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剧本《唐王游地狱》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2/8]
秦腔剧本《唐王游地狱》

(此剧又名“李翠莲上吊”)
西汶艺术网
说明:泾河龙君私改玉旨,违反天条,罪当问斩,由人曹官魏征监斩。龙君托梦与唐王李世民,送来行贿宝,托情魏征,开脱死罪。唐王请来魏征,喝酒玩棋,醉卧龙床,然魏征却在梦中斩了泾河老龙。

泾河龙君阴曹状告唐王收贿害命,阴案由魏征好友、判官崔钰审理。唐王和冤魂李翠莲,遍游地狱,惩恶扬善,借钱消灾;崔钰卖情审案,私改生死谱;阎君赠送阴间石榴,索要阳间北瓜。唐王还阳后,封财神,送北瓜,册御史,认御妹,设御筵,庆团圆,人神共享太平乐年。

此剧又名“李翠莲上吊”、“刘全进北瓜”等。

人物

如来……佛装 观世音……道装

龙王……龙装 龙化身……小生

袁天罡……须生 刘全……小生

李翠莲……青衣 唐王……须生

魏征……须生 张成……鬼卒

刘龙……鬼卒 老女鬼……老旦

内侍……杂

场 次

第 一 场 化身第二场 赠簪

第 三 场 当簪第四场 占卜

第 五 场 梦斩第六场 丢牌

第 七 场 索魂第八场 上吊

第 九 场 游地狱第十场 对质

第十一场 还阳第十二场 进瓜

第十三场 阴遇第十四场 团圆

第一场化身

[幕起,起菩萨台曲牌](如来,阿兰,珈叶打坐)
西汶艺术网
如来:(诗)吾在西方享极乐,佛光普照耀四方;

普渡众生是吾愿,孽海沉冤记事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吾西天大雷音寺如来佛祖是也,吾观众生云云,孽海茫茫,信佛之人甚多,参透其中奥妙者甚少。佛法博大精深,其宗旨惩恶扬善。只因东土长安有一李氏翠莲生来好善,与佛有缘,吾当有心渡他成佛,此事离不了南海观世音菩萨。阿兰迦叶尊者,传南海观世音菩萨进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阿兰枷叶:南海观世音菩萨进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观音:阿弥陀佛。

(念)南海千层浪,北海万里波;

躲罢轮回苦,稽首念弥陀。

苦海无边南海涯, 回头是岸弥陀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头一船渡的香莲女,二一船渡的李氏翠莲。
西汶艺术网
叫你上船你不上, 躲罢了今年又躲明年。

南无阿弥陀佛。

(诗)头戴琉璃宝塔,身穿九莲袈裟;

白鹦哥能以说话,净水瓶杨柳斜插。

怀抱着渡人经卷,居住在南海有家。

救苦救难救众生,吾本是观世音菩萨。

弟子南海观世音菩萨参见我佛。不知佛祖唤弟子到来有何法旨。

如来:这是南海观世音尊者,只因东土长安有一李氏翠莲生来好善,与佛有缘,吾当有心渡她成佛,此事离不了你前去地狱渡他还阳。

观音:遵法语。吾当去也。

如来:(垫板)观世音驾祥云去了东海,有如来隐真身长安往来;

天灵灵摇身变隐去了佛体,变就佛寺一和尚;

长眉大仙你随上,驾起了祥云去东方。(留)

第二场 赠簪

[音乐,李翠莲念经]

李翠莲:(欢慢板)李翠莲在佛堂自思自想,主佛事虔诚拜沐浴佛光;

尊左邻睦右舍向善为上,洁自身孝父母教养儿郎。

但愿的有一日佛恩临降,我情愿遁空门去往西方。

儿女:娘,外面来了两个和尚,他们好象是化缘的,咱们可要多与他些米面银两。
西汶艺术网
李翠莲:难得我一双儿女,随娘到厢房去掏。

如来:(念)离了西天到大唐,变就化缘一和尚,

一路之上细查访,乡邻指引到这方。

小和尚:禀师傅,来在了李翠莲家门首。

如来:上前叩门。
西汶艺术网
小和尚:家中有人吗?

李翠莲:二位师傅稽首了,但不知二位师傅是哪座寺院高僧,到此何事?

小和尚:我师傅是西方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如来:(念)来自西方佛陀寺,今日专找有缘人。

李翠莲:原来如此,可曾找到?

如来:所找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小和尚:我师傅找的就是你。

李翠莲:既然如此,二位师傅请到佛堂用茶。

如来:善哉,善哉。

李翠莲:师傅先来用茶,待弟子下面与师傅准备斋饭。

如来:那倒不必,一杯清茶足也。看施主屋内陈设,莫非是为信佛之人?

李翠莲:自幼儿信佛从善,早晚一卷经,佛前香不断。可惜未得高僧指点,未得佛祖真传。

如来:善哉,善哉,佛学博大精深,奥妙无穷,想我们专修之人尚且不能全懂,何况施主你呢。只要你一心从善,即可足也。

李翠莲:师傅此番教诲,弟子终生不忘。

如来:我有一言要当面叮咛与你,只要施主对佛持之以恒,佛祖定能渡你脱离苦海,早登极乐,反之,将不堪设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翠莲:自幼儿向佛从善,苍天可鉴,佛祖可知。

如来:善哉,善哉,你看我们出家人食求千家饭,衣穿千家衣,今遇施主与佛结缘,你终不能叫我们空手而回吧。
西汶艺术网
李翠莲:弟子已为师傅备下米面银两,还望师傅笑纳。

如来:施主。

(七锤)信佛之人信为先,一言九鼎重泰山;

我不要金银和米面,只要你头上那金簪。

李翠莲:(接唱)听罢言了头低下,

(二六) 羞地我脸红手发麻;

这不要来那不参,就要头上那金簪;

假若金簪舍给他,刘郎回来必出差;

假若不与他金簪,出尔反尔我有差,

罢罢罢忙把金簪来取下,我含羞带愧舍给他。(留)

如来:(接唱)手拿金簪出佛堂,李氏翠莲没有错。

前世与他造下祸,今世里渡他出苦窝。(留)

李翠莲:(接唱)他师徒双双扬长去,翠莲心中直犯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佛堂以内忙跪定,求佛保佑免是非(留)

第三场 当簪

如来:(二六)适才间化来长命簪,来在当铺找刘全。(齐)

小和尚:禀师傅,来在刘全当铺门首。

如来:手拿这枚金簪,见了那刘掌柜了,就是这么样,说是你付耳来。

小和尚:刘掌柜的请了。

刘全:小师傅唤我何事?

小和尚:我是来当当的

刘全:所当何物?

小和尚:长命金簪一枚。

刘全:拿来我看。(惊)这位小师傅,这枚金簪,你从何而来?

小和尚:这是我和我师傅化缘得来的。

刘全:但不知以在何处所化?
西汶艺术网
小和尚:这是非之话不可明言。

刘全:小师傅,你若能实言讲出,我有重金酬谢。

小和尚:你可不要失言。

刘全: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小和尚:我可是先收银子后讲话。

刘全:好,这是十两银子,你且拿好。

小和尚:刘掌柜的你听:

(扑灯蛾)柳家巷口一大贤,她名就叫李翠莲。
西汶艺术网
我同我师傅去化缘;他二人一见淫心乱,

留下我师傅一人去用饭,用了饭他两个就把好事干。

他二人情投意合情难断,临行之时送金簪。(和尚退下)

刘全:这!

(垫板)听一言把人的胆气炸,浑身打颤牙打牙;
西汶艺术网
当铺之事我莫管,风风火火回家院。(齐)
西汶艺术网
[水底鱼]贱人走来。

儿女:爹爹回来了,与爹爹叩头。

刘全:下去。(儿女哭娘)

李翠莲:刘郎,你回的家来,上气为了何事?

刘全:我,无原无故上气为何?

李翠莲:无有上气了好,难得你从当铺回来,待为妻下面与你造膳。

刘全:慢,茶膳我已用过,将你头上金簪取下了,待我与你磨洗磨洗。

李翠莲:(惊)刘郎,为妻不慎将金簪给遗失了。

刘全,我来问你,此乃定亲之物,焉能遗失。

李翠莲:这个……

刘全:这个什么,我这里又与你买的一枚,你看是否称心?贱人,你做的好事呀!

(二六)我只说咱夫妻情深意重,谁是你偷和尚败坏门风;

看起来你枉行善假把佛敬,我看你阴曹府怎见阎君;

怒匆匆取来了钢刀一柄,麻绳一根你认分明。

或刀或绳由你定,从此你我绝缘情。

怒匆匆出门向外闯,刘全我再不回家门。(气下)

李翠莲:(接唱)晴天霹雳轰头顶,只觉头悬目又昏

只怪我做事不谨慎,金簪惹下祸事情。

我哭天怨地无有用,只得悬梁了此生。(黄)

刘郎,你实实怨杀我了。

第四场 占卜

龙王:(诗)龙爪千层浪,龙尾丈二长;

睁眼如闪电,张口放浩光。

吾泾河龙君。只觉这几日龙宫烦闷,心想奔上长安游玩一会,我不免潜出一会了呀。

(二六)久居龙宫甚是烦,长安游玩走一番;

我这里隐出了龙体将身变,(变介)

龙化身:(接唱)变就了读书一少年。

身穿布衣手摇扇,龙宫那有人间欢;

春风扑面桃花绽,绿草盈盈盖青山

正行走来用目看,农夫耕田闹喧喧。

啊,正行中间,观见农夫耕田甚是忙碌,我想今春久旱无雨,土地干枯,他们无墒下种怎能长出禾苗呢?

(农夫内唱:谷雨哪个前后好时光,家家户户种豆忙。)

观见那边有一大哥正在忙碌,我不免将他唤近前来细问一番。那一大哥,何不走动些?

农夫:来来来了。

(二流)浑身上下热汗烫,种瓜点豆好时光。

龙化身:大哥请了,我这里有礼了。

农夫:还礼了,客官施礼为何?

龙化身:这位大哥,今春久旱无雨,土地干枯,他们无墒下种,怎能长出禾苗呢?

农夫:客官有所不知,我们这长安地面有个算卦的先生名叫袁天罡,此人算卦灵验,他能算来人的生死,又能算来天的阴晴,他说明天午时有和风细雨,叫我们都耕田下种呢。

龙化身:你们真的信的过他袁天罡吗?
西汶艺术网
农夫:那当然,人家都说他是活神仙哩。客官你若不信就在长安街上打听打听。客官,我地里活忙,就先走了。

龙化身:打扰打扰。啊,这个袁天罡是何许人物,竟如此得百姓的厚爱?想我专管雨路阴晴,玉帝未降雨旨,明日午时怎能降下和风细雨?分明是他心怀叵测,诓骗百姓,枉种粮田,徒劳无益。如此恶人,实实令人气愤也。

(七锤)袁天罡怀叵测令人气愤,假传谣言害百姓;

如此恶人令人狠,长安城找他把理评。

袁天罡:(二六)自幼儿学会了神掐妙算,长安城摆卦滩四海名传。

龙化身:(浪头)离龙宫为散心反遭气愤,却原来阳世阴间一般同,

行来大街用目奉,见一人悬挂表必是妖人。(齐)

这一先生请来,我这里有礼了。

袁天罡:这位客官你可是有来头的神。

龙化身:咱家是人,何必呼神呢?

袁天罡:是人是神,暂且莫论,你是推流年,还是问生死?

龙化身:我既不推流年,也不问生死。请问你可是袁天罡吗?你既是袁天罡,为何口出谣言, 苦害百姓?

袁天罡:(笑)何一见得?

龙化身:你看,今春久旱无雨,土地干枯,你却诓骗百姓,叫他们无墒下种,徒劳无益。你居心何在,良心何安?

袁天罡:此言差也,常言到久旱必有雨,这点浅显的道理,难道你就不懂吗?今春久旱无雨,土地干枯,农夫心急如焚,望眼欲穿,是我算就明日午时长安城必降和风细雨。为了农夫不误农时,因而叫他们都下地耕田,我才能良心安稳,问心无愧。

龙化身:好一个良心安稳,问心无愧。我来问你真能算就明日午时,长安城必降和风细雨吗?

袁天罡:神测妙算岂能有假?如不然,怎能有人称我为活神仙?

龙化身:你口出不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

(七锤)老儿讲话太傲气,(双锤)风言浪语把天欺;
西汶艺术网
袁天罡:(接唱)百姓盼雨心焦急,贫道解围救燃眉。

龙化身:(接唱)玉帝未曾降雨旨,你哄骗百姓为怎的。

袁天罡:(接唱)常言道人在事中迷,我笑你是个大蠢驴。

龙化身:(接唱)老儿讲话令人气,有雨无雨你哄谁呢?

袁天罡:(接唱)我说有雨就有雨,你敢和我见高低。

龙化身:(接唱)我说无雨就无雨如不然咱二人把掌击。

袁天罡:(接唱)贫道出言讲信誉,绝无谎言把人欺。

龙化身:(接唱)一言九鼎落了地,与你打赌输首级。

袁天罡:(接唱)你说此话谁信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龙化身:(接唱)情愿对面把掌击。(黄板)
西汶艺术网
袁天罡:以贫道之见,你就算了吧。

龙化身:一言九鼎落地,我怎能失信与你?

袁天罡:那你可要赌你这个人头。

龙化身:我要赌我这个龙头。

袁天罡:(念)龙头一落地,鲜血染污泥;

龙化身:(念)出言心有底,老儿把人欺。

说是(三击掌)好不气、气杀人了。

袁天罡:(二六)袁天罡拍手呵呵笑,泾河龙君他输了;

人说神仙万事晓,我笑他是个大草包。(下

龙化身:(接唱)可恼妖人袁天罡,竟敢龙头来摸角。(内:玉旨下)

天使:玉旨下,泾河龙君接旨:命你明日午时以在长安地面降下和风细雨,违令者斩。

龙王:啊,玉帝有得法旨到来,命我降下和风细雨,这说这到底干了一场何事?

(七锤)忽然间玉帝法旨到,和风细雨润农桑;

人间能人有多少,实实服了袁天罡。(齐)

我想玉帝法旨谁敢违抗,待我降下和风细雨。且慢,我若降下和风细雨,岂不将这个龙头输与袁天罡了?有了,我不免降下狂风暴雨,日后见了袁天罡也有个赖头,我便是这个主意了。

(七锤)改雨旨也是我出于无奈,决不让袁天罡中了下怀;
西汶艺术网
雷公电母尔何在?风伯雨师听心怀。

狂风暴雨秦川降,和风细雨下深山。(下)

袁天罡:(二流)可笑泾河老龙君,私改雨旨犯死刑;

今日里我在大街等,凡人我要戏龙君。

龙化身:(接唱)大摇大摆长安往,大街来找袁天罡。(齐)

袁先生请了请了。(笑……)

袁天罡:请了,是我算就你今天前来找我,我特在此地等候与你。

龙化身:先生,你的好神算呀?

袁天罡:奥,你莫非认输了吗?

龙化身:你说,咱二人谁输了?

袁天罡:明明是你输了,岂能瞒我?

龙化身:先生,你说昨日午时要降和风细雨,却为何降的是狂风暴雨?分明是你算卦不灵,岂能赖我不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袁天罡:泾河龙王,你再不要拿聪明倒糊涂了。你的所作所为岂能瞒我?

龙化身:怎么,你知道我是泾河老龙君?
西汶艺术网
袁天罡:我打前天就知道你是谁,可你犯下了大罪了。是你私改雨旨,违抗天条,明日午时三刻,玉帝要斩你项上的龙头,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龙化身:这你如何知晓?
西汶艺术网
袁天罡:你听!
西汶艺术网
(二六)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下看我凡胎;

天外有人你知多少,傲气十足枉称神仙。

八卦深莫测,神算知多少?

故做清高自不凡,救你除非我活神仙。

龙化身: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七锤)听一言吓的我浑身是汗, 袁天罡果算的大罗神仙;
西汶艺术网
屈龙膝叩龙头忙跪当面,求先生快救我普渡慈行。(黄)

先生高深莫测,贱神心悦诚服,还望先生搭救贱神一条活命才是。

袁天罡:你知过能改,我就指点与你。快快站起来。在这长安地面只有一人能救你的性命,那就是唐王天子的当朝宰相魏征。此君乃是玉帝所封的掌刑官,他明日午时奉玉帝圣旨监斩与你。你若今夜三更托梦与唐天子,叫他明日午时邀魏征饮酒,玩棋。倘若能躲过午时三刻,便能活命。

龙化身:如此多谢先生了。

(二六)不记前嫌来指点,感你的大恩重泰山。(下)

袁天罡:(接唱) 为人不必呈刚强,傲气之人必遭殃。(留)

第五场 梦斩

唐王:宫人,带径了!

(慢板)有为王坐长安四方平定,众黎民齐称颂歌舞升平。

为江山孤也曾鞍马劳顿,数十年出疆场东挡西征。

灭隋朝建大唐社稷稳定,论国事还靠的忠臣魏征。

这几日不见他心中烦闷,到不如召进宫来促膝谈心。(齐)

内使:禀万岁,三更已过,请万岁安息。

唐王:宫人,孤王我今晚就在此安息,不用伺候,你们下去。

[起三更]

龙君:唐王天子,只因小神一时不慎,私改雨旨,错行了雨部,犯下天条。天朝掌刑官乃是你朝魏征丞相,他明日午时奉了玉帝圣旨监斩与我,你若能邀他与你饮酒,玩棋,躲过了午时三刻,你便救了我的性命。为报救命之恩,特送来避火珠、避水珠、夜明珠,放在你的御花园太湖石下,切记切记。吾便去也。

唐王:哎呀,好惊呀!是孤方才睡梦中间,梦见泾河龙君言讲,只因他私改雨旨,错行雨部,犯下天条,天朝掌刑官乃是魏征丞相,明日午时奉了玉帝圣旨监斩与他。求我若能邀他饮酒,玩棋,躲过了午时三刻,他便活命。为报救命之恩,特送来避火珠、避水珠、夜明珠,放在御花园太湖石下,不知道是直是假,叫我好惊也。来人,御花园太湖石下去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内使捧宝物上)避火珠、避水珠、夜明珠(唐王笑……)
西汶艺术网
(七锤)见宝珠不由人心花怒放,老龙王来求情在孤梦乡。

常言说受人之托终人事,孤茕设法救龙王。(齐)

来,宣魏征深夜入宫。

内侍:魏征进见。

魏征:臣魏征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万岁四更时分宣臣进宫有得何事?
西汶艺术网
唐王:魏爱卿,看时辰怕不是四更了吧?

魏征:万岁宣臣进宫,就是为了听这钟鼓之声吗?

唐王:今乃大乘之日,宣卿进宫饮酒,玩棋,你可情愿?

魏征:为臣情愿。

唐王:如此宫人斟酒,摆棋,魏爱卿请呀。

(二流)与魏征吃酒把棋玩,他怎知孤王我用机关。

魏征:(接唱)吾的主建大唐德威并显,才有这贞观之治太平年。

唐王:(接唱)孤敬重爱卿你刚直进谏,你叫孤以人为镜效圣贤。

魏征:(接唱)魏征我为大唐忠心可鉴,待明君废寝忘食也心甘。

唐王:(接唱)内使臣将美酒斟满玉盏,与爱卿吃他个意满心欢。

魏征:(接唱)一杀时只觉的天昏地转,猛抬头又只见日升中天。(游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唐王:魏爱卿请。

魏征:万岁呀,为臣我酒量有限,不能再饮了。

唐王:哎,孤我的酒兴刚起,你就不吃了。来,罚他三杯。

魏征:为臣情愿受罚。(吃酒后,醉)

宫人:禀万岁,魏大人吃醉了。

唐王:我可莫说魏爱卿呀,为了你,孤王我也醉成一堆泥了。(醉,日午)

魏征:(内垫)在天庭我领了玉帝差遣。(扎)

(诗)吾在大唐奉君王,魂飞九天玉旨降;
西汶艺术网
泾河龙君改雨旨,命吾监斩在法场。

天兵天将,将泾河龙君押上来。胆大的泾河龙王,竟然违反圣命,私改雨旨。哪里容的!来,将泾河龙君推下去杀。(内:泾河龙君已死!)这般时候待我上天庭交旨。

唐王:(二倒板)与爱卿吃酒把棋玩,(游弦)魏爱卿,爱卿醒得。

魏征:哎呀,万岁,快与为臣科上罪来。

唐王:爱卿你何罪之有?

魏征:方才与万岁饮酒,玩棋中间,梦见玉帝降旨与我,命我监斩泾河龙君,我有怠慢君王之罪,万岁快与为臣科上罪来。

唐王:哎,你与我一同饮酒,玩棋,同床而卧,你是怎样处斩他的?以孤眼中看来,你大概是酒还未醒吗?

魏征:万岁若还不信,命人御花园太湖石下去看。

唐王:啊,内使,速快去看。

内侍:禀万岁,御花园太湖石下果然有一龙头。

唐王:哎呀魏爱卿呀,你是怎样监斩泾河龙君的?

魏征:万岁,想臣乃天朝玉帝所封掌刑之官,我若不酒醉,怎能斩的了他呀?万岁怎么样了?

唐王:孤茕一时头痛难忍。

魏征:万岁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唐王:寡人知晓了,你出宫去吧。泾河龙君呀,寡人我愧对你了。

(下)

第六场 丢 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成、刘龙上

张成:(念)小鬼生的恶,

刘龙:(念)头上长犄角。

张成:张成。
西汶艺术网
刘龙:刘龙。

张成:奉了阎君之名,前去勾魂。一言未罢,观见这个胡烧纸提了一个篮篮,篮篮里放了一个酒壶,咱弟兄把他的酒先喝上几口,你看咋样?

刘龙:好!
西汶艺术网
罗文:(二六)我老汉名字叫罗文,家住华州罗家村。

世人有难我相救,跟上穷鬼紧对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我老汉名叫罗文,人家都叫我胡烧纸,卖豆腐为生。挣几个小钱,也花不完,常常救济穷人。虽然是几个小钱,也能解人危难。今个赶早,卖豆腐已毕,打了几斤烧酒,又买了些烧纸、阴票子,来在十字路口,待我给那些阴曹地府没人管的小鬼化纸上来了!(画十字,烧纸介)

(喝场)我叫叫一声阴曹地府那些没人管的穷鬼,我挣上钱了可没忘记你们,想喝酒的你就张口,想花钱的你就来取了吧!

(二六)一哭一个双垂泪,二哭两个泪双垂。

双垂泪,泪双垂,你才是个大磁垂。

【罗祭酒,张、刘轮番喝酒,醉介。

【老女鬼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女鬼:(慢板)今本是三月清明天,家家户户上坟园。

我儿必然把我念,定会前来烧纸钱。

(白)来在十字路口,怎么我儿还未到来?观见那里睡了两个小鬼,待我上前看过!(看介)哦,原是阎王面前的两个小鬼张成和刘龙。观见他们手拿牌条路引,但不知勾的是何人的魂魄,待我上前看过——“米翠莲禄尽寿绝”。米翠莲禄尽寿绝!他两个怎么勾的是我女儿的魂魄?我想我女儿正当青春,怎能让她丧命?我不免将这牌条路引掩埋,他两不就勾不了我女儿的魂魄了嘛?嗯,我便是这个主意。(埋牌介)我可莫说张成啊刘龙,你两个丢失了牌条路引,难免受刀山之苦。正是:

(念)为救我女命,不管他死活。(下)

张成:(醒白)这个胡烧纸,也不知提的是啥酒?刚喝了两口,就把人喝的晕晕乎乎的。不管咋样,喝酒归喝酒,把阎君爷交的差事可不敢耽搁了。(找牌不见,慌介)兄弟,快起来!

刘龙:咋呀?

张成:牌条路引不是你拿着吗?
西汶艺术网
刘龙:我没拿!

张成:兄弟,把大事可鼕下啦,牌条路引不见啦!

刘龙:啊呀,快找快找!(四处未找见)

张成:兄弟,你想想,牌条路引上写的是啥名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龙:像是啥…莲…翠…莲……嗯,是啥翠莲,对,是啥翠莲。

张成:赵…钱…孙…李…,对对对,是李翠莲!

刘龙:对咧咁!李翠莲吃斋念佛,是个大好人,咋能勾她的魂呢?

张成:咱不管她是谁,勾了魂,阎王爷面前把差一交,岂不美哉!

刘龙:对对对,就这样办。
西汶艺术网
【同下,幕落。

第七场 索 魂

【李世民便装上。

唐王:(慢板)有孤王在深宫惊魂不定,常梦见老龙王前来显魂。

也怪孤爱财宝贪心太重,到如今铸大错悔恨万分。
西汶艺术网
(白)哎!(更鼓,沉睡)

泾河龙:(带板)怒冲冲离阴曹唐宫行走,转来了地府鬼泾河龙君。
西汶艺术网
小唐儿李世民叫吾恼恨,今夜晚要叫他索命送魂。

(白)李世民,纳命来!

唐王:(白)你是何人,深夜闯宫。该当何罪?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泾河龙:睁眼观看,吾到是谁?

唐王:啊!是你!

泾河龙:泾河龙君是吾,吾就是泾河老龙君!

唐王:不知上神到来,有失远迎,多得有罪。

泾河龙:我是你刀下之魂,何劳迎得。哎,你听了!

(带板)李世民欺负吾太得过分,受贿赂反害我其理不通。

像你这无耻人不守信用,还有脸在阳世为人之君。

唐王:(二六)一句话问得孤无话可讲,活活的羞煞我大唐君王。

叫龙君且息怒孤言进上,满腹的委屈话细听心上。

为救你调魏征宫中前往,我君臣吃酒玩棋渡时光。

天将午我君臣饮酒过量,我二人昏昏沉沉倒龙床。

望龙君开天恩你将孤让,设祭坛超度你孤我亲跪灵堂。

泾河龙:(带板)你莫要花言巧语将我诓,吾死叫你把命偿。
西汶艺术网
阎君面前告你状,咱二人会面在阴乡。
西汶艺术网
(白)李世民,纳命来!

【魏征上,打龙君下。

唐王:(白)哎呀,魏爱卿呀!方才泾河龙君显魂于孤,言说孤收了珠宝不救他命,还要到阎君殿前去告孤王,这该怎处?

魏征:吾王放心!你当真收了人家的珠宝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唐王:确实收了。

魏征:现在哪里?

唐王:现在后宫。

魏征:快将珠宝搬出后宫!

唐王:将珠宝呈上来。(宫娥呈宝介)

魏征:快将珠宝放回万岁的御花园后。万岁!

唐王:魏爱卿呀!孤王我今作了亏心事,孤茕我胆惊的要紧呀!

魏征:万岁不必胆怕,为臣我自有安排。秦琼、敬德何在?(秦、尉上)命你二人扎定宫门左右,如有孤魂野鬼来犯,撵他出帐!

秦、尉:是!(下)

唐王:魏爱卿呀!你明查阳,夜查阴,查一下孤王之疾何日得过?

魏征:是,待臣查来!(掐指算介)哎呀,万岁呀!臣我查出,你有三日游地狱之灾!

唐王:奥,这么说孤茕我的大难到了?

魏征:万岁不必胆怕,阴曹地府判官应是崔鈺,他与为臣有八拜之交。为臣修书一封,万岁带在身边,到了阴曹,将书呈上,确保我主决无妨碍。

唐王:如此魏爱卿快快修书。

魏征:为臣修书可。(修书介。唐王昏倒)

内侍:(急上)万岁!(唐王死)万岁呀!

魏征:公公大人,万岁驾崩之事,千万不可惊动内宫。有人问到,你就说万岁身体欠佳,不便上殿。以后万岁定能还阳。这是小书一封,火化床边。
西汶艺术网
第八场 上 吊

【李翠莲持绢上。

李翠莲:(白)刘郎,你实在冤枉为妻了!天哪!
西汶艺术网
儿、女:(急上)娘啊!

李翠莲:(慢板)李翠莲在小房珠泪满面,儿呀!

今日事甚觉得心不了然。

(二六)自从我懂事后就知行善,八岁上随母亲念经参禅。

十六岁与刘郎结为亲眷,我与他生下了一女一男。

我二人结发来未曾红脸,论感情赛梁鸿孟光一般。

昨日里在佛堂念经参禅,佛门僧到我家前来化缘。

我不该将金簪交他当面,才惹下滔天祸起下事端。

刘郎他回家来杀气满面,硬逼我要交出那枚金簪。

未听我把此话讲说一遍,把钢刀和麻绳摔我面前。

怒冲冲出门去家事不管,李翠莲满腹冤去对谁言?

儿、女:(哭)娘啊!

李翠莲:儿呀!我儿不必啼哭,快快上床安眠去吧!

儿、女:我不,我要和娘一同安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翠莲:如此,为娘就和儿一同安眠。(同下)

【张成、刘龙上。

张成:(念)丢了牌和票,

刘龙: 糊哩糊涂的叫。

张成:兄弟,来在李翠莲门首,上前叫门。

刘龙:(假嗓)开门来!

李翠莲:外面何人叫门?

刘龙:我是隔壁她二姨,娃把屎拉下啦,前来借个火。

李翠莲:奥,原来是二妹子。你等着,等我与你开门。(开门介,二鬼入。李找介)二妹子,咋不见人呢?(二鬼拉李上吊,李挣扎)打鬼打鬼!

(紧二六)李翠莲,大吃惊,面前站的鬼亡灵。
西汶艺术网
张牙舞爪我用目睁,眼看今晚难逃生。儿呀!(上吊死)

儿、女:娘啊!

【刘全上。

刘全:(带板)耳听屋内哭声叫,原是我妻归阴曹。(齐)

(白)我儿不必啼哭,与你娘摆开灵堂。

【唢呐曲牌,幕落。
西汶艺术网
第九场 游地狱

【鬼卒引判官上。

崔判官:(念)赤脸红须赛鬼王,肚内文章用斗量。

唐王天子好昏庸,把吾屈死在科场。

(白)俺,阴曹地府判官崔钰是也。想当年唐王李世民只看其貌,不看其才,革掉了我的功名。是我出得科场,怒气而亡。玉帝念我冤屈,死后封我为阴曹地府判官。小鬼来报,昏王已到地府。我不免前去,好报当年不中之仇!鬼卒们,随爷阴曹走走!(同下)

【唐王上。

唐王:(垫板) 离深宫到阴曹天昏地暗,
西汶艺术网
(慢板)望不见满朝的文武百官。
西汶艺术网
(二六)那夜晚在深宫身体困倦,昏睡中见一人站我面前。

哭啼啼跪倒地泪流满面,求寡人要救他哀告几番。

下棋间那魏征入了梦魇,在梦中斩龙君命归九泉。

老龙王做鬼魂来把孤见,几句话问得孤应答无言。

孤不该贪财宝无有识见,到如今做鬼魂悔恨万千。

正行走见一人赤须红面,(内喊)

崔判官:(接唱) 有崔钰走上前忙把路拦。

(白)李世民,昏君!

唐王:(白)你是何人?

崔判官:我就是当年屈死在科场不死的崔钰!身为君王,是你只看其貌,不看其才,天下多少英雄,蒙冤受屈。像你这无道的昏君,怎么治国辖民,托管华夏?今日来在阴曹,我恨不得……

唐王:原是崔老先生!当年之事,还怪寡人无才。万望先生宽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二六)崔判官你莫要怒气满面,听寡人言共语细说心间。

从前事还怪孤才识有限,望先生放海量将孤容宽。

临行时魏征他有书呈献,李世民将龙体跪倒面前。

崔判官:(白)怎么说魏征贤弟有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唐王:正是的。

崔判官:啊!(看书介)也罢,念起魏征贤弟讲情,死罪饶过,活罪难容。鬼卒们!(鬼卒应)将李世民押入十八层地狱!(齐下)

【李翠莲白衣白裙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翠莲:苦啊!

(垫板)飘荡荡我离了阳世三界,(群鬼随上)

(慢板)阴森森投进了地府鬼怀。

战兢兢请鬼判你把路带,闷悠悠恨刘郎你太不该。

(二六)你不该对为妻心生疑猜,抛下了儿共女好不痛哉。

但愿得佛祖爷与我同在,救苦的观世音必救我来。

正行走又只见鸿沟大涧,雾气腾腾深无边。
西汶艺术网
(双锤)一根独木桥上摆,吓得翠莲心胆寒。

站在桥头用目看,个个哭得好惨然。

桥上蛇蝎有千万,桥下又有蛇蝎盘。

小鬼爷爷发慈善,快带翠莲离此间。

群鬼:走!(齐下)

唐王:(内唱垫板)崔判官带我地狱往。

【崔、群鬼带李上

(接二六)不由叫王心惊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各样刑具不敢望,

(转双锤)惨不忍睹实可伤。

这边本是杀人场,哪一边又是剥皮房。

杀人场上哭声放,剥皮房内叫爹娘。

观见刀山高万丈,火海之中冒红光。

(内喊:李世民,那里走!纳命来!)

唐王:先生,他们都是何人?

崔判官:他们是一十八家反王,要你为他们偿命。
西汶艺术网
唐王:先生,这该怎处?

崔判官:你若赏赐他们,必然离去。

唐王:若在阳世,金银珠宝任他们去拿。这在阴曹地府,孤王我分文全无,该赏他们些什么呢?

崔判官:华州罗文,常在阳间烧化纸钱,存在阴间,用些何妨。回到阳间,访查归还与他也就是了。

唐王:好好好,就以先生之言,作速去办!

崔判官:(对内)管事的听了!(内:听了!)将罗文的金钱,借于唐王五万,打发一十八家反王,让他们速速离去!(内:授予他们,一个一个尽都走去了!)

唐王:孤王我了事一桩了。

(二六)十八家反王齐造反,打来战表要江山。

在世作恶寻短见,死后阴曹把孤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崔判官:走!(内喊:李世民,纳命来!)

唐王:先生,他们又是何人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崔判官:他们是大王建成、三王元吉,要你的魂魄与他们偿命。

唐王:奥,先生,再于孤借上五万赏与他们,让他们快快离去!

崔判官:(对内)管事的听了!(内:听了!)将罗文的金钱,再借于唐王五万,打发二位王爷速速离去。(内:他们一个一个都走去了!)

唐王:哎,他们走了!

(二六)建成元吉做事短,苦害忠良理不端。

在世作恶行短见,死后阴曹受熬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崔判官:押上走!(行偏场)

【小鬼押李翠莲上。

李翠莲:(垫板)观杀场吓破人的胆,

【背景:群鬼推油锅上。

(二六)吓得翠莲心胆寒。

油锅之内高声喊,只见滚滚冒黑烟。

唐王:(接唱)那人他把何法犯,因何这样来摧残?(留)

崔判官:这是一个贪官污吏,以在阳间欺压百姓,作恶多端,来在阴间,当受此残刑。

李翠莲:(接唱)利用权势欺黎民,作恶多端害百姓。

唐王:(接唱)这样的赃官太可恨,孤王还朝当严惩。

【背景:群鬼推油锅下,剖腹剜心刑上。

唐王:(接唱)那边原是剖腹案,这样的刑法太惨然。

剖腹抽肠鲜血染,疼得他切齿咬牙关。
西汶艺术网
李翠莲:(接唱)肠子抽尽心肝断,回头又把双眼剜。

唐王:(接唱)那人他把何法犯,因何这样来摧残?

【背景:剖腹剜心刑下,秤钩脊梁刑上。

李翠莲:(接唱)这汉子鬼眉又鬼眼,秤钩脊梁空中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崔判官:这就是小斗借,大斗还,小秤出,大秤入,缺斤少两的狼心之贼。

唐王:(接唱)在世你把人来骗,小斗借来大斗还。

李翠莲:(接唱)阳式做了亏心事,就该阴曹受熬煎。

【背景:秤钩脊梁刑下,小鬼推磨刑上。

唐王:(接唱)见两个小鬼推石磨,将人压在石下面。
西汶艺术网
血肉成浆狗吞咽,因何这样来摧残?

崔判官:这就是不孝顺父母,打爹骂娘的仵逆之贼。

李翠莲:好贼呀!

(接唱)你娘怀你十月满,受尽劳累与辛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养育之恩全不报,打骂父母你欺苍天。

唐王:(接唱)各样刑具齐看遍,

李翠莲:(接唱)善恶分明甚威严。

唐王:(接唱)孤王以此来为鉴,

李翠莲:(接唱)好事多为莫行奸。

观世音:吾当来也。崔判官跪听佛旨。

崔判官:接佛旨。

观世音:李翠莲本是阳世大贤大善之妇,今游地府,是她前世有此灾难。游完地府,渡她还阳。李翠莲上莲台来,随吾去见阎君。(同下)

唐王:这才是:

(念)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崔判官:李世民,昏君!只因涇河龙君,以在阎君那里告你一状,着你一同去见阎君。鬼卒们,将李世民押往阎罗殿。

众鬼卒:啊!

【同下。幕落。

第十场 对 质

【众鬼卒引阎君上。

阎君:(念)鼓打五更鸡叫忙,冤鬼照得面皮黄。

咕咚咚敲响人皮鼓,五阎君打坐森罗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五殿阎君秦广王。

(内:崔判到——)有请!(崔上)这是崔判,命你去请人王,可曾请到?

崔判官:倒也请到。

阎君:随吾远迎。

崔判官:有迎唐天子。

阎君:唐天子到了。

唐王:到了。(同笑。向崔)崔先生,今到阴曹,是人王先拜鬼王,还是鬼王先拜人王?

崔判官:二位王爷上面,各施一礼,坐了叙话。

唐王:如此请!

阎君:不知唐天子驾到,未得远迎,多得有罪。

唐王:好说!不知阎君勾得魂魄到来,有得何事?

阎君:只因涇河龙君,告下你的阴状,不得不请你前来。

唐王:他告孤王为何?请龙君告个明白。

阎君:这个……我想,他乃人中之王,我乃鬼中之王,有心审他,却有些不妥。(向崔)崔判替孤代审。

崔判官:遵旨!鬼卒,将涇河老龙押了上来!

【众鬼押龙上。

泾河龙:参见阎君。

崔判官:胆大的涇河龙君,因为何事,将唐天子告在了阴曹,何不从实招来!

泾河龙:阎君请听:因小仙一时糊涂,私改玉旨,犯下杀身之罪。恳请唐王,将宝珠送过。唐天子收了我的珠宝,却害了我的性命。我告他受贿之罪。

崔判官:唐天子,你可曾收他的珠宝?

唐王:崔判官,孤在梦中似曾梦见他给孤带了三件宝物,可至今未见珠宝之面。

崔判官:龙君,你将珠宝藏在那里?
西汶艺术网
泾河龙:御花园太湖石下。

崔判官:鬼卒们!(啊!)太湖石下去找珠宝!(鬼卒下。又上)
西汶艺术网
鬼卒:珠宝找到!

崔判官:请看,这可是你的珠宝?

泾河龙:正是送贿之物。

崔判官:走!你虽送贿唐天子,但他并未收你的贿赂,你却告他受贿之罪。那里容得!鬼卒们!将涇河龙君押了下去!(众押龙下)

唐王:审明此案,多谢阎君、先生手下留情。

崔判官:唐天子,阎君这壁厢……他睡着了。

唐王:请先生查一下孤的阳寿还有多少?

崔判官:好好好,待我与你查看查看。
西汶艺术网
唐王:多谢先生。
西汶艺术网
崔判官:(查生死谱)唐天子,你还有一十八天的阳寿。

唐王:苦啊!

崔判官:唐天子不必啼哭,阎君正在睡梦,我念你是有道明君,与你偷偷的将它改过。

唐王:多谢先生。

崔判官:这“一”改成了“二”字,这“天”字改成了“春”字,二十八春,你看如何?

唐王:多谢先生与我添寿。请先生再查一下,孤的三宫六院、文武大臣的阳寿如何呢?

崔判官:走!生死谱上早造就,先定死来后定生。
西汶艺术网
假若阳寿自打点,那个该死谁该生?

唐王:孤我不敢言了。(看介)崔先生,前面殿角长的那是什么,如此鲜红?

崔判官:那时阴曹地府的石榴。

唐王:孤我口中饥渴,可能让孤用得几颗?

崔判官:此事还得问过阎君爷。

唐王:有请先生与我转达。

崔判官:好,替你转达,替你转达。禀阎君!

阎君:(醒)崔判,可将此案审清问明?

崔判官:倒也审清问明。唐天子言道,他口中饥渴,想用几颗殿角的鬼石榴。

阎君:鬼卒,上去折上几颗,(鬼卒上)送与唐天子。

唐王:好吃呀,好甜呀!哈哈哈!

阎君:唐天子,你方才吃了一颗,怎么怀里还揣了一颗?

唐王:如此神果,孤要将它带到阳世栽培,让天下百姓都能品尝。

阎君:唐天子不愧为有道明君。来在地府,还惦念他的儿女百姓吆,哈哈哈!这是唐天子,我们阴曹没有北瓜,你即刻还阳,派人送来。

唐王:孤王还阳,即刻派人将瓜送来。

崔判官:正是:

(念)阴曹借你十万金,

唐王:还阳华州找罗文。

阎君:临走带去鬼石榴
西汶艺术网
唐王:还阳差人送瓜来。

阎君:送人王!

【同下,幕落。

第十一场 还 阳

【观世音携李翠莲上。

观世音:吾当来也!

阎君:接见菩萨。

观世音:罢了。(向李)你且见过阎君。

李翠莲:参见阎君。

阎君:咳!好一米翠莲这就不是,在世不守清规,来在阴曹,就该把你……

崔判官:阎君爷,她不是米翠莲,她是李翠莲。

阎君:她是李翠莲?

崔判官:她是李翠莲。

阎君:不是米翠莲?

崔判官:不是米翠莲!

崔判官:嗯!(张、刘吓跪)胆大的张成、刘龙!命你去勾米翠莲魂魄,谁是你勾来李翠莲的魂魄!看在其间,就该将你二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观世音:慢着。不怪张成、刘龙,此乃天数造就,李翠莲该有地狱之灾。今晚吾当渡她一晚,明日还阳。李翠莲速上莲台。送吾去者!

众齐:送菩萨。(菩萨下)

阎君:张成、刘龙!
西汶艺术网
张、刘:在!

阎君:命你二人速去勾来米翠莲魂魄,不得有误!

张、刘:是!(下)

阎君:正是:

(念)翠莲好善早修行,菩萨渡她去还阳。刘全进瓜阴曹府,崔判!(崔应)

日后团圆乐悠悠。哈哈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同下,幕落。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