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首页 -

我要提问

-

传统文学

开始提问
  • 白色流派[2007/4/18 16:32:28]  设置

    唐朝诗人喜欢饮酒作诗

    唐朝诗人喜欢饮酒作诗,那几位诗人被称为"饮中八仙"。
  • 九曜1楼  [回复]  [2007/4/24 14:33:53]  [√]  [×]
    “饮中八仙”出自杜甫的《饮中八仙歌》。分别是贺知章、李琎、李琎之、崔宗之、苏晋、李白、张旭和焦遂。
  • yuqiu2楼  [回复]  [2007/4/26 13:22:48]  [√]  [×]
    请告诉杜甫《饮中八仙歌》的内容。
    谢谢!
  • 吕天白3楼  [回复]  [2007/4/27 9:47:23]  [√]  [×]
    哈。。哈哈。。。    孩子啊
  • 经纬4楼  [回复]  [2007/4/28 10:58:30]  [√]  [×]
    知章骑马似乘船, 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 道逢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 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谈雄辩惊四筵。
  • 清水木人5楼  [回复]  [2007/5/17 12:50:23]  [√]  [×]
    饮中八仙歌

    杜甫

    知章骑马似乘船,
    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
    道逢麴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
    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谈雄辩惊四筵。

    《饮中八仙歌》是一首别具一格,富有特色的“肖像诗”。八个酒仙是同时代的人,又都在长安生活过,在嗜酒、豪放、旷达这些方面彼此相似。诗人以洗炼的语言,人物速写的笔法,将他们写进一首诗里,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群像图。

    【词语解释】

    知章:指贺知章,诗人。
    皎:洁白。
    卓然:形容酒后精神焕发,不凡的样子。
    四筵:四座。

    【评析】

    文/孙艺秋  

    杜甫多以感慨为诗,在重要作品中尤为明显。

    如果研究杜诗的艺术特点,不以此为立足点,则不免头绪纷繁,无法统摄,不能把诗中众多的艺术手法理出一条枝干来。

    纵观老杜的五言长篇,以及为后人誉为史诗的叙事诸作,可以分明见到,当其选定感情基调与诗情重点之后,就只是以他无限感慨的语气,开始简明的叙述事件,除重视用字的锤炼之外,不再多加描绘或使用更多的形象(比兴),专用赋体(叙述),反而诗情益增。作者的深厚情感,已分明深入读者感觉之中,而于字句之间,却无从觅其痕迹,大似严沧浪所说的“羚羊挂角,香象渡河”。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二句,毫无雕饰,只以无限感慨,直抒胸臆。若想于此十字中求其字法、句法、手法,却“无迹可寻”。这就使得不少人叹赏杜甫诗的“力透纸背”。但这仍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论。这种出于万分感慨,却又冷静叙述的艺术表现手法自是别具一格的天籁,应该说是杜诗的一大特色。

    在欣赏《饮中八仙歌》时,只有紧密围绕作者内心“叹赏”的原意,才能既读出诗情,又不致歪曲原意。

    诗中作者对八个人物的崇敬、钦慕,甚至带着点怜悯的复杂情绪,就只以他叹赏情绪的波动节奏为依据,去节制和决定语言上字词的取舍与句数的单双,不应以句数多少去妄拟八人在杜甫眼中有等级之分。作者在叹赏这些人物时,既从各人的特点出发,又完全统摄于倾倒情绪之下,用微有不同的赞赏语气,使那种相同的倾慕之情分出了节奏与变化。这不仅是一首艺术上出色的诗作,而且用的是一种魔术般奇异的手法。他以高度概括能力,选择人物最具典型性的细节,不惜破坏诗歌的整齐律,不避重韵,又不使用任何转语词,使八个典型如一串珍珠,排列井然,一气呵成。单就一首短诗塑造八个可爱慕的人物而论,杜甫笔下自有翻江倒海之力。

    杜甫以感慨为诗的艺术特色,是由他所处的时代,和他的坎坷生平所决定的;他身在下位,洞察世情,尤其晚年,湖海漂流,使他时而悲天悯人,时而往事萦回,这些渗透了人生泪渍的感慨,在一颗智慧而又仁慈的心上荡漾,此心乃成为天地间钟灵毓秀之所。

    杜甫对这些酒仙之所以倾倒,来自他在生平遭遇中形成的爱憎。那些忧患相煎的岁月、世情浇薄的悲愤,在他正直的心中凝聚成分明的爱憎,并指引他继续走向那条满布荆棘的极为艰苦的道路。这首诗正是他以真挚的感情,叹息着、欣赏着这些由于生活的鉴别而不得不偏爱的人物。

    为贺知章传神,连姓名在内,只用了十四个字。虽然语言极少。而贺之醉态“可掬”,却跃然眼底。妙在直叙其事,不加褒贬。亦仅以此十四字,不仅见贺醉后骑马,欲坠未坠之态,如在画中,即其飘洒自得之意,也复神传笔外,而作者倾慕之忱,也竟于言外得之。

    贺知章是否真正有过因饮酒过量,以致眼花落井,醉眠井底的事实,可以不论。因为诗是艺术,不是历史。在艺术中,可以为传神而使用传闻或夸饰的语言去塑造鲜明个性,这是古今中外的通例,这两句诗只是想写出贺知章那种刘伶式的“但得饮酒,何论死生”的达者的坦然襟怀。

    贺知章是一位不为名利所羁縻的率直人物,他有一颗始终不为长安的十丈红尘所淄染的清白的心胸。他的善饮与其他七人一样(切不可以之与那些思想空洞,贪图口腹的庸俗之辈的“海量”齐观),都只是要在酒力造成的幻觉中去守卫他们心中的浩然之气。杜甫理解许多古代酒人的这种哲理与酒中品德(古诗中很有这种思想),因之才对他们这种可掬的醉态无限倾慕。杜甫笔下这八位醉仙醉态之所以天真可爱,正是因为作者从简洁的情节中,渲染出包含在醉态中的那种高尚品格,这才是他们的“神”。

    汝阳王李琎,是皇室贵胄,李隆基呼之为“花奴”的侄儿。善羯鼓,与贺知章、褚庭诲为诗酒交,视其交游,即可想见其为人,路见麯车就满口流涎,只任真性,无视礼法。似鞲上苍鹰,时而举目云天。此山野之意,唯杜甫能解,特为拈出。意谓汝阳之对酒垂涎,只是无视富贵耳,鹓之于腐鼠滋味不当如是耶?且身为郡王,无意权势,即使朝天,也必三斗而后可,其潇洒不羁,可列名酒仙,决非争权斗势的宦途中人。

    李适之曾为天宝元年左丞相,为奸相李林甫排挤以至仰药而死。罢相后,为诗曰:“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日费万钱”,饮如长鲸吸川,可谓豪饮。心中不平,而曰“衔杯避贤”,也是头等胸襟。诗中之意既爱之亦复哀之。

    崔宗之袭封齐国公,潇洒风流,如玉树临风,而满腹牢愁,借酒发挥。举杯向天,白眼阅世。虽只七个字,却是一篇崔宗之传。

    苏晋幼慧,以文章知名当世,曾得慧澄和尚的绣弥勒佛像一面,非常爱赏,说:“是佛好饮米汁(酒),正与吾性合,吾愿事之,他佛不爱也。”因而虽长斋拜佛,却往往无视佛法,破戒饮酒。是其心中明知佛是佛,酒是酒,原无干涉。我行我素,不为俗说所囿。想见其逃禅偷饮时,如逃出世网,遗世独立之态,醉中自是别一天地,故饮酒不碍其拜佛之诚,拜佛不碍其饮酒之真。人生得此真诚二字,不唯杜甫爱之,人皆爱之。

    关于李白的描写,早已为众口传颂。杜甫对李白得意时之崇仰,失意时之关怀,一片真诚,可动天日。诗中对李白的酒事,如数家珍。四句写李白意气飞扬,凌厉万古,极力颂扬其精神世界之高。“不上船”,谓因醉不能上船,非不肯上船,前人已经指出。

    张旭是一个非常可爱的酒人。且看史书记载:《旧唐书》:“吴郡张旭善草书,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国史补》:“旭饮酒辄草书,挥笔而大叫,以头揾水墨中而书之。醒后自视,以为神异。”写字而呼号大叫且不论,以发蘸墨而作书,实骇听闻。不仅饮酒作字如有神助,而且醒后又自以为神,真是痴得天真可爱。在王公前,放肆而无所忌惮,知是有真才者。有真才方能天真可爱,有真才方能脱略公卿。可想见当其脱帽露顶,酒后挥毫之时,神思飞逸,旁若无人之才人风致。

    焦遂于醉后始能出语惊人,才学得酒力而益彰。此与张旭同。焦遂口吃,对人几不能出一言,只醉后始语言如射珠,才华四溢。当时人称“酒吃”。“方”字不可缺,说他不到五斗不见其才,既过五斗不见其乱。五斗为界,“方”始“卓然”可惊。杜甫为苍生爱才,不唯只爱李白。唯才人可饮酒,因才力得酒力而益彰。因爱其品德才学,始觉其醉态之可爱,作者意在风神品格,亦“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问题已经过去太久远,勿纠结于回复,就当作回忆吧。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