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粤剧春秋仙凤鸣之白蛇新传

[来源:艺术中国]  [2015/7/6]
妄动凡心道力差,尘缘易尽债难赊,世间多少真情义,未及雷锋一白蛇。

仙姐细诉为什么要演《白蛇新传》的种种原因,听着有点像一个曾经发高烧的人,回忆起热度升到顶点那一阵的情况——火炽炽,整个人沉溺在接近痴狂的状态,过后连自己都禁不住参信参疑。组织剧务委员会、选拔然后训练新人、参与修改曲词、请老师为自己练功、订制服装布景……繁琐的筹备工作做完了,还有演出的压力——一锤锣鼓演四十多场,而且还是以往没有演过的武戏。

俗语有一句励志的“化悲愤为力量”,平常人挂在嘴边说说就似抽着一支雪茄,味道如何尚在其次,旁边的人看到不能不肃然起敬。真正默默干起来时,倒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我来讲是一桩心愿,就像后来拍《李后主》,都是非做不可的,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为什么选了一出武打场面这么多这么重的《白蛇新传》?“就因为人家说,白雪仙只适合演才子佳人、以唱为主的文戏,我特意给自己一个考验。”

或者潜意识里也渴念着从新开始。唐涤生的地位没有人可以填补,与其将就,不如大刀阔斧另辟蹊径——所谓置诸死地而后生。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一种沉痛,一种激情。

这是【仙凤鸣】历来制作费最巨的一出戏,单单花在服装和布景方面的数目就很可观,训练新人也是一个惊人的负担。当初预备就算全满三十天,也要亏本的。谁料票房一开,利舞台三个钟头内全满。后来加演至四十九天,结果竟然赚了钱。

仙姐的不惜工本向来为人所乐道,尤其是拍《李后主》的大手笔,连任姐也说:“如果用这笔资金去拍六、七部普通的粤剧歌唱片,不知道可以赚多少钱!”筹拍的时候某位电影界巨子有意参与,问仙姐制作费预算要多少。仙姐老实回答:“我们没有预算,需要用多少就用多少,制作费拍完了才会知道。”

《白蛇新传》就是在这种勇往直前下诞生的。除了戏本身,还有一个盛大的酒会,邀请的宾客超过二千,“比搞戏更辛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蛇新传》初稿篇幅很长,总彩排的时候,由晚上七时许演到凌晨一两点,只好动手删节——修剪的工夫直做到天亮,除了剧务委员会的会员,还请到导演秦剑、李铁等参与。精益求精的结果,仙姐现在提起来还表示不满意:“演也慢,唱也慢,简直‘慢过万金油’!”

也因为对戏的要求高,连开锣的日期也延后了一天,宁愿把台期用来彩排。五个小时又唱又做又打,实在非常辛苦,所以这一台戏没有演日戏,集中精神和精力演夜场。

“在演完《白蛇新传》后,整个人累得不得了,回到家里,我对孙太说:‘对我来说,现在死和五十年后死,根本没有什么分别。’我最想做的已经做了。”仙姐对孙太说完后,任姐听了笑说:“你?我想信你才怪。”后来果然又有了《李后主》,任姐就说:“嗱,我冇讲错啦啩!”世事就是世事,没有谁作得了主。一浪一浪的锦绣,于人前舒展绽放,我们也勿追究因果,尽情欣赏罢。

隔行如隔山,用在戏剧演员身上一样贴切:经验再丰富,不属于自己行当的角色演起来并不容易。粤剧花旦的行当虽然不像京昆分得严,拳来腿往的刀马旦却明显地与青衣花衫有着不同的基本表演程式。负责教导仙姐的是张淑娴老师,另外设计舞蹈的吴世勋也为动作场面提供了不少意见,传统的武打渗揉了舞蹈的身段——当时就有人把《白蛇新传》称为舞剧。

传闻仙姐演这出戏受了伤。“受伤是有的,那是早年与何非凡演《西厢记》,不小心弄伤了腿,而不是《白蛇新传》。”

仙姐一再宣称喜欢六八、六九年的棚戏演出:在粤剧已经登堂入室在文化中心、在大剧院公演的时候听着,真是又惆怅又惘然。环境改善了,可是那一片姹紫嫣红亦成了陈年往事,艳虽艳,却再也不能亲身体验它的香。

“利舞台的台够深,可是太狭窄;普庆的台够阔,但是太浅。而且没有副台,布景没有地方放,要摆放在戏院外的街上。演棚戏最好,景可以任搭,喜欢怎么搭都成。三千个座位坐满人,两侧还有企位。观众看得很用心,黑压压都是人,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那气氛,真是……”没有文字可以形容。
西汶艺术网
训练新人的起因说起来出人意表:“当时电影界盛行武打片,跑龙套的都去了拍片,简直请不到人!”招考新人而至后来成立【雏凤鸣】,不折不扣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六零年登启事,有千多人报名,在利舞台后台三楼面试,分批考了三天,结果录取四十四人。到正式上演时选用了二十二人。

选拔新人的目的为了《白蛇新传》的歌舞和武打,所以不注重声线,着眼点是腰腿,由基本功练起,足足训练了八个月,期间风雨不改天天聚集。一群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只觉得好玩,不特别感到辛苦。演完这台戏就要散班的,可是本着共处后产生的感情,和对演戏的兴趣,鼓起勇气央人向仙姐求情。

然后……然后,套一句俗语,“一切都成了历史”。

戏里许多新曲都是朱毅刚的作品,头场、尾场、《盗草》和《断桥》都有。当时还请了于粦帮忙,负责编写尾场的音乐,在传统粤剧的架构上,灌入西洋音乐的意念。例如旋律的处理、和唱的运用各方面,便引进了西方音乐的方式。于粦坚持从传统出发,避免为新而新,他的改革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吸收了粤剧的养料,在熟稔的土地上开出崭新的花。

这次合作经验显然相当愉快,后来筹备拍摄《李后主》,仙姐再次请于粦帮忙,为李后主词写旋律。

本次仙凤鸣专题至此,感谢师友们的关注和支持,虽然极少更新仍不离不弃,小生涕零,欢迎提供更多素材共同传承发扬粤剧文化。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