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晋剧和秦腔,本是同根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5/6/2]
历史上,秦晋之好代表了秦国和晋国两个相邻大国之间的友好往来,也正因为是“邻居”,两个省份之间的文化有很多相近之处,最为出名的就是秦腔和晋剧,在彼此接壤的地方,山西人用嘶哑的声音吼着秦腔,而陕西人则同样高亢地唱着晋剧。其实,秦腔和晋剧有很多相同之处,剧种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就连在央视戏曲舞台上,两地知名的戏曲演员还演唱了同样的曲目,展示了两个曲种不同的风采。秦晋之好,就以这种方式,继续传播下来。

A 晋剧和秦腔,本是同根生

秦腔和晋剧,是出自名为“梆子腔”(又名山陕梆子)的同源,而随着梆子腔与各地方言和民间音乐结合,逐渐衍变成梆子腔的支系,其中历史最早、影响较大的是山西同州(今大荔)和山西晋南古蒲州(今永济)的同州梆子、蒲州梆子(蒲剧)的合称。在戏曲研究者看来,秦腔和晋剧是根本不分家的,因为在明清时期,在两地剧种还未完全独立发展之前,山西商人和陕西商人联系密切,在全国各地遍布了不少山陕会馆,休闲也好,思乡也罢,那时的山陕梆子就成为两地人的心头好。
西汶艺术网
山西戏剧研究会的王培宾告诉记者,位于黄河两岸的同州和蒲州地区,不但是梆子腔的形成地,也是梆子腔向其他地区传播的根据地。梆子腔在各地的演变,其实就是它从“秦地”流传到晋、冀、豫、川、滇等地以后在当地方言和地方音乐影响下的演变和发展。以陕西的中部、山西的南部为中心,梆子腔在向北流传的过程中,逐渐演变成以山西晋中为中心的“中路梆子”(今称晋剧),以及流行于山西中部的“中路梆子”,北部的“北路梆子”和流向河北的“河北梆子”;在向东流传的过程中,则形成了“河南梆子”(今称豫剧)和山东梆子;流传到西南地区,变成四川的“弹戏”和云南的“丝弦戏”。所以说,晋剧和秦腔应该是同根生。在清朝末年,秦晋艺人联袂进京,“山陕梆子”同台献艺,传为艺坛佳话。

B 晋剧第一科班,里面是陕西娃娃

之前说过,山陕梆子是秦晋两地商人的精神家园,抚慰了他们的思乡之情,而把这梆子戏正式带到山西晋中地区,并且发扬光大的,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太原府祁县张庄人岳彩光。

刘巨才先生在其撰写的《晋剧百年史话》中写道,晋中一带最早的戏剧科班名为“小云生班”,这是在清朝嘉庆三年(1798年)由晋商岳彩光创办的。岳家在祁县乃首富,在内蒙古等地经营田庄和酿造业,在江苏、河南等地开设钱庄,岳彩光酷爱吹拉弹唱,最后就从陕西大荔县,也就是同州梆子的起源地买回了30个娃娃,回到晋中老家开办了“小云生班”,并且请名伶“鱼儿红”张世喜任教。话说,当年清朝朝廷下令“除昆、弋两腔仍照旧准其演唱,其外乱弹、梆子、弦索、秦腔等戏,概不准再行唱演”,所以岳彩光的举动,无疑得到了大量戏曲界人士的赞可,而且大量的蒲剧名伶慕名而来,组建起了“大云生班”。看着日益壮大的戏曲队伍,有点得意的岳彩光在自家戏台上挂出一面牌匾,上书四个大字为“秦妙更晋”。一年后,“小云生班”的娃娃们能登台献艺了,而这些娃娃们在日后的演出当中逐渐成熟,不少人成为了晋剧名角。

据王培宾介绍,在戏曲史上谈秦晋之好不得不提到一位文化使者,那就是“老三盏灯”王来来,人们说他“生在陕西,学在蒲州,红火到崞县忻州,驰名在宣(宣化)大(大同)京(北京)口(张家口),扭回头踏了宁武,跨了朔州,没办法离开北路,响往南路,老在中路”。他最先为蒲州老三义园的学生,后来又去新三义园当老师,接着又成立了坤梨园,一时名伶丛出,技艺卓绝,新三义园的娃娃在北京演出时大显身手,成为当年红极一时的名戏班。这既是一个名艺人艺术生涯的简记,也说明了蒲州梆子同中路梆子、北路梆子及口梆子和京梆子的密切关系。

C 同一剧目,别样风采

在央视的戏曲晚会上,经常会看到晋剧和秦腔同时演出的情况,与其说这样一种安排是对秦晋之好的解读和诠释,不如说两个剧种之间的艺术特色有相同之处,但却在岁月长河的演变中散发出了别样的风采。

2014年央视戏曲晚会中,秦腔表演名家齐爱云和晋剧表演艺术家谢涛同台,演出了《打金枝》的选段,这种演出很是别致,同一剧目,不同的剧种,无疑是展示与交流的最好机会,也是戏曲文化碰撞的最好机会。单从音乐方面而言,两个曲种的节奏差不多,曲牌和结构上也很类似,都是高亢的,所以说不少戏曲剧目,晋剧能演,秦腔也能演,诸如《打金枝》《大登殿》等等,这代表着两地文化的融合,以及对艺术鉴赏水平的一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其实,秦腔与晋剧的交流也是由来已久。在两地刚刚成立剧团之初,就频繁联系,秦腔与晋剧的戏曲交流活动也因此展开。据王培宾介绍,在上世纪50年代,太原市晋剧一团移植演出了陕西剧作家姜炳泰的秦腔剧作《屈原》,丁果仙饰屈原,牛桂英饰婵娟,郭凤英饰宋玉。1957年以丁果仙、牛桂英、郭凤英领衔主演的太原市晋剧一团出省巡回演出,在西安整整演了一个月。西安文艺界一时竞说《打金枝》《走雪山》《小宴》,为丁果仙的表演艺术、牛桂英富有韵味的唱腔、郭凤英的翎子特技等而倾倒。晋剧团同志们观看了秦腔著名演员刘毓中演出的《祭灵》,王天民演出的《洞房》,宋上华、杨令俗演出的《龙门寺》等。秦晋艺术家互相观摩,切磋艺术,交成朋友。牛桂英曾向秦腔著名青衣孟遏云学唱《探窑》中王宝钏的唱段。郭凤英给秦腔青年演员陈妙华说戏。还有一桩轶事:一个星期天加演日场,丁果仙演出《卖画劈门》,这正是刘毓中的拿手好戏,他以衰派老生著名,刘满怀虚心地去看戏,两位“卖画老人”在此剧中的唱腔苍劲悲放,有异曲同工之妙。

秦晋交流的第二次高峰在1961年。陕西省同州梆子剧团由罗明和尚小云先生率领来到太原演出了《破宁国》《断桥》等剧目,那慷慨激昂、满宫满调的声腔和经过名师传授的水袖表演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赞赏,两地演员相互交流,探溯源流,互相承认找到了近亲。在山西,尚小云先生以爱花育花、诲人不倦的精神对晋剧青年演员传道授业,不遗余力,一批旦角演员拜于门墙。当时的山西省文化局为此在太原迎泽宾馆举行了向尚小云拜师仪式,其弟子有王爱爱、田桂兰、张友莲、冀萍、肖桂叶、高翠英、薛林花等,太原市的两名弟子高翠英、薛林花于1963年又专程前往西安受教学艺。

历史大抵如此,秦腔和晋剧这一对“兄弟”在历史的长河中血脉相通,而“山西品牌中华行”带去的不仅仅是晋籍名品,更是把三晋文化缩影呈现在陕西人民面前。而让我们倍感亲切的是,“兄弟”俩终于能够再度重逢了。

《打金枝》等不少戏曲剧目,晋剧能演,秦腔也能演,这代表着两地文化的融合,以及对艺术鉴赏水平的一致。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