

头戴凤冠诰三品, 身穿霞披锦绣纹。

双双官诰受不尽,丫鬟院子紧随身。

虽然说艰难困苦我受尽,老天爷不负我苦心人。
西汶艺术网
头上的凤冠我稳一稳, 轻轻儿打去足下尘。

轻移莲步向前进,

(王春娥走花梆子)

张、刘(白)这是干啥呢?

王春娥(白)倚哥!

(唱)为娘把话说心中。

你身为状元官一品,为人做事顾人伦。

生身之母要孝顺,

哪有个子贵母受贫?

往事如云再休论,上前去快认你二娘亲。

薛倚哥(唱)倚哥听言心感动, 母亲海量把她容。
西汶艺术网
我有心认下张刘母, 我的父一旁气不平。

我有心不认张刘母,为子之道情难通。

转面来我把伯伯请,你与我设计两全成。

薛  保(唱)自古道君子不把小人怪,再说她是你娘亲。

上得前去好言禀, 念在父子必准情。

薛倚哥(白)我明白了

(唱)此事叫人真懵懂,霎时提醒梦中人。
西汶艺术网
走上前去双膝跪, 尊声爹爹开恩情。

(薛倚哥下跪)

薛倚哥(白)哎呀爹爹,你看张刘二妇实在可怜,就收下她们吧!

薛  广(白)嘿!张刘二妇丧良昧心,不顾廉耻,哪个收留与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春娥下跪)

王春娥(白)老爷,看在为妻的份上,给她二人一碗饭吃也就是了。

薛  广(白)哎这——

(薛保下跪)

薛  保(白)老爷,时过境迁,你就收留她们吧。

薛  广(白)念起大家讲情,收留她们就是。你们站起来!

(众起)

薛  广(白)老哥哥,以在十字街头修一贞节牌坊,上书“孟母遗风”四字,表彰三娘节义。命她二人看管,吃用府下来领。

薛  保(白)是。传出来了!

张、刘(白)把啥传出来了?

薛  保(白)以在十字街头高修牌坊,表彰三娘节义,命你二人看管。

张、刘(白)吃喝呢?

薛  保(白)我处来领。

刘  氏(白)只要有吃有喝,比要饭强。走!

(张氏拉张氏下)
西汶艺术网
薛  保(白)全家团聚,同请宴上!

众(白)请!

剧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