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粤剧观后《鸳鸯剑》

[来源:艺术中国]  [2015/6/2]
感觉要是喜欢《南海十三郎》的人,大部分都会对两出戏有特别的兴趣:一出是《再世红梅记》,一出就是《女儿香》。我就是这样的人,而且就故事来说,我甚至会对《女儿香》更有兴趣一些。十三郎那一版《女儿香》是久未上演了,内地现在演出的《女儿香》所本者大多是1981年陈自强改编的版本,这个版本最主要的特征是把魏超仁和梅暗香的关系改为梅魏世交背景下的青梅竹马、自幼订婚、以紫电青霜鸳鸯剑(这名字连起来读真是够中二的……)定情,有一首互相唱和的剑歌,最后负心的魏超仁自杀伏罪。出于对《女儿香》的爱,这部改编自《女儿香》的粤剧《鸳鸯剑》在2013年底首演时我曾关注过,后来也在电视上看过片段,不过那时觉得不大如我所期待就没太留意;直到这次梅花奖竞演,才终于有机会在现场看了一次全场(虽然坐的是二楼最后一排这种真·天台位置……)。

应该说现场感觉确实远非在电视电脑上看视频可比,就算我那距离远到带着望远镜都只能勉强看得到脸,但甫进场时听到重新编曲加入交响乐配器的《剑歌》还是颇受感动,因为真的蛮好听的,以前从未觉得过……而且这仿佛就是这版《鸳鸯剑》的特色。现在新编新排戏使用电声背景音乐录播并不鲜见,但像《鸳鸯剑》这般把录播背景音乐跟现场传统棚面合奏的倒不多,这种手法好似颇能解决现代新曲和传统锣鼓之间产生违和感的问题,而且别有一种层次感和宏大感,足以弥补这部戏武打编排略嫌单调的缺陷,我个人还是挺欣赏,就是全场录播唱段的篇幅未免占比太多,看起来就像是为了掩饰吴非凡那差强人意的唱功……但这么一对比之下难道不是显得现场唱得更糟吗?!虽然说选声哥当搭档,本来就可以翻过唱功这一页了……

《女儿香》这个故事里,梅暗香是理所当然的主角而不仅仅是女主角,但梅暗香这个角色设置是比较平面的——当然就那个时代而言,把女性拔高到如此地位已经是了不起的意识,可梅暗香作为一个深闺大姑娘,门都不太出,更不要说去打仗,就算天赋异禀十八般武艺信手拈来、兵书战策谙熟于胸,毫无战争经验初上战场就能当元帅指挥三军?而且还每打必胜?我也不是说此事绝无可能,但这也未免把战争看得太简单,把整个梅暗香的设定写得就如同一个女尊玛丽苏,看起来就很不真实。我最不爽的就是旧版里(是陈自强改编版,不是十三郎的原版)梅暗香提出与魏超仁各领一军看谁能夺镇北关的赌赛。魏超仁再贱,气死梅母、损害梅暗香的名誉,说到底也只是跟你梅暗香的私人恩怨,梅暗香要教训他无可厚非,但怎能用国家大事、三军性命作你们赌赛的筹码!这岂非荒谬又儿戏?如果说《女儿香》表达的是女性自尊自立,但历版《女儿香》尤其是这版《鸳鸯剑》中梅暗香跟魏超仁的爱情始终都有一种奇怪的矛盾感,你说梅暗香是要追求爱情自由反抗老妈的干涉吧,她自己维护的却是一段感情基础不大牢靠的包办婚姻(幼年订亲);但要说谴责包办婚姻的盲目,这个人渣未婚夫又是她自己争取来的……说到底魏超仁所做的坏事能有这种杀伤力,梅暗香自己没有眼力劲儿实在也要负上一定责任。

《鸳鸯剑》对旧版最大的改动就是精简角色,首先温明奇删掉了,部分角色功能由丫鬟金环来担当;删去了金环的妹妹玉环和温明奇的书童、以及郡主赵明珠等角色,与之相关的一切戏份自然也都一并删去了。删角色就是砍线,自然是为了让主线更集中、情节更集中。旧版《女儿香》除了梅暗香挂帅的槽点外,剧情尽管传统得略显无聊,到底还算流畅,没什么大BUG,但《鸳鸯剑》的剧情硬伤相当多,绝大部分都是因为砍线之后没处理好引起的。金环和温明奇合体之后,负担了大部分温明奇与魏超仁联系的职能,包括前面帮小姐去找落魄的魏超仁,以及后来梅母病重、她去找已经当了靖边侯的魏超仁来梅园探望……但这其实是不合现实的。金环与小姐再亲厚,几乎到了梅魏之间的红娘的程度,但到底都只是个丫鬟(红娘也是个丫鬟),她以怎样的身份和资格“要求”显贵后的魏超仁来探望?魏超仁这种情况下依然肯来,看的根本不是金环的面子,而是成心要羞辱梅家来的(说到羞辱梅家,安哥版魏超仁这里唱起《剑歌》就是一副心不在焉极不耐烦的样子,近乎于哼哼唧唧;声哥则像是唱卡拉OK,随意地卖弄着技巧但一丝儿感情都没有,两者有不同的“贱格”风味,颇有趣的)。但要成心羞辱梅家,梅暗香怎就能放他大摇大摆离开梅家?旧版里魏超仁放下喜帖,梅母还是不明就里,梅暗香也只是约略猜到,温明奇才知道一切真相,但两人都更紧张母亲/姨妈,所以才会放魏超仁走掉;但新版里梅母已经看到请帖内容,整个都气结了,梅暗香都只是傻愣愣地站旁边,一点行动都没有,这怎样都不对劲吧!还有就是在删去温明奇之后,梅家上下此时已经没有了当官的人了,梅暗香是替兄从军,将军的职衔其实属于她哥,那她又何来有资格上书刑部控告魏超仁呢?她的身份仅仅是个平民女子而已啊!一个平民女子状告当朝郡马靖边侯,状告的因由是“虚报军功”……刑部居然还会受理已经咄咄怪事,最后还能闹到太子跟前更加天方夜谭。再有就是那个异常奇妙的“世袭将军”,将军是职位不是爵位,汉朝以后官职不世袭,官职子承父业也是有的但也得建立在儿子有相应能力的基础上,儿子本身是书生怎可继承将军呢?皇帝还毫无察觉这也太混账了。旧版中是说明梅老将军是在与胡人作战时负伤,其后便伤重身亡,这梅老将军是皇帝的爱将,所以为了嘉奖缅怀他便让他儿子食将军禄,这算是世荫,跟世袭有区别,但皇帝依然毫不考察这人到底是否适合当将军就硬派上战场还是混账之极,还有魏超仁既然是逃兵,“我是听说你们梅家要应征上战场,所以专门逃跑过来帮你们渡过难关的”这种借口梅暗香会信,朝廷哪有不追究之理?哪怕是被他逃脱惩罚,之后还坦然继续从军当梅元帅的副将简直不可思议,关键是他居然连名字都不带改!后来还能当上靖边侯!所以无怪乎原版《女儿香》会有梅暗香因觉官场腐败昏聩而辞官不任的结局。《女儿香》观剧名而知是一部为女性扬眉的剧目,但这新版的《鸳鸯剑》却在各处隐隐透露出直男癌的倾向,让人颇不舒服。旧版《女儿香》说“牝鸡司晨”好歹还是魏超仁找不到证据让梅暗香入罪所以狗急跳墙胡说出来,结果在《鸳鸯剑》里却由赵贤王口中说出,堂堂成为梅暗香的罪状,而之前魏超仁也以“别忘记你是女扮男装从军”来威胁梅暗香,好像女子挂帅本身就是了不得的过犯一样。但实际上梅暗香真正的罪名应该是冒名顶替这条欺君之罪,女扮男装以女子身份挂帅本身根本不应该是罪状。

说得《鸳鸯剑》好似一无是处了……其实也不是,《鸳鸯剑》有些改编在我看来也不错。事实上这个故事里并没有一个真正无辜的人。梅夫人嫌弃魏超仁贫穷落魄不愿认他,女儿的终身大事不能儿戏,毕竟从前所见魏家还是将门、落到如斯地步肯定有发生过事端,再说十几年未见这魏超仁都不知生成了何种品性,一下弄不好岂不是害了女儿终身?如果说这番想法还是出于现实考虑无可厚非,但梅夫人不想儿子上战场送死于是就动起拉之前拒绝过的魏超仁来顶替出战的心思,这心思可就自私得很了,合着你家儿子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所以《鸳鸯剑》里梅母被气死一段并没有旧版《女儿香》那么撼动人心,因为旧版里梅母从一开始听说魏家破落就积极寻找魏超仁,对魏超仁也多方照顾,因此才显得魏超仁特别忘恩负义、人面兽心,而《鸳鸯剑》这种结局多少应是梅母自招其报,并不太令人同情。金环之罪在愚蠢幼稚,两次对魏超仁引狼入室她都有决定性的“功劳”,她对童话般爱情的憧憬仿佛比小姐更甚,然后自以为是帮小姐达成理想中的好姻缘,她和梅暗香两个幼稚碰到一起简直是个灾难,可惜她只是坑苦了梅暗香,自己倒没什么损失。赵贤王选婿本来就极有目的性,他自己亲口便说要在将军当中寻亲信、亲信又不及半子情,选个听话的将领招为女婿,然后扶植成自己在朝上的势力。旧版的赵贤王是个没用的老头,连跟女婿串供都会穿帮,但这一版赵贤王却不然,陆敏渭本人的气场更彰显出赵贤王的阴沉老辣,魏超仁贪功贪权贪财他岂有不知,然而惟是这样的人才最好控制。

而梅暗香呢?她的缺点其实梅夫人最是清楚,便是“重情义欠思量”六字。重情义本身并没有错,反而应该是一桩优点,但配上“欠思量”三字就是说梅暗香容易被小人披着“情义”的外衣所迷惑,然后作茧自缚不能自拔。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梅暗香心目中的理想夫婿,那个“有情有义”的魏超仁却最为忘情负义。我是不太能理解梅暗香是如何从十岁左右的儿童身上看出来“有情有义”并立志非君不嫁的,单从魏超仁在比武时会故意认输来让她?那也只是证明他嘴甜会哄人而已吧——再说我觉得魏超仁没准是真输……怕面子上过不去,才跟梅暗香说我是故意让你,结果还哄得梅暗香很开心、惦记了十几年,这思维逻辑我是不太看得懂……不过吴非凡实在是我所见气质最粗野的梅暗香,一开场花园习练绣花鞋一段踩跷功架本来很富小女儿家意趣,却是演得爽朗豪迈又粗线条,总觉得这样的梅暗香会被魏超仁拙劣的谎言骗到一点都不冤枉……

在大家都不算无辜的情况下,这一版的魏超仁倒不会显得特别猥琐可鄙了。看到有人诟病《鸳鸯剑》的结局,说魏超仁这般卑鄙小人不值得这么悲壮的场面,太没逻辑太违和了。可我其实整部戏最爱的就是结局这一幕,不管是看视频也好、看现场也好,都会被那场面触动到,很难说到底是因为那情绪接得正好恰当,还是因为声哥的表演真是太“入肉”的缘故……每次看到魏超仁那背对观众的一刎颈我就心潮澎湃。记得我以前比较过原版和旧版《女儿香》的结局,原版是魏超仁不肯接受梅暗香怜悯帮助,伤势过重死于梅暗香怀中;旧版则是赌赛输了,在惊惧交加之下伏罪自杀(不过不管是安哥那版好还是罗伟华那版也好,我都觉得魏超仁更像是被吓死的),十足小人意态,是半分丈夫气也无。《鸳鸯剑》这版结局,更像是综合了以往各版之长,梅暗香对魏超仁到底未忘情,没有对他赶尽杀绝,甚至还情愿再背一次欺君的罪名私放魏超仁走。《鸳鸯剑》里的魏超仁,比以往任何一版都要贪生怕死(以往各版更倾向塑造成莽夫的形象,战场上有勇无谋,战场下阴险狡诈),因为怕死才从边关战场上逃跑,因为怕死不愿接下挂帅出征的圣旨,因为拍死而拼命往上爬、觉得当上王侯皇亲就能逃避打仗,更因为怕死在阵前向梅暗香一路跪行哀求……这么一个没有骨气、没有血性、极度怕死的男人,在最后梅暗香真的为他打开一条生路时,他却反而选择一死。那句“欺君之罪,后患无穷”乍听来似乎是说自己,但其实是说梅暗香放自己逃走再瞒骗朝廷说魏超仁死于战场这回事——梅暗香说谎的本事有多糟,魏超仁是很清楚的,因为他确确实实曾经爱过眼前这个俏小妹;那些情话与誓言,他未曾忘记,只是以前觉得,不如自己的安稳前程更重要罢了。苟且偷生,践诺而死,两个选择,魏超仁终于选择了后者。悲壮吗?我倒不觉得,充其量也只是魏超仁在人生最后一刻的自我救赎,选择像一个男人地死去而已。一声保重,发自肺腑,常说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如此倒也不枉梅暗香曾经爱他一遭。

旧版里魏超仁由始至终都是个小人,真是卑鄙无耻下流贱格都占全,安哥的表演无话可说,把那副小人嘴脸刻画得入木三分,让人见之齿冷,英姐的梅暗香最后也对这个小人断得干脆,那把剑扔过去一点都不带含糊。可我总是在想,如果魏超仁真就是这般不堪到一无是处,从一开始,为什么不直接找个丑生来演?真就只是要搞出一个“文武生演大反派”的噱头而已吗?我觉得不是的,十三郎既然设定魏超仁是文武生,应该有着他的用意。《鸳鸯剑》的其他剧情经不起推敲,但单是魏超仁与这最后一幕,倒或者是兜兜转转地,终于又回到十三郎《女儿香》的本意上来吧。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