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南朝学风与社会

[2017/9/28]
以往论及南朝历史,研究者最关注的是门阀士族的兴衰。但是除此之外,南朝在学术文化方面贡献也很值得关注。当这个时代结束后,它留下的遗产中最宝贵的部分可能就在于此。

南朝新学风

与热衷于玄谈的魏晋士人不同,南朝士人最感兴趣的多是知识性的问题。我曾将当时的学术风气概括为“知识至上”。刘宋时,王僧虔在《戒子书》中告诫子弟,清谈要以读书为基础,对文献、对前人各种意见必须了然于胸。如果这些都不懂,那是没有资格谈玄的。懂玄学的伏曼容说:“何晏疑《易》中九事,以吾观之,晏了不学也。故知平叔有所短。”(《梁书·伏曼容传》)他看不起玄学开创者何晏,认为何晏在学问上是不行的。伏曼容的骄傲表现出了一种知识上的优越感。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在文史领域也可以感受到这种风气。锺嵘说当时的文学创作“贵于用事”。所谓“事”即是典故。士人往往在诗文中大量堆砌典故来展示自己知识的丰富。《汉书》在南朝特别受重视,但从具体事例上看,当时人最感兴趣的多是有关文字训诂、地名考释一类的知识性问题,而对汉代历史并没有多少深入的思考。《梁书·陆倕传》载:陆倕“杜绝往来,昼夜读书,如此者数载。所读一遍,必诵于口。尝借人《汉书》,失《五行志》四卷,乃暗写还之,略无遗脱。”当时人最为推崇的就是这种博闻强记的能力。



梁《职贡图》的白题国;据说白题与滑国入贡梁朝,朝臣“莫知所出”,裴子野引用《汉书》解释了它们的来历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