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宿紫阁山北村

[白居易人物]  [白居易诗词]  [隋唐]
晨游紫阁峰,暮宿山下村。
村老见余喜,为余开一尊。
举杯未及饮,暴卒来入门。
紫衣挟刀斧,草草十余人。
夺我席上酒,掣我盘中餐。
主人退后立,敛手反如宾。
中庭有奇树,种来三十春。
主人惜不得,持斧断其根。
口称采造家,身属神策军。
主人慎勿语,中尉正承恩。
这首诗,就是作者在《与元九书》中所说的使“握军要者切齿”的那一篇,写于元和五年(810)。白居易时年三十九岁,正在长安任左拾遗、翰林学士。“紫阁山”,在长安西南百余里,今陕西鄠县东南三十里,是终南山的一个著名山峰。《陕西通志》卷九引《雍胜略》介绍紫阁说:“旭日射之,烂然而紫,其峰上耸,若楼阁然。白阁阴森,积雪弗融。”

句解

晨游紫阁峰,暮宿山下村。村老见余喜,为余开一尊。

早晨,兴致勃勃地去游览美丽的紫阁峰;傍晚时分,悠然自得下山,投宿在山下的村中。村农见了我非常高兴,摆出酒食,表示欢迎。从全诗看,写的是兵卒强抢民家之事,诗人却偏从良辰美景入笔。首先点明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和人物(后来的抢劫对象)。游山赏景,又遇热情款待,都是赏心乐事,诗人喜悦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这为下面关于暴卒的描写起了有力的反衬作用,可谓颇具匠心。“尊”,酒器。

举杯未及饮,暴卒来入门。紫衣挟刀斧,草草十余人

举起酒杯还没有送到嘴边,横暴的兵士就已冲进大门;他们身穿紫衣,手拿刀斧,气势汹汹,乌七八糟,有十多个人。这些不速之客的身分和意图,虽然还不甚了然,但诗人通过几个带有明显贬义的词语,就刻画出他们的凶横嘴脸和嚣张气焰。“紫衣”,这里指粗紫布的神策军军服。“草草”,乱嘈嘈的样子。

夺我席上酒,掣我盘中飧。主人退后立,敛手反如宾

他们不由分说,抢过酒杯,径自而饮;又将盘中的饭菜抢掠一空。主人退到后面站立,束手缩脚,倒好像是客人。这里,“村老”内心的畏惧,与前面“见予喜”的情景,一喜一惧,对照鲜明。“夺”和“掣”两个词,都是硬抢的意思。诗人用这两个词作“诗眼”,当中省略了一些描绘。“我”毕竟是个官,敢于和暴卒争辩理论,但还是败下阵来。这就促使读者思考,他们如此目中无人、横暴无比,究竟凭的是什么?这为结尾的点睛之笔留下了伏线。“飨”,本指乡人相聚宴饮,这里指酒宴上的食品。“敛手”,拱手,双手交叉拱于胸前,以示恭谨敬畏。

中庭有奇树,种来三十春。主人惜不得,持斧断其根

院中有一棵珍贵的大树,已经生长了三十个年头。主人哪有保护的力量,只能任凭暴徒拿斧头砍断树根。从这几句来看,上面抢夺酒食的场景只是一个序曲。暴卒要砍树,主人已表现出与刚才不同的态度。他挺身而出,要“惜”,要保护。然而,结果仍然是同样的无奈。诗人并没有正面描写主人之争,但从下文暴卒的回答和诗人的劝说中,读者自能领悟出这争论的内容。

口称采造家,身属神策军。主人慎勿语,中尉正承恩

那些暴卒自称负有采伐木料的使命,本是堂而皇之的神策军人。主人啊,你千万不要开口,神策军的头领正承受皇恩,炙手可热!“口称”两句,是暴卒说的话,点明擅入民宅、抢劫民财,有恃无恐的原因。“主人”两句,是诗人所说。虽未写主人的争论、激愤,但已尽在其中。“慎勿语”,言下之意是:得罪了他们,不知还会有多少祸患。连身为左拾遗的诗人都要这样劝告主人,正承皇恩的“中尉”及部属,其飞扬跋扈之势,已不言自明。

“采造”,是指专营采伐、建筑的官府。“采造家”,就是这个官府的派出人员。《册府元龟》载:“唐文宗太和元年(827)五月癸酉,左神策军奏当军请铸‘南山采造印’一面。”可见,南山采造是左神策军的直属机构。所谓“神策军”,在天宝时期,本来是西部的地方军;后因“扈驾有功”,变成了皇帝的禁卫军。从唐德宗贞元年间开始,特设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由宦官担任。他们以皇帝的家奴掌握禁卫军,势焰熏天,把持朝政,打击正直的官吏,纵容部下酷虐百姓。元和初年,宪宗宠信宦官吐突承璀,让他做左神策军护军中尉;接着又派他兼任“诸军行营招讨处置使”(各路军统帅)。白居易曾上书谏阻让宦官当大元帅。

这首诗中的“中尉”,即神策军的统帅,就包括吐突承璀。元和时期,经常调用神策军修筑宫殿。突承璀于元和四年领功德使,修建安国寺,为宪宗树立功德碑。因此出现了“身属神策军”而兼充“采造家”的暴卒。做一个神策军人,已经够骄横的了,又兼充“采造家”,自然就更加为所欲为,不可一世。

评解

白居易不愧为大家,只用一百个字,就充分展示了一个具有丰富政治内容的历史画面。一百个字,字字浅显,而句句含蕴深意,正是前人所谓“炼意”的典范。全诗谋篇布局,颇具匠心,前后映衬,层层深入。前四句蕴含的自然美与人情美,和后十六句所揭示的丑剧,形成强烈的对比,极尽以乐景写哀痛之能事。写受害者的情态,由喜而惧,由惧而争,由争而恨,层次分明,耐人寻味。讥刺入宅抢掠者,始为来历不明的“暴卒”;进而亮出他们的招牌“采造家”、“神策军”;再捅出他们的后台“中尉”;后以“承恩”二字暗示,指向“中尉”的后台,即当今皇上。

(陈才智)
阿放 2009/12/3 12:17:03
这首诗,就是作者在《与元九书》中所说的使“握军要者切齿”的那一篇,大约写于元和四年(809)。

当时,诗人正在长安做左拾遗,为什么会宿紫山北村呢?开头两句,作了说明,原来他是因“晨游紫阁峰”而“暮宿山下村”的。紫阁,在长安西南百余里,是终南山的一个著名山峰。“旭日射之,烂然而紫,其峰上耸,若楼阁然。”诗人之所以要“晨游”,大概就是为了欣赏那“烂然而紫”的美景吧!早晨欣赏了紫阁的美景,悠闲自得往回走,直到日暮才到山下村投宿,碰上的又是“村老见余喜,为余开一尊”的美好场面,其心情不用说是很愉快的。但是,“举杯未及饮”,不愉快的事发生了。

开头四句,点明了抢劫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和抢劫对象,表现了诗人与村老的亲密关系及其喜悦心情,为下面关于暴卒的描写起了有力的反衬作用,是颇具匠心的。

中间的十二句,先用“暴卒”、“草草”、“紫衣挟刀斧”等贬义词句刻画了抢劫者的形象;接着展现了两个场面:一是抢酒食;二是砍树。

写抢酒食的四句诗,表现出暴卒、我和主人的三种不同表现。“夺”和“掣”两个词,包含着一方不给,一方硬抢的丰富内容,不应随便读过。诗人用这两个词作“诗眼”,表现出“我”毕竟是个官,敢于和暴卒争,但还是败下阵来,这就不仅揭露了暴卒的暴,而且要人们想一想暴卒凭什么这样“暴”,为结尾的点睛之笔留下了伏线。

写两个抢劫场面,各有特点。抢酒食之时,主人退立敛手;砍树之时,却改变了态度,这是为什么?诗人为了揭示其心理根据,先用两句诗写树:一则指明那树长在中庭,二则称赞那是棵“奇树”,三则强调那树是主人亲手种的,已长了三十来年。这说明它在主人心中的地位,远非酒食所能比拟。暴卒要砍它,怎能不“惜”!“惜不得”,是“惜”而“不得”的意思。于是,发自内心的“惜”就表现为语言、行动上的“护”,虽然迫于暴力,没有达到目的,但由此却引出了暴卒的“自称”和“我”的悄声劝告。

结尾的四句诗,在当时很好懂;时过一千一百多年,就需要作些注解,才能了解其深刻的含义。所谓“神策军”,在天宝时期,本来是西部的地方军;后因“扈驾有功”,变成了皇帝的禁卫军。德宗时,开始设立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由宦官担任。他们以皇帝的家奴掌握禁卫军,势焰熏天,把持朝政,打击正直的官吏,纵容部下酷虐百姓,什么坏事都干。元和初年,宪宗宠信宦官吐突承璀,让他做左神策军护军中尉;接着又派他兼任“诸军行营招讨处置使”(各路军统帅),白居易曾上书谏阻。这首诗中的“中尉”,就包括了吐突承璀。所谓“采造”,指专管采伐、建筑的官府:“采造家”,就是这个官府派出的人员。元和时期,经常调用神策军修筑宫殿;吐突承璀又于元和四年领功德使,修建安国寺,为宪宗树立功德碑。因此,就出现了“身属神策军”而兼充“采造家”的“暴卒”。做一个以吐突承璀为头子的神策军人,已经炙手可热了;又兼充“采造家”,执行为皇帝修建宫殿和树立功德碑的“任务”,自然就更加为所欲为,不可一世。

诗是采取画龙点睛的写法。先写暴卒肆意抢劫,目中无人,连身为左拾遗的官儿都不放在眼里,使人不能不产生这样的疑问:“这些家伙凭什么这样‘暴’?”但究竟凭什么,没有说。直写到主人因中庭的那棵心爱的奇树被砍而忍无可忍的时候,才让暴卒自己亮出他们的黑旗,“口称采造家,身属神策军”。一听见暴卒的自称,就把“我”吓坏了,连忙悄声劝告村老:“主人慎勿语,中尉正承恩!”讽刺的矛头透过暴卒,刺向暴卒的后台“中尉”;又透过中尉,刺向中尉的后台皇帝!

前面的那条“龙”,已经画得很逼真,再一“点睛”,全“龙”飞腾,把全诗的思想意义提到了惊人的高度。

【原载】《唐诗鉴赏大辞典》
阿放 2009/12/3 12:17:13
更多
  • 白居易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汉皇①重色思倾国,御宇②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 …
  • 钱塘湖春行①孤山寺北贾亭西②,水面初乎云脚低③。几处早莺争暖树④,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⑤,绿杨阴里白沙堤⑥。
  • 长相思①汴水流②,泗水流③,流到瓜洲古渡头④,吴山点点愁⑤。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
  • 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①淡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蜃散云收破楼阁②,虹残水照断桥梁。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好著丹青图写取③,题诗寄与水曹郎由。
  •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 …
  • 琵琶行①并序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②。明年秋,送客湓浦口③,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④。问其人,本长安倡女⑤,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⑥,年长色衰,委身贾人妇⑦。遂命酒⑧,使快弹数曲 …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 题岳阳楼①岳阳城下水漫漫②,独上危楼凭曲阑③。春岸绿时连梦泽④,夕波红处近长安。猿攀树立啼何苦,雁点湖飞渡亦难。此地唯堪画图障⑤,华堂张与贵人看。
  •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纽新优品