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为什么要重视古代书论的注疏之学

[2017/5/10]


颜真卿 争座位文稿(局部)

近日接到中华书局历代书论校注工程的通知,并考虑接手其中几部古代书论的注疏工作。接手这样的工作,对我来说有点战战兢兢,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且是一个花了精力也不讨好的事。不过,我喜欢这种学术挑战。这种校注、注疏之学,对于今日的学术研究来说,正是一种学术回归。尽管在五六年以前,我就开始了对古代书论的整理与研究工作,但一直处于零散的撰写状态,并没有专门著述,也不敢有专门著述。这个过程十分漫长,十分艰辛,主要是对古代文献的阅读不扎实,尤其是对于历代误读比较多的孙过庭《书谱》、包世臣《艺舟双楫》和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在近几年的时间内,对于这几本并不算太厚的书,我反复读了不下30遍,而且后两本我读的是祝嘉和崔尔平的校注本,但几乎每读一遍,都对之前的理解与思考有所反思,甚至全盘推翻,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体会与收获。其他书论也同样如此。

我有时会自恋地以为我是此道中的寂寞者,但无独有偶,前段时间与暨南大学陈志平先生通电话约稿,问及他近况,他说现在不怎么写文章了,忙于古代文献的整理工作,令我为之动容。我随即马上打消了向他约稿的念头,因为我深知这种艰辛繁杂的工作是容不得半点打扰的。我不大喜欢那种动不动就掉书袋的老学究式的学问方法,但我以为,做学问恰恰需要有学究的精神。没有学究的精神,是打不好基本功的。大部分学问,不是靠嘴皮子耍出来的,甚至也不是靠讲台上讲出来的,而是靠翻书、做笔记、做校注做出来的,这些东西,如果拿现在的标准去衡量,也许谈不上什么有板有眼的学术专著,甚至拿去高校评职称都未必认可,但却是最要紧也是当下最稀缺的学问。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