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七十二变-如花的世界”李迅个展

主办:悦·美术馆        日期:2017.7.13-2017.7.20
变而化之:写给“花哥”的处子展

……

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好强无奈孤独脆弱

……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

追问与找寻是“高级动物”烦恼与矛盾的开始,一旦开始也就再也无法停歇。

无论“至尊宝”与孙悟空孰幻孰真,变数与命定之间的纠葛就像一幕永不完结的悲喜剧。梦醒了,依然如故。

当“花哥”在前世的意淫中经历了与众多妖魔鬼怪、神仙精灵欲说还休的梦幻轮回后,又在现实人生的曲折起伏中用桀骜与活力折腾出几番自我体悟后,回归艺术——既是重新出发的找寻,又是纯粹自我的过滤,更是生活于此在的超越。于是乎,过去、现在以及那难以确知的未来,在穿越时空的重组中挤压与层叠为相互纠缠的多维符码,以一种“化学效应”的自由生发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只不过那背后仍深潜着理想主义者的自我凝视。棱角未磨、情怀不死。

三十六幅架上作品的面貌如同“花哥”的众多绰号,频繁变化、扑朔迷离。从他的多面角色与花哨生活可窥一斑:“敏感、细腻、挑剔、追求完美、强迫症、自我、偏执、神经质……”、“艺术就是生活最持久的情人,仿佛这样的情分从上辈子就注定!而生活则是艺术最强有力的支撑……”或许,“个性气质说”与“艺术生活论”相比于当下时代的观念至上、社会批判、话语谱系等,显得那么的落伍与不合时宜。然而,正是执守于边缘、痴情于生活、纵容于自我,才得以在这个日益纷乱的时代中葆有自在的完整生命,转而恣意的涂抹、理性的自审,层叠错综、破立相生,生发出七十二般变化。

这里有“追魂”、“驱神”之法,将神话与童话、梦境与现实转化叠加,在重造幻境中得以逍遥作怪、放荡不羁,得以暗自神伤、幽然叹息;这里有“分身”、“隐形”之法,时而隔岸观火,故作姿态中却了然于心,时而倾情出演,投入抽离间却难辨真假;这里有“支离”、“移景”之法,众物腾生、相互转挪,媒材混用、夺目光华;这里还有“借风”、“招云”……等等。法由心生,术有所就。正如花哥所言“有些是潜意识的偏好?有些是被压抑的欲望?有些可能是记忆或梦魇的碎片?一切都在短暂而又肯定的表达后笔锋急转,重新汇入那股无法确定的仿佛杂乱无章的洪流……我们的生活不正是如此吗?”

佛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波德莱尔说:“艺术的两重性是人的两重性的必然后果。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就把永远存在的那部分看做是艺术的灵魂吧,把可变的成分看做是它的躯体吧”。

那么,“花哥”呢?因有一生所爱,变又何妨。

让找寻从变而化之开始,只要初心永在。

文/邓锋

艺术家简介:

李迅,男,出厂年份1976,属龙的处女座,保质期不详。

自幼热爱艺术,求学之路颇为波折。几经折腾于2000年川美毕业,然后一直生活在家乡绵阳,一座不大不小的宜居之城。做了十多年设计,任性之余也有尴尬,近年愈发厌倦了,索性与之一刀两断,把精力都用到艺术创作上来。

生活中的李迅性格鲜明、言辞激烈、特立独行,无论怎么修饰怎么沉淀都注定是个毛病集合体。而他却说:“生活本就不是一团和气的,除了自知反省,我还想保留棱角,那些可能在无意中刺碰到他人也伤害了自己的棱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