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诗经·召南·采蘩

[人物]  [诗词]  [先秦]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
现代人有书不想读,他不知道这是我们的的祖先好不容易历经数代辛苦争取来的权利;现代人有祖先不想恭敬地祭祀,他不知道这同样是我们的祖先好不容易流了多少血才争取来的权利。对于传统,对于祖先,我们正在犯着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罪过。

读《采蘩》,我就联想起鲁四老爷家里举行祭祀之时,好心的祥林嫂想去帮忙,不料却被老爷喝止住了的情形。祥林嫂也立即知趣地想到了自己的“不干净”。

回转到三千年前《诗经》里面的祭祀现场,我们发现,三千年了,这世界变化是如此之大。现代人和我们的祖先的隔膜竟是如此之遥不可及。

读此诗,有很多的人竟然读出了怪味。说什么,到野外去采白蒿,在祭祀场所守候侍奉,肯定不属于王公贵族们干的事。做这些事的,只能是下等的仆人,而且是女仆。该诗表现了一种淡淡的哀怨:“夙夜在公”,因而渴望回家。

我真的恨不得把说这话的人揪出来,揪回到三千年前的《诗经》现场,让他看看当时的祭祀实情,也替三千年前的诗人出一口气。

循着采蘩者的足迹,我发现,这个梳妆整齐而华贵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女子,甚至不是一般贵族的夫人。你看,全诗虽然情似大白话,“到哪里采白蒿呢?到池沼到水塘边;采来做什么?公侯的祭祀日期就要到了”。可内心里那种庄严和虔诚,通过她的首饰佩戴就可见一斑。你看她梳妆打扮得多肃穆,多恭敬,从天亮到断黑,她都是始终待在祭祀现场,行使着自己的职责。直到祭祀圆满结束,她才怀着一腔虔诚之心回家去。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参加祭祀。

为什么要采蘩,诗人告诉我们是为了祭祀。白蒿跟祭祀又有什么关系?毛《传》:“蘩,白蒿也,所以生蚕。”白蒿可用来制作养蚕的工具“箔”。蚕是丝织品的来源,是祭祀所需要之物。孔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语,寝不言,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现代人还以为孔子的讲究和名堂还真多,连吃个东西都这么麻烦。这可不是孔子自己要吃,而是在讲祭祀时准备给神的祭品。所以才有“沽酒市脯,不食”之语,孔子自己怎么可能不吃买来的肉和沽来的酒呢?孔子是说,凡祭神的东西都必须是自己亲自动手做出来的。不这样做,就无法向神表示自己最大的诚心和敬意,也只有这样,才能使人养成虔敬之心,才能在日常生活中把这种心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所以,像我们今天这样,习惯上有个什么事,随便打发一个人去做了,这在三千年前的先民那里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孔子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又云:“吾不与祭,如不祭。”就是说,祭祀的时候就要诚心面对神;如果不让我亲力亲为地参加祭祀,那还不如不祭祀。就祭祀而言,那是天子、诸侯们的特权,一般普通民众是不能染指的。他们掌握着沟通天人,代天立命的这一特权,一直延续了数千年;由祭祀而发生的礼,更是与平头百姓毫无关联,即所谓“礼不下庶人”。这一现象直到春秋战国,天子失官,礼崩乐坏,学在四夷之后,礼才逐渐下移,才与老百姓发生关系。

孔子之所以强调要他的弟子学诗、书、礼,目的就是希望他的弟子通过这种学习,掌握更多的贵族文化,把自己培养成君子人格,晋升贵族阶层。孔子同样强调祭祀,《论语》中记载,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可见,祭祀并不是现代人所理解的那样一种封建迷信活动,除了可以培养人心,它还可以起着使人深明天下事理的作用。

读《诗》有如读史。读三千年前的《诗经》,更应当把它当史来读。《诗经》虽不是历史,然而,正如扬之水先生所说的,在五百年间的行吟歌唱之中,它“包含了思想史、社会史、风俗史中最切近人生的一面”。诗思中蕴藉着的人生伦理、信仰道德、价值观念乃至思维方式、情感意志,都是思想史、社会史和风俗史中精纯的一章。
阿放 2009/11/25 10:04:06
更多
  •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 …
  • 蒹葭苍苍①,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②。(一章)蒹葭萋萋③,白露未晞④。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⑤。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
  •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①。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②。无衣无褐③,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④。(一章)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⑤。女执懿筐 …
  • 氓之蚩蚩①,抱布贸丝②。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③。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④。(一章)乘彼桅垣,以望复关⑤。不见复关,泣涕涟涟⑥。既见复关,载笑载言⑦。尔 …
  •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召南·鹊巢
  •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一章)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 …
  •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①。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②。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③。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一章)坎坎伐辐兮,寘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④。不稼不穡,胡取 …
  •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
  •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①。(一章)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②。(二章)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③。(三章) …
  • 燕燕子飞,差池其羽①。之子于归,远送于野②。瞻望弗及,泣涕如雨。(一章)燕燕于飞,颉之颃之③。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④。(二章)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 …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