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缭绫

[白居易人物]  [白居易诗词]  [隋唐]
缭绫①

念女工之劳也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②;
应似天台山上明月前③,四十五尺瀑布泉④。
中有文章又奇绝⑤,地铺白烟花簇雪⑥。
织者何人衣者谁?越溪寒女汉宫姬⑦。
去年中使宣口敕⑧;天上取样人间织⑨。
织为云外秋雁行⑩,染作江南春水色。
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纹11。
异彩奇文相隐映12,转侧看花花不定。
昭阳舞人恩正深13,春衣一对直千金14。
汗沾粉污不再著,曳土踏泥无惜心15。
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寻常缯与帛16。
丝细缲多女手疼17,扎扎千声不盈尺18。
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
①缭(liáo辽)绫:一种精美的丝织品,产自越州(今浙江绍兴一带)。
②罗:质地轻软而有疏孔的丝织品。绡(xiāo消)生丝绸。纨(wán丸):洁白的细绢。绮(qǐ起):素地织纹起花的丝织品。
③天台山:在浙江省天台县北,山上有“石粱飞瀑”,极为壮观。
④四十五尺:暗喻一匹缭绫的长度。按唐制,丝织品一匹长四丈,此处说四十五尺,大概是当时官吏贪虐,加重剥削百姓(参见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缭绫》)。
⑤文章,指缭绫的花纹图案。
⑥地:底子。花簇雪:花纹有如簇聚着的白雪。簇雪与铺烟相对。
⑦越溪:在今浙21省绍兴县南,相传西施曾在溪上浣纱。此处指编织缭绫的女工所在地。汉宫姬:汉宫的妃嫔。这里是托汉喻唐。
⑧中使:宫中派出的使者,即太监。宣口敕:宣布皇帝的口头命令。
⑨天上:指皇宮。样:式样。人间:民间。
⑩秋雁行(háng杭):指所织的花样。行:行列。
11金斗熨(yùn韵)波刀剪纹:用金属熨斗熨出波纹,用剪刀裁剪出来。
12相隐映:因光线反射,文彩时隐时现,闪烁不定。
13昭阳舞人:原指赵飞燕,此处借指唐宫中能歌善舞、得到皇帝宠幸的妃嫔。昭阳,汉宫殿名。
14春衣:舞衣。一对:一套。直:同值。
15曳(yè叶)土:拖引泥上。16缯,帛:都是丝织品的总称。
17缲(sāo骚):抽茧出丝。
18扎扎:机杼声。盈:满。
这首诗列《新乐府》五十篇中的第三十一篇。唐自安史之乱后,越州一带的丝织业在官府的奖掖下急速发展,缭绫就是其中极精美的一种丝织品。元稹在《阴山道》诗中写道:“越觳(hú胡。绉纱,薄而轻)缭绫织一端(唐制以六丈为端),十匹素缣(jiān兼。一种微带黄色的细绢)工未到。”意即用织十匹普通素绢的工力,也作不出一端缭绫。这种高级新型丝绸的精难程度于此可见。由于它适合宫廷贵族的消费要求,辛勤纺织的越溪寒女便不得不日夜操劳,甚至赔上自己的青春。元稹《古题乐府·织妇词》云:“缦丝织帛犹努力,变缉(疑作“□”niè,聶,古代计丝的量词)撩机苦难织。东家头白双女儿,为解挑纹(挑成花纹)嫁不得。”足见当时缭绫贡户之苦。诗人们因此作诗讽谏,自居易写下了这首《缭绫》诗。

作品首句“缭绫缭绫何所似?”用问句的形式引起读者对缭绫这种丝织品的注意,造成一层悬念,读者开始产生对缭绫的关切心情。但接下来作者并未回答开始的发问,而只是说“不似罗绡与纨绮”,罗绡纨绮都是丝织品,它们虽不算最精美高级,但在当时也是相当奢侈的衣着用品了。缭绫既不似罗绡纨绮,则悬念进一步加深,读者想了解缭绫究为何物的愿望愈加强烈。在这种情况下,作品才说它就象那在明朗的月光映照下,从天台山倾泻而下的瀑布那样神奇妙绝。缭绫是越州名产,天台是越州名山,天台山有石梁瀑布,“瀑布悬流,千丈飞泻,远望如布”(《太平寰宇记·天台县》)。以当地名山瀑布比喻当地丝绸名品,复用“明月”修饰之,就不是普通的泛泛比喻所可比拟了。作者似乎还不满足,接下来进一步描绘缭绫的精妙,说它的图案花纹是由白色烟雾般的底子,衬着白雪一样的花簇,交映生辉,奇妙无比。读者自然会问,这么精美奇妙的丝绸是谁又是怎样纺织加工的呢?穿着消费它的又是什么人呢?作品答说“越溪寒女汉宫姬”,即是说是由越溪一带的贫寒女子加工,宫廷里妃嫔们消费的。一方生产,一方消费本无不可,但纺织这种丝织品的越溪女是“寒女”,便颇有些令人迷惑不解了。按说这些生产丝绸,搞纺织加工的人们是不应该贫寒的,因为她们生产的物品是如此贵重。一个“寒”字,足以见出越溪织女的生活极其困苦。很显然,那些消费使用缭绫的宫廷妃嫔们,她们的奢侈淫乐正是建筑在辛勤劳作的越溪女的苦难之上的。

接下来描述缭绫的制作过程。按皇帝的口谕,要求照宫中御用的式样,织成如蓝天白云,秋雁南飞的图案,染成江南春水般的碧绿色,再用金属熨斗熨烫和剪刀裁制出漂亮的波纹,这样奇文异彩交相生辉,令人眼花缭乱。用如此高级的丝织品,制成一套舞衣,价值千金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些得宠的妃嫔身着如此豪华的服装,并无半点爱惜之心,稍有沾污便弃之如废物。但是缭绫的制作过程确是极费工时的,扎扎不停的机杼,千声之后也未必织出一尺成品来。写到这里,作者感叹说:“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诗人希望那些受宠的贵人们,在穿着使用缭绫时,应有爱惜之心才是。

全诗突出描写缭绫制作的复杂、女工们的辛苦和宫廷贵人们的奢侈,通过鲜明对比,委婉而有力地揭露了统治阶级的穷奢极欲。结构上前后照应,以“昭阳舞人恩正深”上承“汉宫姬”,最后描述女工的辛劳操作,突然点出“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极自然巧妙地引出作品的主题,显示出诗人深厚的艺术功力。

清人翁方纲说,白居易的“七古乐府,则独辟町畦(tǐngqí挺旗,田埂及田块),其钩心斗角,接筍合缝处,殆于无法不备”(《石洲诗话》卷二)。《缭绫》一诗在布局上就体现出了缜密安排,交接转换自然,对比及呼应巧妙等特点。可以看出,白居易的“乐府诗”——亦即讽谕诗,决不是随心所欲,语到诗成的,诗人在谋篇布局上的惨淡经营,正是造成讽刺深刻而巧妙,对比鲜明又寓意隽永的艺术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原载】《白居易诗歌赏析》
【出版时间】广西教育出版社1990年6月

(郑永晓 华岩)
阿放 2009/12/2 17:51:06
这首诗,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篇中的第三十一篇。主题是“念女工之劳”。作者从缭绫的生产过程、工艺特点以及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社会关系中提炼出这一主题,在艺术表现上很有独创性。

缭绫是一种精美的丝织品,用它做成“昭阳舞人”的“舞衣”,价值“千金”。本篇的描写,都着眼于这种丝织品的出奇的精美,而写出了它的出奇的精美,则出奇的费工也就不言而喻了。

“缭绫缭绫何所似?”──诗人以突如其来的一问开头,让读者迫切地期待下文的回答。回答用了“比”的手法,又不是简单的“比”,而是先说“不似……”,后说“应似……”,文意层层逼进,文势跌宕生姿。罗、绡、纨、绮,这四种丝织品都相当精美;而“不似罗绡与纨绮”一句,却将这一切全部抹倒,表明缭绫之精美,非其他丝织品所能比拟。那么,什么才配与它相比呢?诗人找到了一种天然的东西:“瀑布”。用“瀑布”与丝织品相比,唐人诗中并不罕见,徐凝写庐山瀑布的“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就是一例。但白居易在这里说“应似天台山上明月前,四十五尺瀑布泉”,仍显得新颖贴切。新颖之处在于照“瀑布”以“明月”;贴切之处在于既以“四十五尺”兼写瀑布的下垂与一匹缭绫的长度,又以“天台山”点明缭绫的产地,与下文的“越溪”相照应。缭绫是越地的名产,天台是越地的名山,而“瀑布悬流,千丈飞泻”(《太平寰宇记·天台县》),又是天台山的奇景。诗人把越地的名产与越地的名山奇景联系起来,说一匹四十五尺的缭绫高悬,就象天台山上的瀑布在明月下飞泻,不仅写出了形状、色彩,而且表现出闪闪寒光,耀人眼目。缭绫如此,已经是巧夺天工了;但还不止如此。瀑布是没有“文章”(图案花纹)的,而缭绫呢,却“中有文章又奇绝”,这又非瀑布所能比拟。写那“文章”的“奇绝”,又连用两“比”:“地铺白烟花簇雪”。“地”是底子,“花”是花纹。在不太高明的诗人笔下,只能写出缭绫白底白花罢了,而白居易一用“铺烟”、“簇雪”作比,就不仅写出了底、花俱白,而且连它们那轻柔的质感、半透明的光感和闪烁不定、令人望而生寒的色调都表现得活灵活现。

诗人用六句诗、一系列比喻写出了缭绫的精美奇绝,就立刻掉转笔锋,先问后答,点明缭绫的生产者与消费者,又从这两方面进一步描写缭绫的精美奇绝,突出双方悬殊的差距,新意层出,波澜叠起,如入山阴道上,令人目不暇给。

“织者何人衣者谁”?连发两问,“越溪寒女汉宫姬”,连作两答。生产者与消费者以及她们之间的对立,均已历历在目。“越溪女”既然那么“寒”,为什么不给自己织布御“寒”呢?就因为要给“汉宫姬”织造缭绫,不暇自顾。“中使宣口敕”,说明皇帝的命令不可抗拒,“天上取样”,说明技术要求非常高,因而也就非常费工。“织为云外秋雁行”,是对上文“花簇雪”的补充描写。“染作江南春水色”,则是说织好了还得染,而“染”的难度也非常大,因而也相当费工。织好染就,“异彩奇文相隐映,转则看花花不定”,其工艺水平竟达到如此惊人的程度,那么,它耗费了“寒女”多少劳力和心血,也就不难想见了。

精美的缭绫要织女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然而,“昭阳舞女”却把缭绫制成的价值千金的舞衣看得一文不值:“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这种对比,揭露了一个事实:皇帝派中使,传口敕,发图样,逼使“越溪寒女”织造精美绝伦的缭绫,就是为了给他宠爱的“昭阳舞人”做舞衣!就这样,诗人以缭绫为题材,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被剥削者与剥削者之间类锐的矛盾,讽刺的笔锋,直触及君临天下、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帝。其精湛的艺术技巧和深刻的思想意义,都值得重视。

这首诗也从侧面生动地反映了唐代丝织品所达到的惊人水平。“异采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是说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缭绫,就呈现出不同的异彩奇文。这并非夸张。《资治通鉴》“唐中宗景龙二年”记载:安乐公主“有织成裙,值钱一亿。花绘鸟兽,皆如粟粒。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就可与此相参证。
阿放 2009/12/2 17:51:16
更多
  • 白居易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汉皇①重色思倾国,御宇②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 …
  • 钱塘湖春行①孤山寺北贾亭西②,水面初乎云脚低③。几处早莺争暖树④,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⑤,绿杨阴里白沙堤⑥。
  • 长相思①汴水流②,泗水流③,流到瓜洲古渡头④,吴山点点愁⑤。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
  • 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①淡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蜃散云收破楼阁②,虹残水照断桥梁。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好著丹青图写取③,题诗寄与水曹郎由。
  •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 …
  • 琵琶行①并序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②。明年秋,送客湓浦口③,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④。问其人,本长安倡女⑤,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⑥,年长色衰,委身贾人妇⑦。遂命酒⑧,使快弹数曲 …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 题岳阳楼①岳阳城下水漫漫②,独上危楼凭曲阑③。春岸绿时连梦泽④,夕波红处近长安。猿攀树立啼何苦,雁点湖飞渡亦难。此地唯堪画图障⑤,华堂张与贵人看。
  •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