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新丰折臂翁

[白居易人物]  [白居易诗词]  [隋唐]
新丰折臂翁①

戒边功也

新丰老翁八十八,头鬓眉须皆似雪;
玄孙扶向店前行,左臂凭肩右臂折②。
问翁折臂来几年③?兼问致折何因缘④?
翁云贯属新丰县,生逢圣代无征战⑤;
惯听梨园歌管声⑥,不识旗枪与弓箭。
无何天宝大征兵⑦,户有三丁点一丁⑧;
点得驱将何处去?五月万里云南行⑨。
闻道云南有泸水12,椒花落时瘴烟起11;
大军徒涉水如汤13,未过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
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
是时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13;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将大石槌折臂14;
张弓簸旗俱不堪15,从兹始免征云南。
骨碎筋伤非不苦,且图拣退归乡土16。
此臂折来六十年17,一肢虽废一身全;
至今风雨阴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
痛不眠,终不悔,且喜老身今独在;
不然当时泸水头,身死魂飞骨不收;
应作云南望乡鬼,万人冢上哭呦呦18。
老人言,君听取;
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19,
不赏边功防黩武?
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20,
欲求恩幸立边功21?
边功未立生人怨,请问新丰折臂翁。
①新丰:县名。故城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
②左臂凭肩:左臂扶在玄孙肩上。
③来:以来。
④致:招致。因缘:缘故。
⑤圣代:圣明时代。折臂翁大概生于开元中期,并在开元后期度过青少年阶段。开元时期,社会比较安定,经济繁荣,故称“圣代”。
6梨园:玄宗时宫庭中教习歌舞的机构。新丰是骊山华清官所在地,所以老翁能听到宫中飘出的音乐。
⑦无何:无几何时,不久。
⑧这句话是说:每户人家,三个成年男子中要抽一个壮丁。前一个“丁”指丁男,后一个“丁”指壮丁。
⑨云南:此处指南诏。
⑩泸水:今雅砻江下游及金沙江会合雅砻江以后的一段江流。
11瘴烟:即瘴气,我国南部和西南部地区山林间因湿热蒸发而产生的一种能致人疾病的气体。
12徒涉:蹦水步行。汤:滚开的水。
13兵部:唐尚书省六部之一,主管中央及地方武官的选用、考查,以及有关兵籍、军械、军令等事宜。牒:文书。此处指征兵的名册。
14将:介词,以,用。槌(chuí):通“挝”,捶,敲击。
15簸(bǒ跛):摇动。
16且图:苟且图得。拣:挑选。
17此臂折来:一作臂折以来。
18万人冢:作者自注说,云南有万人冢,在鲜于仲通。李宓军队覆没的地方。按万人冢在南诏都城太和(今云南省大理县)现在尚存。呦呦(yǒu优):形容鬼哭的声音。
19宋开府:指宋璟(jǐng井),开元时贤相,后改授开府仪同三司。作者自注说,开元初天武军牙将郝灵佺(quán全)斩突厥默啜(chuò辍),自谓有不世之功,宋璟为了防止边将为邀功请赏而滥用武力,挑起与少数民族的纠纷,在第二年才授他为郎将,结果郝氏抑郁而死。
20杨国忠:天宝十一载(752)拜相。
21作者自注说,天宝末年,杨国忠两次挑起与云南王阁逻凤的战争,死二十万,天下怨哭,民不聊生。
南诏是在云南大理一带建立的白族少数民族政权乙开元十六年(738),唐玄宗封南诏王阁逻凤为云南王。天宝九载(750),云南太守张虔陀因侮辱阁逻凤,挑起战争。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兵攻打南诏,大败。杨国忠当政,派剑南留后李宓继续用兵,又遭全军覆没。李唐王朝前后死伤士兵二十余万人,国力大伤。安禄山得以乘机起兵,发动叛乱。从此,一度繁荣富强的唐帝国彻底走向衰退。诗人有感于此,于元和时代写下了这首沉痛激愤的《新丰折臂翁》。

也许是诗人偶尔在街头漫步,一他看到一个年龄在八十左右,满面白须,右臂骨折的老翁,他以左臂凭靠着玄孙,步履蹒跚地向前移动着。诗人见此情景,便上前关切地询问老翁惨遭折臂的缘故。于是新丰老翁向诗人诉说了下面一段凄惨动人的故事。

他的籍贯属于原来的新丰县。他本是幸运的,因为他生逢圣明的朝代,在社会安定、经济繁荣的开元时期度过了美好的青少年时代;他不懂得旗枪弓箭为何物,而听惯了宫苑梨园中传出的歌舞管弦之声。可是好景不长,天宝时期,云南一带烽烟四起,朝廷大肆抽丁,在凄惨的哭泣声中,儿子告别母亲,丈夫告别了妻子。因为他们听说云南泸水一带,瘴气迷漫,更何况还要徒步渡过那热如沸汤的大河呢!据说前后奔赴战场者,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这一年,他二十四岁。很不幸,征兵的名册上赫然列着他的名字。怎么办?夜深人静,他偷偷地用石头将自己的手臂砸断。从此他变成了残废,但也由此逃脱了远征云南之苦。作为一个断臂的残废人,他是不幸的,因为六十年来,伤痛时肘折磨着他;但他从未后悔,因为他又是幸运的,他没有做云南万人冢上的望乡鬼,他毕竟还活着,虽然活得并不舒服。

这是谁之罪?是谁造成了无数妻离子散的家庭悲剧?是谁驱使那些平民百姓们到遥远的云南去卖命,而死无葬身之地?又是谁造成了新丰人的断臂悲剧?诗人对此持何种态度呢?作品最后一段“老人言,君听取”云云,旗帜鲜明地表白了自己的观点。开元时的贤相宋璟,为了防止边将为邀功而滥用武力,对于杀敌有功的天武军牙将郝灵佺并没有论功行赏,仅在次年授他为郎将,这样做防止了与少数民族的纠纷,保证了边境的安宁。而杨国忠之流为达到个人邀功固宠的卑鄙目的,不惜开边寻衅,视数十万人的性命为儿戏,驱赶他们到环境极为恶劣的边远地区去作战,造成千万个家庭的悲剧,也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作者把宋璟与杨国忠作了鲜明的对比,其褒贬倾向不言自明。他对宋璟的行为是赞赏的,他反对不义战争,希望各民族平等相待,和睦相处,显示出诗人的宽大胸襟和善良的愿望。

早在作者写成此诗以前,唐代另一位著名诗人,伟大的浪漫主义作家李白,在《古风.羽檄如流星》中,已经针对杨国忠之流谎报战功、害民误国的可耻行为发出了“如何舞干戚,一使有苗平”的慨叹,主张要象舜那样,不以武力征伐,而用文治使敌人降服。李白在描写被迫入伍的士卒们与家人诀别时写道:“长号别严亲,日月惨光晶。泣尽继以血,心摧两无声。”他们的悲伤痛哭,使得日月都为之惨淡不明。这几句话可与《折臂翁》“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相印证。但李白毕竟是个富有想像力的浪漫型作家。他形容那些到前线的士卒“困兽当猛虎,穷鱼饵奔鲸。千去不一回,投躯岂全生”。反之,主张诗文通俗易懂的白居易似乎只是借老翁之口娓娓地向读者诉说一个不幸的故事,而穷兵黩武之祸自不待言,这与李白一腔热血喷薄而出式的呼喊大异其趣。风格虽不同,实是异曲同工,各臻其妙。

此诗的结构也很有特色,它完全符合诗人《新乐府序》所谓“首章标其目,卒章显其志”的要求,有如常山之蛇,首尾照应。在表达作者的主观倾向时,仍不忘以新丰折臂翁的悲惨遭遇作为富有说服力的活见证。

【原载】《白居易诗歌赏析》
【出版时间】广西教育出版社1990年6月

(郑永晓华岩)
阿放 2009/12/3 12:14:41
这首诗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首中的第九首,作于元和四年(809)。当时诗人三十八岁,在京任左拾遗、翰林学士,正是他在政治上直言敢谏、积极进取的时期。这首诗鲜明地体现了诗人关心民生疾苦并敢于揭露时弊的锐气。诗下小序云:“戒边功也。”已将意旨揭示得明明白白,毫不含糊。

诗中所叙,以唐玄宗天宝年间的历史事实为背景。当时,云南少数民族白族所建立的南诏国与唐王朝有封建的藩属关系。天宝九年(750),南诏王阁罗凤因受云南太守张虔陀的迫辱,愤而起兵,杀死张虔陀,反叛唐王朝。次年四月,唐王朝派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兵八万征讨。阁罗凤曾派人讲和,鲜于仲通不听,结果被阁罗凤大败于沪南,死六万人。天宝十三载(754)六月,以宰相名义兼领剑南节度使的杨国忠派李宓再次率兵七万征讨,结果又是全军覆没,李宓亦被擒。杨国忠隐瞒了兵败的消息,反以捷报上闻,进而大肆搜捕民丁,强令队伍继续发兵攻打南诏。这几次战争前后共死亡近二十万人。

这首诗通过一位老翁亲身经历的自述,反映了广大人民在这几次穷兵黩武的开边战争中所蒙受的巨大苦难;劝诫当朝统治者要从正反两方面吸取教训,体恤百姓的怨苦,慎于开边用兵。“新丰”,故城在今陕西省临潼县境内。

句解

新丰老翁八十八,头鬓眉须皆似雪。玄孙扶向店前行,左臂凭肩右臂折

新丰有个老翁,今年八十八,头发、鬓发、眉须都白得像雪花。玄孙扶着他向店前走来,你看他把左胳臂搭在玄孙的肩上,那右胳臂已经折断了。

新乐府倡导“首句标其目”(《新乐府序》),这首诗也是这样。开篇四句通过具体的描写,生动地刻画出一个白发老翁的形象。作者的刻画,一是突出他年老,暗示其作为历史见证人的可信性;二是点出他是独臂,这一奇特的残肢形象是全诗立意之本。突出这两点有鲜明的目的性,跟下面描述折臂翁对战争的控诉和谴责是分不开的。写折臂是状其不幸,写年老是表现他以此不幸而换来万幸,得以全身终老。这层意思是全诗要着意发挥的,在开篇对人物的客观描述中即已暗示出来,可见诗人在艺术构思上是有一番匠心的。首句一作“新丰老翁年八十”。据后面诗云“是时翁年二十四”,“是时”指大征兵的那一年,即天宝十三载(754),到作此诗的元和四年(809),当以“年八十”为是。此言“八十八”,是为了押韵。

问翁臂折来几年,兼问致折何因缘

先问老翁胳臂折断已经有多少年,又问他胳臂折断是由于什么原因。“来”,以来。这里用两句提问承上启下,作为过渡,引出折臂翁的回答,并以他的答话作为全诗的主体。老翁的答话则概述了他一生的遭遇。

翁云贯属新丰县,生逢圣代无征战。惯听梨园歌管声,不识旗枪与弓箭。

老翁说:我的籍贯原属新丰县,出生在一个政治清明的时代,本来没有征战;那时经常听到的是梨园子弟们的歌唱演奏声,天下太太平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旗枪和弓箭!诗句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叙事,有真切自然之感,增强了叙事内容的可信度。答话是对下文所说的“天宝大征兵”的控诉,而从开元盛世说起,有对比之意。“贯”,指原籍、出生地,亦即现代意义上的籍贯;但那时说一个人的出生地,只说“贯”或“乡贯”、“里贯”,不说“籍”或“籍贯”。“梨园”,唐玄宗时宫廷中练习音乐的机构。“梨园歌管”,指从宫廷里传出的音乐声。“新丰”,即昭应县的本名,为华清宫所在地。折臂翁是新丰人,为宫旁居民,故云“惯听”。

无何天宝大征兵,户有三丁点一丁。点得驱将何处去?五月万里云南行

可是没过多久,到了天宝年间,朝廷大征兵,一家有三丁要抽一丁。抽到后,驱赶着他们向哪儿去呢?炎热的五月天里,赶着他们奔赴遥遥万里的云南征程。这几句既指出征兵数额之大,又点明是赴云南征伐南诏。点明地点和时间是很重要的,因为云南边地的山林地区,由于特殊的环境和气候,有致人疫疾的瘴气。这跟老翁答话中要突出被征战士惨死的遭遇有关,所以接下去四句就写战士们不战而死的情景。“无何”,没过多久。“驱将”,驱赶到。“将”在这里是语助词。

闻道云南有沪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

据人讲云南有一条河叫沪水,夏天椒花谢落的时候,那里便烟瘴弥漫。大军夏日徒步涉水,水热得就如滚汤,还没等过完,十个人中就已经有两三个死掉了。这四句,作者把传闻中征途的艰难和死伤的凄惨,描写得恍若发生在眼前。以“闻道”二字领起,说明不是老翁的亲历,而是听闻。这符合并未上过前方的折臂翁的身分和语气。“云南”,唐代的云南包括今天四川省的南部在内。“沪水”,又称沪江水,即今雅砻江下游和金沙江会合雅砻江以后一段。“椒花落时”,指夏天。花椒在春夏之交开花,到盛夏开败。“瘴烟”,即瘴气,一种能致人生病的毒气。

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

村南村北,到处是哀伤的哭声,那是儿子在告别爹娘,丈夫在告别妻子。都说呀,前前后后出征云南的人,千千万万个去了,却没有一个回得来!前面先写战士们在边地病死的惨况,这里才写征兵时亲人相别的悲痛,看似颠倒了事件发展的自然顺序,其实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因为天宝年间云南的开边战争非止一次,而且即使是同一次战事,也完全可能是前边病死、战死,后边又不断抓兵补充。更重要的是,诗人在艺术表现上有他的用意:一方面可以给读者造成征战不息、征兵不止的印象,同时前方“未过十人二三死”,正是后方征兵时“村南村北哭声哀”的原因。“无一回”,比前面的叙述有了发展,是总括前后几次战事说的,也是总括病死和战死两方面说的。这里的“皆云”,跟前面的“闻道”相呼应,更真切地传达出折臂翁叙说的语气。“征蛮”,指征讨南诏,古时称少数民族为蛮夷。

是时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

那时候,老汉我二十四岁,在兵部的文书里有我的名字。上面几句是从大处着笔,总写开边征战的惨酷和百姓的悲苦。下面便把笔墨集中到主人公,写折臂翁独特的命运遭遇和思想感情。“牒”,文书,这里指征兵名册。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将大石捶折臂。张弓簸旗俱不堪,从兹始免征云南

趁着深更夜半,不敢让旁人得知,我悄悄地拿一块大石头,捶断了自己的右胳臂。这样一来,拉弓摇旗都不能胜任,从此才避免了应征去云南。这几句中,“偷”字下得非常好,说明这自残行为也是犯法的,一旦官家知道,将以逃避兵役论处。偷偷自残,使人免成望乡之鬼。战争的残酷无情,在此处得以充分显现。“簸旗”,举旗,打旗。

骨碎筋伤非不苦,且图拣退归乡土。此臂折来六十年,一肢虽废一身全。至今风雨阴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

骨头碎啦,筋也伤啦,我并不是不痛苦,只是贪图能被挑拣下来,以便不留在家乡。这只胳臂折断已经有六十年,一肢虽然残了,可是一身总算保全。到如今,如果遇到风雨阴寒之夜,胳臂还非常痛,痛得我直到天亮也不能睡眠。这六句写老翁折臂以后的结果及感慨:一方面是废一臂而全一身,另一方面是承受一生的疼痛。“拣退”,新兵入伍后经拣选,不合格者退回。

痛不眠,终不悔,且喜老身今独在。不然当时沪水头,身死魂飞骨不收。应作云南望乡鬼,万人冢上哭呦呦

虽然痛得不能入睡,但我始终不后悔,并且还欣喜自己独独能够活到现在。不然,在当时沪水那个地方,还不是要落得个身死魂孤,连尸骨都没人收;只能做一个远在云南的望乡鬼,在那万人坟上哭声呦呦。

顶真修辞法具有“桥梁”的功能。作者就是利用这种手法,把折臂翁臂痛难眠的悲愤情绪推移到命运的比较,深刻地揭示出折臂翁复杂矛盾的思想感情。以长年的痛苦换来免于征战,代价是够高的,也是很不幸的。然而在他看来,比起那些惨死边场的千千万万战士,他又是很幸运的。因此他既沉痛,又不能不为自己庆幸。“喜”字,含义深长。它是在前面一大篇叙述的基础上说出来,表达了一种难于用一般言语表达的至悲至痛,令读者于“喜”中见泪,“喜”中见悲。

作者原注:“云南有万人冢,即鲜于仲通、李宓曾覆军之所也。”天宝年间,由于唐王朝对地方民族关系处理失当,两次出兵南诏,前后死亡近二十万人。战后,阁罗凤派人收拾唐军阵亡将士遗骸,“祭而葬之”,名为“大唐天宝战士冢”,当地群众称之为“万人冢”。

老人言,君听取。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不赏边功防黩武

老人的话,请你记取。你没听说吗,开元年间的宰相宋开府,他不奖赏边功,为的是严防穷兵黩武。诗写到上面,原本可以结束,但白居易的新乐府倡导“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并要“卒章显其志”。因此,老翁叙述结束后,诗人又直接出面,鲜明地揭示出全诗的主旨,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几句虽属于议论,但能“带情韵以行”(沈德潜《说诗晬语》),与枯燥的“以议论为诗”不同。

“宋开府”,指宋璟(663-737)。睿宗时曾任宰相,玄宗开元五年(717)至八年再次任宰相,后改授开府仪同三司,时人称为宋开府。他为人刚正不阿,敢于犯颜直谏;为相坚持正道,刑赏无私,致力于选贤授能,使官吏各称其职。史称“唐世贤相,前称房(玄龄)杜(如晦),后称姚(崇)宋(璟),他人莫得比焉”(《资治通鉴》卷二一一)。此句作者原注:“开元初,突厥数寇边,时天武军牙将郝灵荃出使,因引铁勒回鹘部落,斩突厥默啜,献首于阙下,自谓有不世之功。时宋璟为相,以天子少年好武,恐邀功者生心,痛抑其赏。逾年,始授郎将。灵荃遂恸哭呕血而死也。”“黩武”,滥用武力,这里指轻率地发动战争。

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欲求恩幸立边功。边功未立生人怨,请问新丰折臂翁

你又没听说吗,天宝年间有个宰相叫杨国忠,他为得到皇上的恩宠赏赐,竟鼓励去立边功。可是,边功还没有建立,已经引起了人民的怨恨。你若不信,就请问问新丰折臂翁。

作者原注:“天宝末,杨国忠为相,重结阁罗凤之役,募人讨之,前后发二十余万众,去无返者。又捉人连枷赴役,天下怨哭,人不聊生,故(安)禄山得乘人心而盗天下。元和初,折臂翁犹存,因备歌之。”

这部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诗人以“君不闻”、“又不闻”领起,将开元和天宝两个时期对举,将宋开府和杨国忠对举,与前面折臂翁所说的“生逢圣代无征战”相呼应;在比照中毫不隐讳、毫不含糊地表明自己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歌颂什么、谴责什么。最后归结到题目上,提醒统治者切勿“边功未立生人怨”。诗人的是非观念、爱憎感情,在这里表现得十分鲜明强烈。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第五章对这首诗的结语十分赞赏,说:“其气势若常山之蛇,首尾回环救应,则非他篇所可及也。”

评解

白居易在《寄唐生》诗中说:“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这首诗正是通过新丰折臂翁的经历,表达反对穷兵黩武的主题,目的也是为生民请命。清代施补华《岘佣说诗》评价此诗说:“长于讽谕,颇得风人之旨。”

这首诗的题材独特,很有看点。尽管自我折臂之人十分罕见,但新丰折臂翁这一形象具有很强的典型意义。诗人揭露天宝时期几次开边战争带给人民的深重苦难,没有从正面直接描写战争的惨酷,没有铺陈和渲染沙场上白骨横陈的景象;而是以折臂翁的叙说和独白,作为艺术结构的基点,刻画其心理;同时通过应征者及其亲属的悲痛,尤其是通过逃征者的幸免于难,间接地表现不义战争给人民造成的巨大灾难。

这首诗诗意显豁明白,语言晓畅浅易。通篇既没有罕见的典故,也没有生僻艰涩的词语,显示了白居易《新乐府》创作的总体特色:通俗性和明朗性。但它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又有独特之处,即诗人提炼和表现生活的角度选择得好,能于直中见曲。通过所写生活局部,启发读者去想象、思索那些没有写出却又着意表现的内容。对折臂翁,诗人明明是哀其不幸,却偏从他侥幸全身的一面突出他的“不悔”和“且喜”。折臂是痛苦的,以折臂来逃避征兵也是十分可悲的,诗人却把可悲之事当作可喜之事来叙写。而读者正从这反常的含泪之“喜”中,更强烈地感受到主人公内心巨大的悲痛。再进一步,还能从生者发出的怨苦之音中,体会到那些无言的战死者更大的不幸和冤愤。在艺术表现上,直和曲是对立的;但在这首诗中却相反相成,互为补充,构成一个和谐的艺术整体,即直中有曲,直中见曲。直则畅,“意激而言质”,它对社会问题的揭露是鲜明的、尖锐的。曲则深,言近而旨远,它所概括的生活内涵又是丰富的,读后发人深思。正如刘熙载《艺概》所云“香山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到”,袁枚《续诗品》所谓“意深词浅,思苦言甘。”
阿放 2009/12/3 12:14:59
更多
  • 白居易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汉皇①重色思倾国,御宇②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 …
  • 钱塘湖春行①孤山寺北贾亭西②,水面初乎云脚低③。几处早莺争暖树④,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⑤,绿杨阴里白沙堤⑥。
  • 长相思①汴水流②,泗水流③,流到瓜洲古渡头④,吴山点点愁⑤。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
  • 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①淡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蜃散云收破楼阁②,虹残水照断桥梁。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好著丹青图写取③,题诗寄与水曹郎由。
  •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 …
  • 琵琶行①并序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②。明年秋,送客湓浦口③,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④。问其人,本长安倡女⑤,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⑥,年长色衰,委身贾人妇⑦。遂命酒⑧,使快弹数曲 …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 题岳阳楼①岳阳城下水漫漫②,独上危楼凭曲阑③。春岸绿时连梦泽④,夕波红处近长安。猿攀树立啼何苦,雁点湖飞渡亦难。此地唯堪画图障⑤,华堂张与贵人看。
  •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