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是父辈的遗赠——记秦腔理论家王正强

[来源:艺术中国]  [2015/6/2]
又一次面对王正强先生的著作,不,应该说是巨著。《秦腔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总计5254个词条,140余万字。

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回了,每次阅读正强先生的著作,都是一个由惊讶、汲取到肃然起敬的过程,也每每生发出这样的问题:人的一生究竟能蕴藏和迸发出多少能量?我相信,更多的戏剧界同仁也和我一样,在几十年的时光推移中,对正强先生有了愈来愈清晰的认识。

清醒的寻觅者

在一次陕甘两省举办的秦腔研讨会上,陕西的与会者称正强先生是“我们秦腔界的一杆大旗” 。正强先生不是演员,却深得许多秦腔表演艺术家和音乐家的尊重。这绝不是一时的炒作所能奏效的。

迄今为止,人们所见到的王正强著作已有14种之多。包括《兰州鼓子研究》《秦剧名家声腔选析》《秦腔音乐概论》《陇剧音乐研究》《秦腔音乐欣赏漫谈》《甘肃秦腔唱论》《问根秦腔》和《王正强文论选》……据我所知,还有《曲子研究》《甘肃戏剧史》(上、下编)、《中国秦腔艺术百科全书》(上、下卷)和《秦腔考源》约600万字已然完成正待出版。业内人士一望便知,这其中有好几种乃是史无前例的开山之作。想想看,就把这一千万个汉字排列组合一遍已绝非易事,更何况其中蕴含的巨大信息量和许多开创性的观点。细想起来,那每一本书都是正强先生设计并构建的磁场,只要接近它,面对它就会为其所吸引,感受到那源源不断辐射出来的光和力。正强先生在他的文选中说秦腔于他是父辈的赐予,“后来竟然如有神助地变成他给我的一份最珍贵文化遗赠了。打此以后,总感到似乎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时刻都在向我提出警示,这警示又随着年龄驱使我要去寻找那远年的灵魂,诱发我常常寻索父亲嗜秦腔如命的力量源泉” 。也许年轻时的正强先生并不知道对于秦腔最初的寻找便是凌云之志,成为他今生今世追求到底的终极目标。两千年前的屈原说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在今天他所有的著作中,人们都能看到寻找、求索、不探究竟誓不罢休的足印。恰恰是“文革”向后的几十年间,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心灵撕扯,由此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困惑与尴尬。于是有人迷茫颓废,有人悲观绝望,更有人转而投向金钱与名利场中,“反认他乡是故乡” 。而如正强先生这样的真学者,却始终头脑清醒地做着自己心仪的事情,以正强先生而言,不管社会生活如何多变,纸醉金迷的喧嚣似乎从未能打扰他的耳膜,他的生活轨迹几乎就是他的写作轨迹,十分简单明了。要么一静到底每天十七八个小时埋头于斗室书海之间,或查阅检索或奋笔疾书;要么不停奔波,行走于所有的戏曲院团特别是基层院团之间,发现培养戏剧人才、提高乐队的整体水平……还有相当多的时候他与民间老艺人们抽着旱烟锅喝着浓酽茶盘膝坐在窑洞的热炕或冷炕之上,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记录着老艺人们的原始唱腔。这种寻找是相当艰苦的,但正强先生却乐在其中,乐此不疲。正是在这样的寻觅中他日渐形成了许多惊人的属于“王正强风格”的理论观点和一个庞大的王正强研究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因其著作的源源问世已成为几乎所有秦腔研究者们一致认同的参照标准。

倔强的坚持者
西汶艺术网
为什么不说“守望”而用“坚持”二字,因为正强先生的坚持远远超越了守望的范畴。经历了不息的寻觅和探索之后,他更多的是在秦腔研究领域中开天辟地,是一位真正的拓荒者。

在整个西北戏剧界不论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还是身兼要职的领导,不论是著名演员还是初学戏曲的年轻人,几乎所有认识正强先生的人都对他有一个鲜明的印象:性格倔强几近桀骜不驯。他认定要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心中嗤之以鼻不愿做的事,谁说也不行,绝不为物质利益所束缚。比如,“文革”刚刚结束,甘肃戏剧百废待兴,当时几乎所有的艺术院团都处于涣散状态,专业人员七零八落,业务水平的下降更不必说。除了还能演出几段移植的“样板戏” ,传统剧目几乎被丢光了。正强先生时在甘肃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工作,原本可以坐在办公室或录音棚平静度过每一天的他,却似骏马急驰,奔跑在甘肃大地。他几乎走遍了全省每一个基层院团,一点一滴,一步一个脚印做着一件在当时看来枯燥无味却被时光证明是彪炳史册的事情,那就是整合了甘肃戏剧队伍,铺设了甘肃戏剧又一次走向全国大放光彩的坚实道路。所到之处,他将失散的戏曲音乐人员找回剧团,组织起来进行排练,本人亲任指挥,一段曲谱一段曲谱地练习,几十样乐器中有一个音符不对,立即停下给予纠正。这种纠正的过程往往是严厉的,丝毫不给对方留面子。人们对他又怕又敬,过后回想起来,只有钦佩与感激。

说到这里, 20年前的一段记忆清晰地涌到眼前,那是1995年,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秦腔词典》 ,这是秦腔历史上乃至中国戏曲史上的开山之举。在西北五省戏曲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当时,称赞祝贺之辞应该是不绝于耳的,但我见到正强先生时,他却似乎并不高兴,甚至还有些气哼哼的。原来他和几位前辈在书中发现了一些错误之处,虽然都是印刷过程中造成的,没有人会认为是撰写之误,但正强先生却依然觉得不可原谅。他认为任何人捧起一本词典,都会将其视为圭臬,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标准答案。标准答案有误,让读者奈其若何?为此他很难笑得出来。凡此种种,有人便觉得他太难以接近了。但实际上,这是他对自己的一种苛求。若说倔强,他是在内心跟自己犟,跟自己不断地较劲。然而我在阅读正强先生的著作的过程中,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的倔强来源于他对中国戏曲的挚爱。果然,在一次交谈中他说,在他心目中,戏曲是至高无上的,是国学的总和,囊括了中国数千年文化的全部内涵,不光是戏曲中的诗、词、曲,音乐和表演的各种形式状态,还有故事中传达出的风土人情、民俗民风,各类人物的喜怒哀乐人生悲欢应有尽有。既有大雅也有通俗,贯穿了整个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脉络,把中国戏曲搞懂了,理解透了,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基本也就通透了。所以,别人往往不解,这个王正强何苦来?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还得罪人,殊不知写作中的彼时彼刻。他就像一个潜水者,一头扎进历史长河的深处,在寻觅和收集珍宝——那就是被他认定为“国学总和”的戏曲艺术,尤其是秦腔。

古人有言:“文如其人。 ”正强先生的一系列著作都是他多年苦心研究的心血。戏剧界的有识之士,和对传统文化、对秦腔怀有好奇与敬畏之心且想要了解其一二的普通读者,都将从中读懂中国戏曲,读懂秦腔,读懂王正强。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